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三十章 风月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397 2019-12-17 19:21:00

  又是一年的终结,一年的开始,叶子墨跟随家父叶长芳带着不多不少的礼物来到叶青的家,叶嫣儿比她还热情,早已将两人茶水准备好,老老实实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俨然一副足不出门的大家闺秀。

  叶青是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叶承是宠爱的看了她一眼。

  当叶青看到叶长芳出现在家门口的那一刻,有些吃惊,随之心里又有些忐忑,但也有开心,叶承倒是十分欢喜,但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博得这个兄长的开心。

  叶嫣儿对着叶长芳乖巧的行礼,便拉着她的叶子墨哥哥话家常了。

  一顿寒暄之后,两家人落座,叶青开口到:“兄长前来,怎么没在信里说?好让我这个做妹妹的准备准备。”

  叶长芳端着茶吹了吹,喝了一口:“最近江湖上出了一些事,忘了说了。”

  叶青摆了摆裙摆,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如今江湖太平,能有什么事。”不就是不想说呗。

  叶承拉了拉叶青的衣袖,摇了摇头。

  叶青撇了撇嘴,坐在一边默不作声。

  叶嫣儿平时虽然打打闹闹,但此时也能感受到大厅的低气压,她其实有点怕叶长芳,一张脸太严肃了。坐在一边就算不说话,也有一种威严。

  叶长芳淡淡道:“凌家通敌叛国,已被江湖世家一夜血洗,无人生还,哦,除了,你那个知已好友。”像是在诉说一件家里发生的小事一样,口气听不出任何起伏。

  而这一段话,听在叶青耳里,就像是晴天霹雳,而在她看来,凌霄凌盟主带领的江湖正在往正义之路越走越好,没人能够做到像凌霄一样,将正义二字做的如此尽善尽美,而各大世家在江湖动乱之时,谁没有得到凌家的帮助过。

  如今,一个通敌叛国,将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全部抹杀,呵……叶青借由身体不适,提前回了房间。

  叶嫣儿记得,那是第一次见到母亲惊慌失措的模样。

  听到消息以后,叶青当夜马不停蹄的赶到哈城,但到哈城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哈城似乎什么也没有变,可叶青能清楚的感觉到不一样了,那座半山腰的殿宇,已经换了新的主人,所有的一切,仿佛是被一场大雨冲刷的干干净净,无人在敢提起凌家二字。

  凌家好似就这般消失在了江湖之中,无人评论,无人敢说,消失的安静又干净。

  她不怕凌剑出事,她怕的是凌剑知道这事,一定会去哈城,一定是死路一条。

  从那以后,叶青便一直在打听凌剑的下落,没有他死亡的消息,也没有他在哪落脚的消息,这对她来说也算是好事吧。

  叶长芳把叶子墨留了下来,只说,最近江湖不太平,将叶子墨留在这里,正好也让他跟她学习叶家剑法,虽然她与叶长芳比起来,两人之间,她略胜一筹,可她并不想教任何人。

  叶青本想推辞,可叶嫣儿却缠着她,说要将叶子墨留下来,想着叶嫣儿从下也没有一个玩伴,叶子墨又是自己的亲侄子,便也欣然答应了。

  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叶青在教叶家第五招时,舞着舞着,就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淑女剑在月色下散发这清冷的光,叶嫣儿跟叶子墨对视一眼,叶嫣儿能感觉到,她娘在那天以后,就像便了一个人似的,不在跟以前一样喜欢跟她打闹了,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少,那个时候,她还小,不懂得为什么一个被灭门跟他们毫无关系的凌家对她影响会这么大。

  而且,每次教剑,经常会走神,就在她要提醒的时候,叶青把剑一收:“今天就到这吧。”

  叶嫣儿也不敢说什么,她娘要是真生气,她还是挺怕的。她问过她爹,爹说,娘是因为担心一位知已朋友。这位朋友对娘来说很重要,很重要,所以才闷闷不乐。

  叶嫣儿往叶青旁边一蹲:“娘,爹说,你不开心是因为你很担心朋友,那位朋友对你很重要很重要,那到底有多重要?”

  叶青揉了揉叶嫣儿歪着头的脑袋:“就像你的子墨哥哥在你心目中一样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