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是两声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62 2019-12-16 19:52:36

  白雾之中只听到铮的一声,兵器之间相撞的声音,琴声依旧没有任何停顿,风月冷笑了三声:“叶家名门正派,原来还搞偷袭这招。”

  殷寒轩没想到叶长芳是装的,他刚刚那一声问,那风月要不是看在血饮的份上,压根不可能回答他,他恍然想起血饮说的话,难不成她的意思是……

  “对付你们这些人,还需要什么正大光明吗?天香阁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既然敢动叶家的人!”叶长芳疾言厉色的回了一句。

  “哈哈…叶掌门,你多虑了,此事跟天香阁无关,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风月将恩怨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落音的同时,五道琴刃从白雾之中而出与叶长芳动身的同时,一起。

  叶子墨提着剑正准备去帮忙,四周突然出现不少黑衣人,各各蒙面,朝着他们挥刀而来。

  安静的白桦林顿时刀声四起,符文宇等人将殷寒轩护在了身后,已经有不少人因为琴声而无力站立,叶家殷家带来的弟子随从几乎是少了一半,但就在黑衣人对殷寒轩这边动手时,出现了另一批黑衣人,武功皆不弱,只是,他们只护殷寒轩一人,将他围在了中间,并不管其他人,其中一人对着殷寒轩道:“殷王爷,还请你离开这里。”

  “不行,叶家有难,我岂能不管不顾,你们去帮帮那边。”殷寒轩指了指叶子墨跟叶子霜那边。

  黑色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主人说了,我们的任务只是保护你,其他人与我们无关。”

  殷寒轩气的衣袖一甩,朝着叶子霜那边跑了过去,因为有人护着,这一路跑的还挺顺利,他一把将叶子霜拉在身侧,那些保护他的黑衣人很是无语,但主人有令,不能让他少了一根汗毛,这些人明显就是冲着叶家来的,围在叶子霜跟叶子墨身边的人是最多的,刀剑无眼,他们也只能是帮着杀了。

  叶子霜看着那些护在四周的黑衣人:“寒轩哥哥,这些人是谁?”

  “以后再说这个,先去帮叶子墨。”

  黑衣人仿佛是无穷无尽,杀了一批,又来一批,叶子墨跟叶子霜,殷寒轩背靠着背,只是殷寒轩不需要动手,叶子墨一剑朝着黑衣人胸口而去,看了一眼那渐渐散开的白雾,那两个人撕咬在了一起,动作很快,压根看不清到底是谁占了上峰,叶子墨一剑逼开前面的人对着叶子霜喊到:“我去帮爹。”

  “好。”

  只是叶子墨刚靠近三分之二,一群黑衣人就围了上来,堵住了他的路,他看不到那边的情况,但他爹武功不可能在风月之下,这么久还没能将风月拿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乱魂曲受了内伤。

  他隐约听到风月的声音在说到:“你可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叶掌门?”那声音似乎还轻笑了一声,突然铮的一声,他知道琴弦断了,但他爹也停了。

  他想回头看一眼,一把剑就横了过来,他只能回身,避开这一剑,黑衣人太多了,他只能听到他爹问道:“难不成你是想说,今天是我叶家灭门之日吗?小姑娘,自信过头了可就是自负了。”

  风月低头看了一眼断了的琴弦,伸手将那根琴弦一拉,讥讽一笑:“叶掌门,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只要你能在我面前自刎谢罪,我可以放过其他人。”

  叶长芳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况,显然是寡不敌众,他没想到那乱收曲当真有几分厉害之处,他再次将目光投降风月,在他听到琴声时,他心中就有了一个猜测。

  风月看到久久不开口说话,以为是他想不起来了,笑了笑,:“想必是您贵人多忘事,我提醒一下,还记得,梅,亭,峰,吗?”风月抬眸将梅亭峰三个字一字一顿。

  看着叶长芳变化莫测的剑,她仿佛是心情极好,哈哈大笑了两声:“你是不是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今天?”就在叶长芳发呆的时候,五刀极强的琴刃朝着他而去……

  叶长芳手中的剑一转,堪堪躲过了四道,被其中一道划伤了手臂……

  叶长芳低头看了一眼手臂的伤,眼中出现一抹狠绝,提剑就朝着风月而去,只是刚运气,哇的吐了一口血,看着风月不可置信:“有毒?”

  风月将琴往地上一放,那五根琴弦已然全断了,朝着叶长芳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她今天穿了一件蓝色长裙,衣袖是荷花叶,两条系在手腕上的彩带随着风吹了起来。

  衣服上斑斑血迹,被割破了好几个口子,右手五指血肉模糊,一滴滴的血从她指间坠落,可她毫不在意,毫无感觉,她只是看着眼前的人,她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她自然知道自己打不过叶长芳,所以刚刚她说那些话就是要让他分散注意力,只要他受伤,那些含有毒的白雾遇到伤口就会侵入,就在风月手中的弯刀准备就绪时,一个人影突然冲到了叶长芳的面前……风月却突然把刀一收,一把剑从她的左手一剑贯穿……

  风月低头看着那把君子剑,一丝血从她嘴角溢出,落在了剑上,叶子墨拿着剑的手不由得一抖,他听到叶长芳受伤的声音,顾不得受伤,从黑衣人之间冲了出来,那些对话他都听见了,只是,他不能明白,不敢确定……

  “你是谁?梅亭峰你是如何知道的?你是不是……”叶子墨突然一顿,看着风月拿着他的剑从她手臂一寸寸的扯了出来,看着叶子墨吐出两个字:“不是。”

  叶子墨看着她左手的伤,眸中掩饰不住的担忧,刚刚要是她没有收回手中的弯刀,受伤的就是他了:“我还没说是谁,你就说不是……”他静静的看着她:“为什么?”

  风月低头轻笑了一声:“我只是听过一个故事,帮一个朋友,报一个仇,至于是何仇,你应该要问问你身后……”

  “小心!!”风月跟叶长芳几乎是同一时间喊了出来。

  叶子墨只觉得自己被人用一股大力给推开了,接着就听到嗤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刺穿了,他缓缓的回头,看到他父亲手中的长剑穿过了风月的腹部……

  不,是两声……

  一枚暗器从她的胸口穿了过去,钉在了她身后的白桦树上,一滴滴的鲜血落在了枯叶上,他看着那个人奋不顾身救他的人,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倒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