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二十七章 白桦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419 2019-12-16 07:41:24

  连着几夜的大雨,将天地彻底洗刷了几遍,殷寒轩,叶长芳等人因为这场大雨,无奈只能暂且留在平阳。

  叶子霜是这里面因为这场大雨耽误回程最开心的一个人,虽然天天下着大雨,只能呆在客栈,但这几天让她感觉又回到了从前的时候,殷寒轩,叶子墨,符文宇,都在,没有人插足他们中间,他们喝茶聊天下棋,偶尔还会喝点酒,除了殷寒轩,那久违的熟悉感让她怀念,恨不得这雨就这样一直下下去,永远也不要停……好似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分开……

  可雨总会停,天总会蓝,而他们也总归是要启程的。

  好不容易雨过天晴,殷寒轩等人天还没亮,便早早出发了,叶子霜坐在马上一路上哈欠连天,抱怨不停。

  叶子墨笑了笑:“要是实在困,去马车里面睡会?”

  叶子霜撅着嘴,低声愤怒道:“我才不要跟爹坐在马车里!”

  叶子墨指了指前面的马车:“我说的是寒轩的。”

  叶子霜撅起的小嘴露出一丝苦闷,闷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寒轩哥哥不喜欢有人跟他一起坐马车。”除了那个人。

  叶子墨看着叶子霜低落的神情,整张脸就像被人揉成的苦瓜,要多苦有多苦,正打算开口逗她开心,殷寒轩的随从突然骑马往后走了过来,说是叶子霜去马车上休息。

  叶子霜一张脸总算是阴转晴天,只是一到马车上,刚进去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殷寒轩便从马车上出来了,说让她好好休息,叶子霜心情瞬间低落到了深谷,掀开一边的窗帘,一排排的白桦树,望不到尽头,大部分树枝都光秃秃的,这片白桦林很大,车沽压着枯枝落叶,响起清脆的响声,带着节奏。

  叶子霜想起以前经过白桦林那些岁月,嘴角含着笑意,只是笑意还没怎么从嘴角散开,嘴角两遍就拉了下来,从马车在走了出来。

  原本静静无声的白桦林,突然想起一阵琴声,呜呜咽咽,低沉婉转,说不出的惆怅,哀怨,忧伤,酸楚,让听的人都由想要潸然泪下。

  但一行人谁也没有心情欣赏琴声,个个脸色严肃,手握在了刀柄上,胡乱的看着四周,但谁也找不到目标点在哪里。

  叶长芳早已从马车里走了出来,看着空荡荡的四周,一张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就在他正前方不远处的位置,突然慢慢升起一阵阵白雾,所有的目光都被那突然升起的白雾给吸引住了。

  所有人的佩刀拔出了刀鞘,横在了胸前,殷寒轩看了看那突然升起的白雾,琴声依旧低沉转完,如泣如诉,符文宇在殷寒轩耳边低声到:“王爷,会不会是那个魍魉?”

  殷寒轩像是在确定什么,微微摇了摇头:“若是他,不会如此,这琴声……”

  殷寒轩这话还没说话,那琴声突然一转,高山流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像那高山上的倾泻而下的瀑布,砸在那河水之中,翻起千层浪……

  “不要听,这是乱魂曲!”叶长芳突然大喊了一声。

  可太晚了,不少人已经蒙着脑袋疼得在地上打滚,好似有人在脑袋里,想要将脑袋破开一样……

  唯有些功力还算好的人,还能勉强支撑的,符文宇捂着胸口,内力在体内倒腾,殷寒轩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感觉的人,他扶着符文宇,担忧问道:“文宇,你没事吧?”

  符文宇摇了摇头:“没事。还能撑住。”

  殷寒轩看着那白雾,这乱魂曲要比在圣湖那次激励的多,他看着躺在地上叫喊着的人,有些人已经支撑不住挥刀自刎,有些不停的拿着脑袋撞树,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唯有那琴声,越来越块,越来越快……

  殷寒轩看到叶子霜都忍不住弯下腰,叶子墨支撑着树边,就连叶长芳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支撑着马车,殷寒轩朝着那白雾之中喊了过去:“不知道是何处得罪了天香阁?既让风月姑娘出手。”

  “殷王爷,看在血饮的份上,你现在带着你的人走。”那白雾传出一声女声

  叶长芳突然一动,拔出旁边叶家弟子的一把剑朝着出声音的位置挥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