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二十二章 你应该知道你是谁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66 2019-12-13 19:35:39

  鬼魅看着出现在山洞的四个人,恨铁不成钢似的咬牙切齿,指了半天憋出一句:“到底谁是你们主子!!”

  其中一人低头说到:“主子,我们也想跟着她,可你也知道,这血饮姑娘的脾气,上次她为了从中挑选高手中的高手,我这伤现在还没好呢。”说着揉着胸口委屈巴巴道。

  “主子不也不敢得罪她嘛。”另一个附和道。

  鬼魅:“我……”大手一挥,:“算了,你们看着他,我去找她。”

  “是。”

  “鬼魅,你放开我!!”黄泉身体动弹不得,对着要走的鬼魅喊到。

  鬼魅哎了一声:“把他嘴巴给堵上。”

  鬼魅刚到佛柳庄门口,就看到血饮若无其事毫发无伤没有追兵的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鬼魅在血饮伸手救柳琴时便觉得很奇怪,但在出手杀柳家弟子时,她也没下手留情:“你跟柳家什么关系?”

  “天香阁的人呢?来了没?”血饮避而不答,顾问其他。

  “天香阁的事,我已经解决了,老狐狸不会追查黄泉的事了,不过,黄泉已非天香阁中人,老狐狸应该已经昭告天下了,黄泉已经“死了”。至于下一位黄泉是何人,我就不知道了……不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血饮脚步一顿,老狐狸是什么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会这么简单的放过黄泉,她不相信:“你跟老狐狸怎么解决黄泉的事的?”

  鬼魅清了清嗓子,不与血饮对视:“反正就是解决了,至于原因,你以后会知道。”

  血饮看鬼魅似乎有难言之隐,不说算了,反正她与他之间的交易是完成了:“剑谱什么时候给我?”

  鬼魅哎了一声:“你放心,一定会给你的,真不知道你……”鬼魅低头看了一眼血饮的手腕,将要说的话咽下去:“走吧,只怕那四个人看不住黄泉。”

  血饮微微将手放在了身后,两人来到山洞,黄泉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眼神空洞,望着前方。

  鬼魅挥了挥手,四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鬼魅蹲在黄泉面前:“柳琴在擂台上就受了重伤,前面又不顾一切的想要救弟子,又受了血饮一掌,你觉得她还没活多久?”

  黄泉别过脸:“我说了,深仇大恨,岂能假他人之手。”

  “你听……”鬼魅还没说完,脖子一痛,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黄泉看着始作俑者血饮,又看了看地上的鬼魅:“你不会是柳家的人吧?”说完又觉得不可能,若是柳家的人干嘛下杀手,可不是,为什么救柳琴:“难不成,柳琴救过你?可你干嘛敲晕鬼魅?”一头雾水……:“你到底要干嘛!!”

  血饮坐在山洞门口,离黄泉有些远,但山洞并不大,再远也没多远,她轻轻吐出三个字,仿佛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无力道:“云痕伞。”

  黄泉轻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旁边的那把剑:“你要直接说,反正我也没什么用了,那就是,按一下剑柄下面的一个机关,就能变成伞了。”

  可血饮一动不动,望着渐渐高升的太阳,看也没有看一眼,她忽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又是无力轻声:“柳青青。”

  黄泉听到这三个字身体一僵,原来愤怒的脸变得一脸无所谓,现在满脸的悲痛,眼眸之中那深藏的爱与恨交织不停,被垂下的眼眸悄无声息的遮住了,他轻笑了一声,带着嘲讽,对他自己,又仿佛是对血饮,那口气带着云淡风轻,可没有掩饰太好,还是透出一起悲凉:“知道不少。”

  血饮那轻飘飘的声音又传入黄泉耳中:“罗索密码。”

  黄泉猛的抬眸,一双眼眸撞上另一双眼眸,在她脸上流转:“是你?”

  血饮垂眸:“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你是谁。”

  黄泉觉得血饮说了一个笑话:“我难不成还不知道我自己是谁吗?”

  “你不知道。”血饮那轻轻的声音透着一股严肃。

  黄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嘴巴往下一拉,眉头往中间一靠:“你想说什么。”

  血饮往后一靠,依旧垂眸,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声音变得十分疲惫:“在得到柳家强烈的反对后,你跟柳青青两人决定私奔,约定在南阳城外的那座坟前下的茶棚相见,但你等了一天一夜,也没见到心爱之人,你以为她出事了,急忙赶去柳家,却看到柳青青一身火红嫁衣正要嫁作他人,你一言不发,扔在那块两人情定的玉佩,佛手而去。”

  黄泉默不作声,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的,欢喜的,痛苦的……

  “只是你没想到,你一回家,全家被杀,佛柳庄的人潜伏在四周,你拼命逃了出来,但一路都在被柳家追杀至此下落不明,想必是逼着去了天香阁。”

  黄泉手紧紧握成拳头,牙恨恨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阻止我杀柳琴,佛柳庄上下连一条狗就不能放过。”

  血饮没理会黄泉的愤怒,自顾自的说到:“你只知道柳家杀你全家,追杀于你,柳青青失信于你,嫁作他人,背叛了你,可你只其一,不知其二。”

  “难不成你要跟我说,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