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佛柳庄灭门?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35 2019-12-13 10:56:28

  姑娘跪在地上,拜了三拜,“一定是你上天有灵,保佑我不死,如今,你相公回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不来看你,但我觉得,他一定很爱你,不然就不会是个多年还刻这几个字了,以前不知道你是男是女,现在知道了,以后我会给你带花的。”

  “囡囡,你在做什么?”她娘听到没动静,喊了一句。

  “没什么,来了。”女子搀扶着她娘,听着她娘的唠叨,女子回头看了一眼柳青青的坟墓,眼中坠下一滴清泪,不知道大牛哥知道后,还会不会要她。

  南阳城是佛柳庄的必经之路,但佛柳庄并不在南阳城内,出南阳城大概二里路会看到一个分岔路口,一条北上之路,一条南下之路,前面就是一片杨柳林,一个T行的路口。

  此时天不过微微亮,时辰尚早,路上空无一人,血饮朝着杨柳林走了进去,穿过这片杨柳林,就能看到一座石门,上面雕刻着佛柳庄三个大字,以往,门口会有两个弟子把手,而此时,石门上沾着凝固的血迹,横七八竖的尸体倒在路的中间,旁边…,直到道路的尽头…各各都穿着黑衣,一眼望去,仿佛全是佛柳庄的弟子,但细细一看,就能看到还有一些蒙面之人,并非佛柳庄的人。

  血饮跨过那些尸体,略带一看,这样的伤亡,应该是各占一半了,这条小路,里面全是机关暗器,看这种伤亡,机关多半是被人破坏了。

  沿着小路一直走,尸体越来越多,鲜血沿着那条小路慢慢汇聚,一点点流了下去……

  血饮眼中一潭死水,没有任何波澜,就连脚步都没有加快,依旧是前面那不紧不慢的脚步,往前走着,小路的尽头,仿佛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豁然开朗,一栋栋房子,映入眼眸,没有南家的宏伟壮观,但也足以显示出了一定得大气,四周原本种植的花花草草开的很是丰盛,只是……如今都被践踏在了脚下。

  一阵阵厮杀之声,早在她快到小路尽头的时候就听到了,但她所看到的,还是尸体,打打杀杀的声音倒是越来越大了,兵器相撞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血饮忽然脚步一停,从地上拾起一个花瓶,花瓶算是顽强,并未全部打碎,只是边缘破了一块,里面的土到出不少,兰花倒在地上,盛开的花朵都已经掉落了,血饮将花扶好,花枝上还有鲜血未成凝固,自言自语似的:“流点血没什么,保留了根茎,来年还是可以再开的。”

  她将花放在旁边的石墩上:“就当还你那日救命之恩了。”

  血饮跨过门槛,偌大的练武场上面站着不算多也不算少的人,场面一看就很明了,佛柳庄的弟子围城了一个圈,圈内还有四五个人,但都是高手,暗器与他们手中的剑相撞,鬼魅也在其中,身上有几处伤口,不算严重,要不是当天自己重伤了他,他也不至于会被围困。

  他想冲出重围,将那个跟柳琴交缠的那个人给带走,但很显然,佛柳庄虽是女子,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佛柳庄还有一些其他弟子在外面并未归来,但佛柳庄遭此重创,柳琴都没有发射信号……为什么?血饮仿佛是早知道会答案,低头笑了笑。

  她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去,那躺在地上的兵器与暗器,与地上发出一声声碰撞的声音,仿佛被人无形牵引着,渐渐的从地面飞了起来,竖立在了空中……

  “小心……”柳琴大喊了一声,不顾身后的危险,朝着血饮这边而来,想要只身挡住那万千兵器……

  血饮嘴角邪邪一笑:“晚了。”

  双手往前一送,那面对鬼魅的人,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

  而柳琴那股想要挡住那股兵器的内力,在中间被人挡了下来,碰的一声,柳琴往后倒退了数十米,才稳稳停了下来,哇的一口血,染红了那片白色的石头……

  “庄主!!”无数紧张的声音看着柳琴喊到,但剩下的人,快速的将鬼魅几人围住了起来,但双方都停了手,死伤过半,庄主重伤,就算剩下的人想要继续,只怕也是两败俱伤了。各各都在听候着柳琴下一个命令。

  这一声惊呼还未停止,突然一人挡在柳琴身后,大喊道:“庄主,小心!”

  柳琴只来得及接住那个倒向她的人,一把剑贯穿了柳竹整个胸膛,又被无情的抽了出来,柳竹望着柳琴,张口想要说什么,可只来得及扯出一个笑脸,那手便重重的坠了下去……

  “柳竹,……”柳琴低声唤了几声,她伸手蒙住柳竹的眼眸,悲伤又低沉:“对不起。”

  “柳庄主,这么多年了,你一定想不到我还活着吧。”

  血饮抬眸看向说话的人,面目有些狰狞,愤怒,恨,生气,痛苦,悲伤交织在一起,身上被暗器割了无数个口子,衣服上面的鲜血早已凝固,头发用一根楠木簪子固定头顶,一半的头发落在脑后跟肩膀上,在阳光的金光之中,不难看出那深藏在青丝之中的白发,俨然有一种少年白头的感觉,一张脸若是表情温和一些,身上的衣服换成白色,手中的剑没有带血,会更像当年的他,只是,血饮分不清,现在的他是黄泉?还是他?

  柳琴缓缓的抬起头,剑光闪过眼眸,铛的一声,柳琴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刚刚还动手杀了自己几十个弟子的人如今却伸手挡住了黄泉的一剑。不明所以……

  黄泉比她更想不明白,愤怒的质问着放在柳琴面前的血饮:“你干什么!!!”

  一群人仿佛都被血饮搞晕了,鬼魅趁机从围困之中脱身而出,站在黄泉身边,血饮朝着鬼魅道:“带他走,剩下的我来。”

  黄泉拿着剑指着血饮:“深仇大恨,岂能假他人之手。”

  血饮朝着鬼魅点了点头,鬼魅抬手往黄泉后颈一劈……

  “你……”黄泉看了一眼鬼魅,晕了过去。没耽误直接带着黄泉离开了。

  佛柳庄的弟子正要追上,却被柳琴给喝止了,:“把那些人也放了。”

  “庄主!”有些弟子并不明白柳琴的做法,微微质问的喊了一句。

  “怎么?我的话也敢不听?”柳琴冷冷一声,威严在她重伤的情况下,丝毫不减。

  “是。”弟子纷纷让开,其余的四人却并未离开,只是站在了血饮身后,血饮投来一个眼神,其中一人低声道:“主人说,让我们跟你一起离开。”

  “不用,你们去帮他,天香阁的人更难对付。”

  四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在血饮冷眸之中,思考再三,飞身离开。

  柳琴将柳竹交给其中一个弟子,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姑娘来此,杀我弟子,又出手救我,柳某实在看不明白,姑娘可否解惑?”

  血饮:“若是柳庄主愿意移步,我也许可略说一二。”

  柳琴转头吩咐了几句,在弟子担忧之中跟着血饮离开了,柳琴倒是没想到,血饮会要求来柳家祖祠堂。

  血饮看着那一排排的木牌,上面刻着柳家死去每一位庄主的名字,但在这其中,并未看到血饮想要的那个名字,血饮轻蔑一笑:“看来这柳家对着死去的血肉至亲,连一块牌坊都愿意给。柳庄主,在你眼里,柳青青就这么为柳家蒙羞吗?可在我看来,要不是因为她,你们柳家今天就不是重创,而是……”血饮停了,望着柳琴那双震惊的眼眸,一字一句道:“灭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