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一十八章 独角戏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11 2019-12-11 19:42:33

  鬼魅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敲了敲房门,没等里面的人应声,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了,反手将门关了起来,把药放在桌上,往床上一看,空无一人,两柱香之前人还在,他熬个药人就不在了。

  鬼魅看着桌上那碗药,眉头一皱,来到南阳一户大地主家,只有这种有钱人家,家里才会有那种冰窖,鬼魅伪装下人的模样,问了一下冰窖的位置,像这种金主家,下人丫鬟多的是,往往很多人之间并不相识,说个新来的,也没人会怀疑。

  鬼魅一打开冰窖,一股冷气就往下冒了上来,鬼魅拿出火折子,吹了吹,里面还不少,放了不少东西,倒也放的比较整齐,一眼望去,并未看到血饮的身影的,鬼魅正纳闷,难不成他想错了,不在这里?就在他准备转身就走时,鬼魅折身下了阶梯,将火折往阶梯下面一递,就看到血饮身上冒着白烟,额头上全是汗珠,而四周的冰块一滴滴的在滴着水……地上已经流淌着一摊水,只是被放在四周的堆放东西给挡住了……

  鬼魅盘腿坐在血饮面对,往她左肩一掌,一股内力的输入血饮体内……鬼魅脸色突然一变,可已来不及收掌,一股强大的真气与他碰撞……

  鬼魅撞翻了一堆东西……趴在地上哇的吐了一口血。

  他抬眸看向血饮,她像是不省人事一样倒在了地上……

  鬼魅支撑着身子朝着血饮走去,苦笑了一声,将血饮从地上抱了起来:“恭喜你,功力又进了一层。”

  “别吹了,难听死了。”血饮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天色,已经全黑了,她体内的无情决是纯阳内力,每次她运动疗伤都会选择在冷泉之中,有助于她修炼还有一点就是可以对抗修炼无情决时的焚身之痛。运用了一下体内的真气,要不鬼魅突然强行为她输入内力,只怕那股被什么东西给压制的鬼内力还无法冲破最关键的一刻,只怕他是伤的不轻:“谢了。”

  鬼魅将笛子一放:“客气。只是我这伤,你看?”

  血饮把鞋一穿,倒了一杯水:“给你疗伤。”

  鬼魅摆手道:“别,你体内的内力我承受不起,要不,你就算欠我一个人情,这伤我自己慢慢养。”

  血饮端着茶杯一饮而尽,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鬼魅说的。

  鬼魅轻笑了一声:“血饮。”

  “?”

  “除了无情诀,你修炼的是什么内功心法?”

  “答了算还你人情?”

  “得,你还是别说了。”鬼魅哎的一声,像个年迈的老人家站了起来:“走吧,我知道他在哪了。”

  “到时,你负责带他离开就行,其他的我来处理。”血饮在鬼魅身后说到,在鬼魅突然一顿的身影,侧身在他面前出了房门。

  鬼魅低头笑了笑,直接带着血饮出了南阳城,来到一座坟山,乌鸦嘎嘎嘎的叫着,听到有人来,叫了几声飞走了。

  满目的坟前,那插在坟前的白纸被风吹的咧咧作响,一股阴冷的风,仿佛是从坟地冒下来的,四周静悄悄的,血饮跟在鬼魅身后,开口到:“我记得他从不约这种地方见面。”

  鬼魅哎了一声,从衣袖中拿出一张字条,就知道她心有怀疑:“是他自己约我们来的。”

  血饮打开一看。

  子时,坟山见

  血饮将纸条往手里一揉,一股灰尘从她手心落了下来:“你告诉他了?”

  “怎么可能?”

  “那他怎么知道?”

  “也许是我们的行踪被他知道了。”

  “也有可能是……”

  鬼魅也以为是有人冒充的,但你要来,才知道冒充的那个人是谁,:“你的那个可能不成立了。”

  血饮也看到了,前面有一座坟前插着的灯笼突然亮了,映着一位女子,长长的水袖被另一只手拉着,遮住了侧脸的一半,只露出一双哀伤的眼眸,女子侧身而立,站在坟前,血饮跟鬼魅对视一眼,鬼魅低声到:“他这是要做什么?唱戏吗?”

  噔噔噔……四周渐渐升起一层层薄雾。将女子蒙上了一层悲凉的色彩……

  女子突然一转,水袖往前一挥……另一边既然穿着男衣,露出半张男子的脸,一人分饰演两种角色,一半女装,一半男装,男女之声分开而唱,演绎了一段男女之间相爱又生死相隔的故事。

  男子与女子是遇见有人击鼓鸣冤的案件之中相遇,两人都不是捕快,只是一时好奇又看到击鼓鸣冤的女子甚是可怜,这才停留脚步想一看究竟,女子看到县令如此武断的结束案情,就知道这其中一定有鬼,并当场在衙役府提出质疑。

  男子对女子一见钟情,男子本是抱着看一看的心态,看到女子铁定要将此事管到底的模样,他便也跟着女子两人便着手调查起来,在这一查之中,女子渐渐对男子暗生情愫。为了得到家里人的认可,女子让男子去夺一把伞作为聘礼,说不定她娘就会同意了……

  然而,女子她娘并未同意,两人便决定私奔,男子等呀等,没有等到心爱之人,他怕她有事,孤身一人闯进了女子家……

  只是他没想到,女子看到他来,眼中全是绝望,只对他说到:“好好活下去”便在她娘与他面前自尽了……

  男子突然把衣服一扯,露出一件丧服,抱着一把伞,坐在一座坟前,咿咿呀呀唱着:“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是他?”血饮看着坐在坟前的男子,暗色的眸子微微闪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