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一十六章 豆花油条小秘密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036 2019-12-10 07:43:03

  天不过刚亮,殷寒轩刚起,就听到符文宇说,叶子霜来了,殷寒轩穿好衣服,来到侧厅,看到叶子霜无精打采的坐在桌前,上面早已放好要用的早膳,有一些是叶子霜最爱吃的,估计是符文宇特意准备的,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符文宇内心有一颗比他还要细致的心,他的细致也许只是对待某人,而符文宇的细致,是对待他所有的朋友。

  但叶子霜只是盯着桌上看,没有任何动作,殷寒轩听到她一来,就猜到她大概是为了婚事吧。

  “子霜。”

  “寒轩哥哥。”叶子霜回过神,起身唤了一声,扯出一个并不愉快的笑脸。

  “不用这么客气,坐吧,怎么不吃?是做的不好吃?”

  叶子霜摇了摇头,将呼之欲出的眼泪压了回去,昨天听说此事之后,她就跟他爹吵了起来,可她爹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让人将她关了起来,无论她怎么做,她爹就是无动于衷,她以死相逼,她爹却说,死了就是抬棺材也要把她嫁入南家。那个爹一夜之间她仿佛不认识了。

  她求她哥,她哥说让他想想办法,结果,一天过去了,她都没见到叶子墨面,还是因为南厉风来了,她才知道,她哥为了她,跟爹打了起来,受了伤……还把叶子墨也关了起来,不准他们两见面……南厉风跟她说了很多,也说了他来见过寒轩哥哥了……

  “我听少盟主说,他昨天来找过你,还是你向他提出的办法,寒轩哥哥,其实只要……”

  “子霜。”殷寒轩打断了叶子霜说的话,他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解除这庄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由他向叶家提亲,南厉风昨天来这里,想必也有这一层深意,只是……

  他不想。

  叶子霜苦笑又自嘲的笑了笑,像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寒轩哥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突然这么客气?问吧。”殷寒轩拿起筷子夹了一个韭菜鸡蛋馅的饺子放在叶子霜碗里。

  “她……”叶子霜看着那个饺子,摇了摇头,有什么可问的呢?喜欢有时候就是一件很卑微的事,卑微的不是你明知道他不喜欢你你还义无反顾的喜欢他,卑微的是,他稍微对你有那么一点点的好,你心里就跟装了蜜糖一样,就比如刚刚那个饺子,也许他会对每个人这么做,可你把那他不过举手之劳的好在你心里无限扩大了很多倍。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大道理谁都懂,可仍旧还是有些人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死磕到底。

  “我就是想说,寒轩哥哥,我此生非你不嫁……”

  殷寒轩刚准备开口劝她,叶子霜打断到:“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别人,我不在乎,你喜欢别人是你的事,道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她拿起那个饺子一口放到嘴里,起身离开,到了门口时,又回头道:“寒轩哥哥,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地给我们出主意,我还是要谢谢你,我会当作你是为了我。”叶子霜扯出一个笑脸,将眼角都上扬了。

  殷寒轩也笑了笑,不在解释什么,很多东西,都需要自己去看开,旁人解释再多也无动于衷。即使叶子霜努力的笑着,殷寒轩还是看到了她眼中闪烁的星光。心里不由一阵疼惜,那是哥哥对妹妹的一种,无关爱情。

  所以,在叶子霜开口到:“寒轩哥哥,等我一起回家吧。”

  殷寒轩没有犹豫太久便答应了,即使血饮有言在先,可现在,他无论如何在无法说出口拒绝这样的叶子霜。

  殷寒轩动手舀了舀碗里的粥,白白的,什么也没有,不知道她知道了,会不会又要给他脸色了,应该会很生气吧。他拿起一根油条,突然想起那碗豆花,好想吃豆花……

  符文宇看到殷寒轩突然放下勺子:“王爷可是在担心子霜?”

  殷寒轩莞尔:“不担心,走吧,我突然想吃豆花了。”

  “……”

  殷寒轩跟符文宇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夺宝会虽然结束了,但还有很多江湖人士并未离开,除了早早辞行的柳家,不过,柳家每次都这样,夺宝会一结束,第二天便会启程,谁也留不住。

  “王爷,你不要吃豆花?这都过了几个摊位了。”符文宇看殷寒轩只是看了几眼,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要吃豆花。

  殷寒轩细细一闻,就是这个香味,指着前面那家摊位道:“就那家。”

  符文宇看着一几个摊位,唯独那家生意是最不好的,想要开口劝劝,殷寒轩已经坐在位置上了,符文宇只能跟着坐了过去,附身低声到:“王爷,这家应该最不好吃吧?”

  “你试试就知道了。大爷,两碗豆花,四根油条。”

  “好咧。”大爷手脚麻利的端上两碗豆花放在桌上:“这位官爷好眼光,我这豆花,我敢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殷寒轩低头喝了一口,点了点头,就是这个味:“好吃。”

  大爷爽朗一笑:“会吃,我这给你们上油条。”

  符文宇嘀咕了一声,估计是难吃第一吧,看到殷寒轩投过来的眼光,低头吃了一口,好像还不错,低头又吃了一口,:“味道还不错。王爷你是怎么知道这家的?以前我们都没来过。”

  “血饮姑娘上次给我带的豆花跟油条,就是这家的。”殷寒轩清了清嗓子。

  符文宇低头一笑,原来如此,醉翁之意不在酒。

  油条很快就上来了,符文宇拿起一根递给殷寒轩,自己拿起一根咬了一口,转头看向殷寒轩,吃的津津有味,额……符文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油条有点难吃,但也不至于吃不下,他想起今天早上的叶子霜,在感情里,也许每一个人都是盲目的吧,盲目的爱,盲目的恨……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大爷看到殷寒轩他们快吃完了,起身过来道:“两位要不要带碗豆花给家里人?这早晨呀,吃碗我这儿热腾腾的豆花跟油条,一整天都是神清气爽呀。”

  符文宇逗的一笑,这豆花是不错,可这油条就真的强差人意了:“大爷,你是不是每个人来你摊位的客人都要这么说?”他刚刚看到旁边的那桌,这位大爷也是这样说的。

  别人看穿了,大爷也没觉得尴尬,反而是哈哈一笑:“被你发现了,不过,我这豆花做的味道还不错吧?”

  符文宇老老实实的点点头:“豆花不错,不过,这……”

  “大爷,你刚刚说,你对每个来你摊位的人,都要说那句,给家里人带碗豆花?”殷寒轩突然开口打断了符文宇的话。

  大爷嗯啊的一声,看了一眼符文宇:“是呀,官爷,这不犯法吧?”

  符文宇更是觉得奇怪。

  殷寒轩用手笔画了一下:“前几天有位姑娘,带着一个斗笠,大概这么高,看起来冷冰冰的,是不是来你这里吃过?”

  大爷努力的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第二天雨才停,大概寅时刚过的样子,穿着一身青色衣服,大爷,你在好好想想。”

  殷寒轩看大爷仍旧一脸茫然,:“她还带了一份豆花两根油条……”

  大爷往大腿上一拍,这带豆花的人不少,但带油条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姑娘是不是高高瘦瘦的?”

  “对,您那天也是这样跟她说的?”

  “对呀,那姑娘还挺爽快的,不过……那姑娘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殷寒轩心里一喜,家里人?那天说是他的人还死不承认,现在又给家里人带豆花,听到大爷后半句话,殷寒轩眉头一皱:“奇怪的话?什么话?”

  “这豆花配油条,只有哈城人才喜欢这么吃,我还以为那姑娘是哈城人,她又说不是,她走时又说什么‘味道依旧,人已远’。反正我是听不懂。”

  味道依旧,人已远。殷寒轩细细揣摩这话。

  符文宇开口到:“谁说这豆花配油条只有哈城是喜欢这么吃,我也喜欢呀。”看到殷寒轩一脸迷惑:“王爷,我觉得,应该是血饮姑娘曾经来过哈城跟她同伴什么的,但那同伴已经不在了。”

  同伴?在她心里,应该早已没了同伴这种生物了……

  “官爷,你们还要不要带豆花很油条?只带豆花也成,你看我这小本生意……”

  殷寒轩温润一笑,没等符文宇拒绝:“文宇,给他们每人都带一碗豆花两根油条。”

  “王爷,这……”符文宇就不相信殷寒轩没吃这油条难吃,看到殷寒轩已经起身离开了,只能拿出银子递给大爷:“二十份豆花,四十四根油条,送去南家。”

  大爷喜不胜收,喜出望外,这肯定时老婆子显灵了,今年可以过个好年了,大爷把钱一收:“好咧,官爷。”

  味道依旧,人已远?她从来不是一个会经常感慨的人,能让她感慨的人跟事,一定是不是小事。

  哈城人?殷寒轩脚步一顿,当真不是哈城人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