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亦喜亦忧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24 2019-12-09 19:55:21

  殷寒轩若有所思道:“你可是有喜欢的女孩了?”他除了这个理由,在也想不出别的理由可以让南厉风说出这种话,这话要是被他父母听到了,免不了要家法伺候了。可这些年,他也没见到听到南厉风有对那个女子动心的。

  “我……”南厉风看着殷寒轩那双满是疑惑的眼眸,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很讨厌子霜?还是因为子霜她对我……”

  “不是。”南厉风打断殷寒轩道。

  “既然如此……”

  “就像你不愿接受你皇奶奶的安排一样。”南厉风再次打断了殷寒轩的话。

  殷寒轩一笑:“我只是想说,既然如此,你们没必要跟他们正面冲突,你们就是这棋盘的黑子,而他们就是这白子,正面冲击只会一败涂地,不如……”殷寒轩从南厉风棋盒之中拿出一颗黑子放入棋盘。

  “迂回战术。”

  殷寒轩点了点头。

  南厉风仿佛云开见月明,总算是露出一丝笑意,不是苦笑也不是强颜欢笑了。

  柳苏柔跑了一个空,南厉风院里的丫鬟说他去侧殿了,去了侧殿,侧殿又空无一人,她想着,这次要是不好好告别,只怕再见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跑了半天,好不容易问道有丫鬟说看到南厉风去了殷王爷的院子,跑到殷王爷的院子里,殷王爷又说他刚刚走,估计是去叶家住的院子了……

  一路去叶家的院子上,就听到不少人在议论南家跟叶家的联姻,她一时还没在意,看到槐树下的那两抹丽影,她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南叶两家的联姻只能是南厉风跟叶子霜,南姝还没行及笄之礼。

  柳凤看着柳苏柔失魂落魄回到院中,她已经听说了南叶两家的联姻了,安慰道:“这天下大好男儿多的是,又不是只有他南厉风一人,我觉得瑜公子,秦公子,叶公子都挺不错。殷王爷也挺好的,人长的英俊不说性格还好。”

  柳苏柔往凳子上一坐,一手支撑着下巴,闷闷不乐道:“可,只有他就救过我命。”

  柳凤噗嗤一笑:“你这傻姑娘,难不成别人救你一命,你就要以身相许不成?话本子看多了吧,再说,你往后的日子还这么长,你怎么知道不会被其他人救呢?”

  柳苏柔撇了撇嘴:“师姐,你就不能安慰我两句嘛?”

  “好,我这就给你说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柳苏柔趴在桌上,玩着桌上的空杯子。

  柳凤指了指外面的天色,:“你看看?”

  “看什么?”柳苏柔敷衍的往外一看。

  “看时辰。”

  柳苏柔猛的坐了起来,为了找南厉风,花了差不多整整一天的时间:“完了完了,非要被娘骂死不可……师姐怎么办呀。”柳苏柔急的都快哭了。

  柳凤看着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看来,这南厉风跟庄主比起来,还是后者更有魄力,“你娘说……”

  “说什么?该不会又要把我关到后山吧?一个月?半年?一年?”柳苏柔看着柳凤摇了摇的头:“该不会是两年吧?”

  柳凤还是摇了摇头。

  柳苏柔这下是彻底死心了,吸了吸鼻子:“看来,我要在后山渡过我的余生了,师姐,你们可要经常来看我。”

  柳凤呦呦呦的两声,看着柳苏柔眼眶之中快要落下的泪:“你娘说,这次让你好好玩,她有事,先回佛柳庄了。”

  “真的?”柳苏柔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凤:“师姐,你该不会是为了哄我开心吧?”

  “你看看外面,现在柳家就我们两个人了。”

  柳苏柔这才注意到院子里静静的,把眼泪一擦,啊的欢呼在房间跑了起来,往柳凤的身后一把抱着她的脖子:“我真的是太开心了,师姐,你说这是不是就是情场失意,人生得意呀。娘怎么突然这么好了。”

  柳凤拍了拍柳苏柔的手臂:“在不放开,我就要被你勒死了。”

  柳苏柔急忙把手一放:“我就是一下太激动了。”能不激动吗,这可是她从下到大十多年,她娘第一次这么放任她。

  “但是,你娘还说了……”

  “啊,还说什么了?”柳苏柔感觉自己好像失重了一样,从云端掉了下来,但又被卡在了树上,不上不下的,催促道:“师姐,你这时候你还打算卖关子?”

  “就是让你早点回去,不要在路上耽误太久,机关暗器不可落下,等你回去你娘可是要检查的。”

  柳苏柔拍了拍胸脯:“吓死了我。我还以为是给了我什么不了完成的任务呢。”

  “还有……”

  “还有?”柳苏柔倒了一杯茶,正准备压压惊,茶还没到唇边听到柳凤这么一说,将茶杯一放,喊了起来:“师姐~~~你一定非要这样吗?”

  柳凤笑道:“看把你紧张的,就是让你别太贪玩,早点回去。”

  “还有呢?”柳苏柔仍旧一脸紧张的问道,生怕柳凤接着又是一个“还有”。

  “还有……”

  “果然,快说。”

  “让我陪着你。”

  “还有呢?”

  “没有了。”

  “真的?”柳苏柔疑惑的看着柳凤,确认道。

  “真的。”

  呼~~~柳苏柔总算是一身都松懈了下来,往位置上一座,端着那杯茶喝了一口。

  柳凤偷笑,果然还是一个孩子,这一惊一乍的:“饿了吧?我去给你拿吃的。”

  “嗯嗯,谢谢师姐。”

  “不客气。”柳凤说着柳苏柔的头发一滑,俨然一个姐姐疼爱妹妹的模样,起身去给柳苏柔拿吃的,只是一出门那刚在嘴角的笑意就消失了,看着南方佛柳庄的位置,眼中流露出出深深担忧。

  听到房间传来不顾形象的柳苏柔的欢呼声,那担忧稍微减少了那么一点点。

  但愿……是庄主多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