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一十三章 真的不可能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98 2019-12-08 18:22:42

  南厉风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可能。”

  一行人又陷入了某种沉默之中,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回到自己的院落。

  南厉风来到自己院落的一处井口,坐在井口边缘,望着里面黑乎乎的一片,只有看到略有些深的水动荡着一圈圈的波纹……

  那双倒影着水波纹的眼眸,突然倒影出了两个小孩子。一个小女孩,一个小男孩……

  小女孩:“总有一天,我要从这里游到对面岸边,游出哈城……”

  小男孩:“好,那是那天你能从这里游出去,我就毫无条件的答应你一件事。”

  小女孩:“真的?要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你也做?”

  小男孩:“……”

  一片树叶突然从树上落下,左左右右,漂浮在了水面上,将那一双人影给打乱了,也将小男孩未说的话的给打断了。

  南厉风想起殷寒轩最后的疑问,无声质问着自己:“真的不可能吗?”

  “去哪了?”柳琴将手中的茶一放,抬眸看向正从她门前经过的柳苏柔。

  柳苏柔拱着身子,踮起脚尖,轻手轻脚的准备路过她母亲门前,听到这一声轻微又严厉的问句,奄奄的直起身子,低着头:“跟少盟主去找云痕伞了……”看到柳琴渐变的脸色,柳苏柔又急忙加了一句:“还有其他世家弟子都在。”

  柳苏柔看到柳琴就这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她自己,越是这样,就说明她越生气,往往惩罚时,也是最严厉的,她双手紧紧的交织在一起,绞尽脑汁的想要在开口解释一点什么,可…又怕自己越解释越错……

  她脸色略显疲惫,应该是一夜未眠吧,她也不知道母亲为何一到南家,晚上总是不睡觉,每每都是通宵达旦的坐一天,柳苏柔不敢再对视着那双渐渐冰冷的,空洞的,无力的,什么也没有的眼眸。

  就在柳苏柔正要开口时,柳苏柔眼眸微微动了动:“是帮南厉风找那个魍魉了吧,咳咳……”

  柳苏柔似乎有些激动,说完压着嗓子咳了起来。

  “娘,你……”柳苏柔这才想起她母亲受了伤,提起裙子正要跨入门槛。

  “去收拾东西,辰时启程回佛柳庄。”柳琴起身淡淡道,转身进了内间。

  “是。”柳苏柔失落的往自己房间去,心里像刮了一阵冷风,将一颗热乎乎的心吹的冰冷冰冷的,她有时候总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柳琴的亲身女儿,这些年来,她从未感受过一丝丝的母爱,母亲待她从来都是冰冷冰冷的,以至于,她们之间往往没有太多亲密话语……久而久之,连如何去关心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

  柳苏柔从窗口听到那一声声压抑的咳嗽,还有伺候在母亲身边的柳竹师姐低声的询问,心里何尝不是担忧,只是……柳苏柔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与母亲之间有一条看不见摸不着不宽且深的河,可无论她怎样就是无法过河。

  远远不如母亲与柳竹师姐那么亲切,她们之间看起来,更像母子……

  咚咚咚……柳竹比柳苏柔只大几岁,一双灵动的眼眸被蒙上岁月的年轮,有些沧桑的味道隐藏在了其中,看到坐在床边无精打采的柳苏柔,敲了敲打开的房门。

  柳苏柔还以为是柳琴,起身将放在床上的地方一股脑的扔在了包袱里面:“娘,我马上就好了。”

  柳竹看到柳苏柔慌慌张张的模样,噗嗤一笑:“就这么怕你娘?要是真怕,就不会一夜不归了。”

  柳苏柔一看到是柳竹,松了一口气,将衣服又一件件拿出来折好:“柳竹师姐,怎么是你?”

  “怎么,这么不想见到我?”柳竹拿过床上的衣服折好。

  “没有。”柳苏柔闷声道。

  柳竹看她那委屈的模样,她心里想什么她何尝不知道,她把衣服放在包袱里,拿过她手里的衣服:“小柔,你只要记住,你娘是爱你的就好了。”

  柳苏柔头低的更低了,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袖:“柳竹师姐,你别安慰我了,我心里都清楚。”

  柳竹揉了揉柳苏柔低着的头:“小柔,你娘只是……”

  “只是什么?”柳苏柔看着突然不语的柳竹。

  柳竹笑了笑:“你娘都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就知道了,好了,这些东西我来吧,你去跟少盟主道个别?”

  仿佛是被人看穿了心事,柳苏柔侧过身,略有责备道:“柳竹师姐,你别乱说,谁说要去了。”

  柳竹珉唇一笑:“不去是吧?那成,那你自己收拾,我们大概还有……”

  柳苏柔突然一急,起身道:“我马上就来。”

  柳竹在柳苏柔身后喊到:“辰时出发。”

  “我知道了。”柳苏柔回头大声应道。

  柳凤端着一碗药放在柳琴面前:“庄主,你对小柔太严格了。”这样才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模样。

  柳琴看着柳苏柔消失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柳凤,最近我这心里头总有一种不安感觉。你说,这么多年了,他还活着吗?”

  柳凤伸手在柳琴肩膀按了按:“你就是太辛苦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一直都平安无事吗?估计已经不在了吧。”

  柳琴拍了拍柳凤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勉强的笑了笑:“好了,你先下去吧。”

  “是。”

  柳琴打开旁边的抽屉,里面放着一个檀木盒,盒子上面刻着一个小狗的头像,柳琴拿出檀木盒,指腹轻轻抚摸着那檀木盒上面的小狗,自言自语,轻声呢喃:“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问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柳琴抬眸看着那一片橙白的天,若是你在天有灵,请保佑佛柳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