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零六章 夺宝会17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686 2019-12-05 07:34:54

  在沉吟与魍魉手上的手套产生电光火石的那一刹那,魍魉在滑至于剑尖三分之一的位置时,一股很大的内力于他手中,硬生生的将沉吟给劈断了……

  所有人除了惊讶之外,就是不可置信……唯独南厉风眼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悲伤,就好比自己心爱的东西突然被人毁了一样……

  南厉风只觉得这十多年来,自己从未如此生气过,这把剑曾是……曾是……

  皇莆易怎么可能不激动,这剑是他爷爷打造的,也是他爷爷手中的最后一把剑,从未想过有人可以把如此厚重的剑直接用内力给劈断了,而且,南厉风有多看重这把剑,只怕只有他最清楚也最明白……

  湛炎一把拉着皇莆易坐下:“还是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折断的地方给连接起来。”

  皇莆易叹了一口气:“谈何容易,这把剑当初用的是爷爷年轻时不知从何处寻来的一块玄铁,想要将折断的地方再次融合,除非找到当年用的玄铁。可谁也不知道当年爷爷是从何处寻的玄铁。”

  湛炎也曾听皇莆易说过这块玄铁,拍了拍皇莆易的肩膀:“不如,在帮厉风重新打造一把吧。”

  皇莆易何尝不想呢?当年爷爷去世,他带南厉风去兵器阁,里面可都是皇莆家打造最完美最上层的兵器,其中比沉吟好的一大把,他想让南厉风从中随便挑选一把,与他手中沉吟交换,那知。南厉风死活不愿意,除非,待他身死之后……

  “厉风只怕……”皇莆瑜担忧的看着擂台上。

  湛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低声道:“断了,也好。”

  独眼另一只眼睛眯了眯,前面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打造这副手套,对于他的武功来说,完全没必要,他前面还以为……可现在看来,原来是另有深意……

  南厉风闭上闭眼睛,再次睁开时,眼眸之中散发着一种愤怒跟杀气,紧紧的盯着魍魉,一字一句道:“你会为你刚刚的行为,付出代价。”

  魍魉轻笑一声,并不理会南厉风的威胁,也许不是威胁,他能感受到南厉风热气腾腾的杀气,那种恨不得立刻将他就地正法的杀气。

  南厉风脚尖往地上的断剑轻轻挑起,铛的一声,沉吟打在自己的断剑之上,剑尖朝着魍魉而去,魍魉一个错身,左手挡住了沉吟刺过来的一剑,滋滋的响声,沉吟从他掌心划了过去,魍魉觉得手掌心之中有股火辣辣的疼,啪嗒一声,左手上的手套被一分为二,落在了地上。

  魍魉看了看手心,不屑的看着南厉风,抬了抬自己毫发无损的左手,轻蔑道:“这就是所谓的代价?”

  南厉风哼了一声:“这只是前奏。”话一落音,四周渐渐刮起了一阵强大的风……

  叶子墨震惊的喊到:“这是……这是……”只是还没等他这是说完,一边的湛秦拿起折扇快速的点了叶子墨的哑穴,叶子墨不明的看着湛秦,湛秦似乎是给叶子墨倒酒,低声在他耳边道:“这是南家。”

  叶子墨这才明白自己差点失语了,微微点了点头,湛秦不易察觉的往叶子墨身上一点,又坐回到了自己位置上。无人发现他们之间做了什么……

  皇莆瑜跟湛秦顿时心事重重。不约而同抬眸看向雪漓花,雪漓花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快,但湛秦看到她握在手中酒杯突然碎了……

  在她身后的婢女连忙过来收拾,所有人的目光就在擂台上,包括南断天那张依旧看不出任何心里变化的脸,没人发现这一点点的小插曲……

  叶长芳眼神突然变得深邃,仿佛是想起来了什么,那双放在双腿上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又微微在颤抖着……

  湛炎跟皇莆易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柳琴端着眼前的酒一饮而尽,是否是看到了什么触碰到了她内心最深又最柔软的一面,那张生人勿近的脸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忧伤……

  殷寒轩看着擂台上两个交错的身影,嘀咕了一声:“为何总觉得在那里见过,可记忆之中又明明不曾见过。”

  唯有台下左右两边的人,突然唧唧哇哇的议论了起来,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惊叹,仿佛太久太久不曾看到这么精彩的比武了。

  叶子霜疑惑道:“南哥哥这是用什么剑法?”这套剑法,她从未见过,剑法诡异又古怪,千变万化,瞬息万变,每一式好似都由无数个招式而形成,而每一招好似都能繁衍出千万个不同的招式,变幻莫测,除此之外,又好像所有的招式都只不过是由一招而形成的……让人应接不暇,每一招仿佛都自带着强烈的剑气,还有一点,那就是,快……

  要不是她出生叶家,对剑法熟悉,南厉风手中的那炳剑,她已经看不清了,只能看到南厉风的人影,却无法确定南厉风所在的位置。

  若是,她跟南厉风比试,只怕在他手中敌不过三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