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零五章 夺宝会16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556 2019-12-04 19:52:21

  铮铮挣的几声……

  那如同龙旋风一样的漩涡突然向四周一散,就好比一股挡风的墙,突然一倒,风肆无忌惮的朝着四面八方而去……扬起了一片尘土,四周的人不由得用衣服挡了挡……吹的火苗都不由往一边倒了过去,在忽明忽暗之间又坚强的亮了起来。

  待风静,尘落定……

  擂台两人又各自站在了一边……刚刚那一瞬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突然出现的铮铮挣的声音是什么……

  只有南厉风跟魍魉两个人知道,那擂台上正掉落了几截被内力震断的金丝线,叶子墨跟他说了除了要小心太极八卦阵之外,还要小心他会趁机使用金丝线……果不其然,不过,这次金丝线是从他的剑上一路缠了上去……要不是他将内力倾注于剑中振断,又打散了漩涡之风,只怕他整条手臂都要被缠住了……

  可他南厉风却越加觉得奇怪,此人内力一定不会在他之下,为什么在他从内力之时,没有与他硬碰呢?也没有将金丝线收回,而是任由他将金丝线振断,漩涡之风打散……

  两人身侧而立,南厉风一手握剑,魍魉负手而立,这次南厉风先发制人,一个旋身朝着魍魉出去,铛铛铛的几声,那剑与魍魉的手套发出碰撞,不仅如此,魍魉压根不忌讳用手直接挡住沉吟,剑与他的手套磨擦出了一阵阵火花……

  两人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又拆了上百招,打的敌我难分……

  南断天看着擂台上的南厉风,眼中流露出一种欣慰,欣赏,还有一种自豪,不自觉的微微点了点头……

  雪漓花却神色紧张,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人一阵担忧,看到南断天脸上毫无担忧之色,还有一丝丝欢喜,不免有些责备道:“要是厉风输了。我看你还笑的出来。”

  南断天哎了一声:“此人武功本就在厉风之上,而厉风却能对与他对持这么久,可见,这段时间,进步不少,我当然高兴了。”

  “这也是你这个做爹能说出来的话,你怎么就知道我儿子一定会输。”

  南断天笑了笑,看到雪漓花微微有些动怒,低声安慰道:“难不成你还指望他能赢?云痕伞你不是不想他得到嘛。”

  “这,这是两码事……”

  南断天笑道:“在我看来,就是一码事,好了,要是厉风输了……”

  “盟主,不知道我这个前辈可不可以上台?”柳琴突然打断了南断天要说的话。

  这让湛炎跟叶长芳都看了过来,毕竟,还没有那位门主谷主庄主自己上台的。

  柳琴解释道:“我并非想要跟小辈们抢夺云痕伞,只是,此人武功远远在这些晚辈之上,而且,我佛柳庄本就是以机关暗器而得名,自然会对云痕伞这种武器有所兴趣……”

  还没等南断天开口,雪漓花就说到:“当然可以,再说了,夺宝会又没说谁谁谁不可以参加,柳庄主自便就成。”这下正合她意。

  南断天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懂雪漓花的意思,要是柳琴不出手,只怕她都要忍不住出手了。

  湛秦跟叶长芳倒是没说什么,柳琴说的他们都能理解,对于云痕伞这种兵器,最感兴趣的肯定是佛柳庄,前面出现的柳凤很显然就表明了佛柳庄对于这次夺宝会的态度。

  不过他们也相信,要不是因为半路突然出现了这个魍魉,柳琴也不会亲自出手,而是安排了一个与南厉风不相上下的人。

  柳琴这话一处,几人仿佛是看到了结局一般,推杯换盏了起来。

  湛秦看了一眼皇莆瑜跟皇莆易消失的方向,微微惊讶怎么还没回来,以往就算是教训,也不该会这么久,正打算起身去解救皇莆瑜于水火之中,就看到皇莆瑜跟皇莆易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皇莆易直接去了自己的位置上,一脸笑意,与左右两人说着什么,在看回来的皇莆瑜,拉长着一张脸,看起来像时被训斥的很惨,可湛秦发现,皇莆瑜以往也没少被他父亲训斥,回来都会唧唧哇哇的吐槽他父亲一大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眉头深锁,沉默不语……

  一定是还发生了什么,正要讯问。皇莆瑜却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再说。”

  湛秦点了点头,不在追问。

  突然,睁的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从擂台上传了过来,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擂台上发生的一切,然而,最惊讶最激动的不是南断天跟雪漓花,而是皇莆易,听到那睁声之后的沉闷响声,既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