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零四章 夺宝会15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55 2019-12-04 08:17:28

  四周好像被人点了哑穴似的突然被人解开了,纷纷议论起来,喧嚣声渐起,何河合也是看呆了,听到那一抹喧嚣,才从中反应过来,露出了惊叹的神情,叶子墨当年可是以一招之差输给了南厉风呀,“你…你…你朋友师承何处?”

  独眼只怕是这群之中最淡定的人,在何河合专心看比试之时,他几乎把他带的糕点吃的差不多了,在何河合问他问题时,他把最后一个糕点塞进了嘴里,拍了拍手:“你没看出来他刚刚用的是什么?”

  “……没。”何河合老老实实说到。

  “这都不知道,太极八卦阵。”何河合前面的一个人突然回头说到,带着什么不屑的口吻跟眼神,仿佛是觉得他这都不知道还过来看。

  何河合切了一声,抬了抬手对着前面的人做了一个虚假的动作,想了想这太极八卦阵的渊源,突然灵光一闪,指着独眼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独眼看他那样子,一笑,别人都告诉他了,还能不知道,摇了摇头。

  哪知何河合说到:“你朋友前面之所以突然出手,其实是为了救刚刚那个清河吧,这太极八卦阵不也是出自少林寺吗?其实,你朋友跟清河是认识吧?独兄,你莫不是也是出自少林寺?”

  独眼抬眸看着他,这脑袋怎么突然就转到那上面去了,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指了指自己的独眼眼罩,指了指地上的一堆边果壳:“你觉得我像吗?”

  何河合摇了摇头:“不像。”

  独眼又继续道:“少林寺中人,都是以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为使命,你就看看我同伴对你那个态度,你觉得像吗?”

  何河合摇了摇头:“不像。”

  独眼点了点头继续道:“要是那个清河跟我是一起,那我们干嘛不坐一起而分开坐呢?”

  何河合点了点头,:“也是。”又侧头问道:“不过,你朋友刚刚为何要出手相救呢?”

  独眼摇了摇头:“错,我朋友不是出手相救。”

  “不是?”何河合在此迷惑起来,越来越不懂了。

  “你看,夺宝会的规则虽然是能者居之,但还有点到即止对不对?”

  何河合嗯嗯的点头。

  “但刚刚那个谁……南,南什么去了?”

  “南奇。”何河合好心的提醒到。

  “对对,你看看那个南奇,明显就比那个清河武功高,明明就是点到即止,却突然下杀手,这样做明显不厚道,我朋友就是看不惯他那个嚣张的样子。这才出手的。”

  何河合哦哦的点头:“敢情你朋友是冲着南奇去的。”

  独眼打了一个响指:“对。”

  看到何河合突然又一脸疑惑,独眼连忙在他准备侧身的肩膀上一拍,指了指擂台:“快看,少盟主上场了。”

  何河合的注意力被擂台上吸引不过三秒,对着独眼道:“独兄,其实夺宝会上从来没有发生过人命,因为每次危急时刻,盟主他们都会出手的。”

  “看比赛,看比赛……”独眼指了指擂台,看着何河合总算不在转移过来的身子,目光往南断天与雪漓花那边看了过去,刚刚那一瞬间,只怕没想过要出手吧,即使想过,出手也不会是在那瞬间……

  在南厉风上台之时,四周突然鸦雀无声,好似夺宝会最精彩的部分已经开始了,也许,也是因为夺宝会结尾的一部分开始了,以往,南厉风似乎都是压轴而出,从他一上台开始一直会站立到最后。

  擂台上映着两条长长的身影,南厉风不过刚上台,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的杀气,但这股杀气只是在他上台的时那么一瞬间,又突然消失了……但南厉风可以肯定,那股杀气并非他的幻觉……

  是压制不住所溢出的杀气?还是刻意而为之?南厉风打量起面前的人……

  魍魉依旧带着那副特制的手套,只不过衣袖之中的金丝线已经蓄势待发了,南厉风没有动,他知道,他在打量他,相对于前面几个,南厉风更显示出某种经历之后的沉稳,手中的剑会在他动时出鞘而出……

  铛的一声,即使有火把照耀,魍魉手中的金丝线依旧无法用肉眼可见,这就要凭借自身实力去感受……金丝线所到之处都被南厉风那把重剑沉吟给挡了回来……

  金丝线细够灵活但不够重量,胜在坚韧。

  沉吟够重但不够灵活,胜在重量。更重要的是,南厉风的剑法刚好弥补了沉吟的笨重。

  两两较量之下,南厉风处处打压这魍魉,而魍魉似乎是被他打压的只能防守不能进攻,但南厉风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此人说不定还留有后手,前面那一招太极八卦阵也还未使出,说不定还身藏其他。

  更重要的是,云痕伞对他至关重要……不容他有一丝丝的轻敌。

  四周旋风而起,一个太极八卦阵从魍魉手中而出,挡住了南厉风刺过来的一剑,南厉风却感受到了与叶子墨说法不一的感觉,叶子霜跟他说,那个漩涡之中如同有一处屏障,怎么刺都刺不破,而这次,他感觉到漩涡之中有一股很大的吸力,仿佛是要将沉吟给吞没……

  突然铮铮挣的几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