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零三章 夺宝会14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69 2019-12-03 20:19:34

  湛秦跟皇莆瑾一同望去,魍魉双手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副手套,跟着魍魉的动作,在落日余晖之下,一闪一闪,与叶子墨的剑相撞之时发出铮铮的响声……

  叶子墨剑法要比叶子霜精湛很多,对于叶家剑法的领悟的也要更深,一套剑法行云流水,好似每一处每一招都紧密相连,看不出一丝破绽,攻与守都做的十分有攻击性十分严密,可即使如此,叶子墨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不管自己从那一个角度进攻,看似破绽的地方对方都能即使避开不仅如此,还能将他进攻的方向力度以一种无形的东西反攻到自己这边。

  这种感觉就好比是八卦之中的四两拔千斤,也有点像叶家剑法之中的第四式,但他用第四式时,在他那双带着特制的手套上,无形的给化解了,就好比你借他之力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毫无用处……

  那双手套难不成是他前面用的金丝线做的?做一双这样的手套……此人背后到底有多强大的背景……

  除此之外,叶子墨隐隐觉得,此人对叶家剑法很是熟悉,好像这种四两拔千斤的功法只是障眼法,处处打压着他的剑法,让他无处施展。

  看似是他在进攻,实际是他在防守。

  而且自从他一上台,对方的金丝线不知去了何处,用的除了暗器就是手中的这副手套,武功路数完全看不出是出自那里,好像他的武功全部来自于他对手的一招一式而自行繁衍出新的一招一式。

  “长河落日,是你祖师爷在一天落日余晖之时创立的,当他感受到一天之中,原来落日余晖最为怀念,落日,云层,山峰,长河,所有的一切融合为一,呈现出了另类之美,所以这一招,看似毫无杀气,毫无剑气,但却是最为致命,如同落日之美的绝地反击,一招致命。”

  叶子墨脑海之中突然闪过这样一段话,这曾是他的姑姑教给他的,但他一直都无法领悟到这其中真正的含义,看到魍魉身后的那一抹余晖,云层叠叠在太阳之下,山峰之中,他闭上眼睛,仿佛实在享受着这一刻美好,一招一式从他手中缓缓流出。

  “长河落日。”湛秦微微喊到,而且他明显感觉到,这一次,叶子墨找到了这精髓了。

  叶子霜突然露出一个很是欣慰的笑容跟她父亲叶长芳一笑,兴奋道:“看来哥,领悟到这其中真正的意义了。”

  皇莆瑾跟着笑道:“恭喜恭喜,子霜,你看你前面剑法也领悟到了精髓,现在你哥又突破了第九式,所以这次夺宝会,我觉得收货最大的就是你们叶家了。”

  湛秦点点头:“我觉得也是。”有时候,武功领悟跟突破就是在一瞬间的事,可湛秦突然眼睛一眯起,低声到:“太极八卦阵。”

  叶子霜尴尬一笑,她与柳凤对比式,脑海闪过血饮说过的话,确实每一招每一式都在她嘴里体现出了叶家剑法最大的魅力,就算她不想承认,可现实就是如此,一个外人比她更了解叶家剑法。

  难道她真的是……

  “小心!”突然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将叶子霜猛的拉了回来,看向擂台,微微惊呼:“太极八卦阵?”

  魍魉脚下如同画了一个太极八卦阵,每一步的走向跟随他那双手,脚下一沉,双手一高一低往上一放,直面叶子墨如同落日最后的一招,带着落日之后的黑暗,带着最后的绝对反击,带着一股强大的剑气,剑如风,风藏剑,人与剑合二为一……

  魍魉嘴角冷冷一笑,双脚站在太极阴阳之处,两手一动,在他四周刮起一阵夜晚的风,慢慢的,慢慢的,在看似好无规则的双手之下,将魍魉整个人都置身在了风中,让人眯了眼,越来越看不清那一抹黑衣了,在加上太阳落山,将四周渲染的将黑未黑,众人只看到在他前面既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越来越大。

  将叶子墨最后的一剑挡在了面前,剑发出一阵阵剑鸣,微微抖了起来,叶子墨只觉得那漩涡里面好似有一股龙旋风,无论如何都无法穿过那一层看不见的屏障……

  就在叶子墨打算拼尽全力之时……

  一个东西从魍魉的手中脱出,要不是有人大喊了一声小心,叶子墨压根还没有注意到那一条没有太阳下闪出金色光芒的金丝线……

  叶子墨只能将剑一松,往后一退,躲过了被金丝线缠住脖子的风险,叮的一声,君子剑插在了他的脚下。

  叶子墨将地上的君子剑一拔,对着魍魉拱手一礼,下了擂台,没有打击那是假的,但除此之外,叶子墨想的确实别的,他往魍魉看了一眼,他没想到此人武功这么高,不知道血饮跟他相比,谁更胜一筹……不过不管如何,都应该让文宇加强防备,他也摸不准此人来夺宝会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叶子墨落座在位置上,看到湛秦,皇莆瑾,叶子霜投过来的目光,略带疲惫的笑道:“我没事,此人武功深不可测,不过刚刚要不是子霜提醒……”

  叶子霜突然道:“哥,刚刚那句小心不是我喊的。”

  叶子墨眉头一皱:“不是?那是谁?”他刚刚明明就听到一声女声,将目光投向皇莆瑾,皇莆瑾摇摇头:“也不是我,声音好像是从右边传来的。”

  湛秦笑道:“估计是那位爱慕你的女子,担心你了……”

  叶子墨一笑,细细一想,声音确实是从他身后传来的,而且,叶子霜她们说不定没有看到那条金丝线……那会是谁呢?叶子墨看向了右边密密麻麻的一群人……

  那琉璃台上四个大大的石柱上的火盆被点燃了,琉璃台在即将被黑暗淹没之时,又瞬间昼如白夜,那一阵突如其来的风突然没了,露出那一抹黑色的身影以及被灯火拉长的身影。

  殷寒轩看着那一抹身影,他也不知为何,给了他一种绝世而独立的感觉……只是这种不是那种姿容出落,并世无双之美,而是那隐隐之中透出的那种淡淡哀愁……孤独的,寂寞的……

  就像那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