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夺宝会10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10 2019-12-01 20:35:33

  独眼不明所以的看着同伴,眼神在问道,为什么我去?

  同伴只是给了他一个的冷眸,淡淡道:“打败他就成。”

  何河合睁大眼睛看着独眼:“独兄,你朋友是开玩笑的吧?”

  独眼呵呵呵的干笑了两声:“可不是。他就喜欢开玩笑。”

  何河合笑了笑:“我就说嘛,你刚才还说,打不过叶姑娘她们呢。”

  独眼拿起糕点放到何河合嘴里:“何兄,这么热你不渴嘛?要不要去那边打点水喝?”

  独眼这么一说,何河合顿时感觉口干舌燥的,南家弟子早已在那边放了一个大木桶,给来喝水用的:“那我去打点水。”

  看到何河合一走,独眼连忙低声到:“我又不是来拿云痕伞的,我去干嘛?”

  “你去不去?”又是一个冷冽的眼眸。

  独眼:“我要是去了,那还用的着……”一阵冷气从独眼脚底窜了上来,似乎是将他说的话冻结了,他叹了一口气,正要被迫的上台,突然被同伴一把按住肩膀:“晚了。”

  “晚了?什么晚了?”独眼还没反应过来,看到同伴盯着擂台,看了过去,原来已经有人上了,看到上台的人,独眼才知道同伴为什么要让他上了……

  “在下南齐,请多指教。”

  原本安静的四周,看到来的人时,顿时骚动了,南奇,南家二师兄,武功造诣仅在南厉风之下,在江湖上少有名气却十分低调,除非在必要时才会出手,而且,很少在大场合上出面,不仅如此,这么多届夺宝会,南奇从未参加过……而这次……

  不仅仅是其他人觉得吃惊,就连南家弟子都有些吃惊,皇莆易哈哈一笑,:“看来,盟主对云痕伞势在必得呀。”

  南断天:“易兄说笑了,南奇会上我都觉得奇怪,看来,他一定是很喜欢那把伞。”

  几人客气,礼貌,心照不宣又心思各异的笑了笑。

  “看来云痕伞的魅力已经足以动摇到南奇出场了,今年一定比以往任何一届都精彩。”打了水回来的何河合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跟独眼分享他心里的话了。

  独眼脸色沉重的嗯了一声。默不作声。

  世人也许只看到南奇一面,但他知道,此人是南家暗卫的首领,经常为南家做一些南家不好出面处理的事,手段狠绝毒辣,毫不留情……南奇这种人肯定不会是自己上来的,一定是有人安排的……

  南厉风看到南奇那一刻时,心里沉了沉,难不成是她看出什么来了?还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叶子墨担忧道:“只怕他要吃点苦头了。”

  湛秦嗯了一声,各各都紧紧盯着擂台上看……

  皇莆瑾也不知道为何,看到南奇那一刻,心就提到了嗓子口,手心都开始冒汗,默默祈祷南奇可以手下留情……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让皇莆瑜上了……

  清河当然听到南奇的名声,好的坏的都有,也知道他的武功差不多跟南厉风平齐,也许仅在其后。他要全力以赴…也许还能有一线生机,他在心里默念道,师傅,对不起了……手中的剑先发制人朝着南奇而去。

  南齐轻笑的了声,双手背在身后,脚尖蜻蜓点水一般,踩着清河刺过来的剑就落在了清河身后,依旧是负手而立。

  清河将手中的剑一转,就在南奇正要错身之时,一个瞬间剑就在南奇的面前,铛的一声,南奇从衣袖之中滑一把断剑,挡住拉情河横过来的剑……

  霍家剑法虽了如指掌,但内功却远远在南奇之下,在内功悬殊太大的情况下,轻功远远不足以弥补两人之间的差距,所以,清河用了无影……

  无影不需要内功的深厚,也能将速度提高至他轻功速度的一倍,这样,南齐就算内功在好,在速度上,他略胜一筹……

  可他并不知道,就因为无影,给自己,给她带来了多少危机,他也不知道,因为这次的比试,命运的齿轮开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运转……

  清河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血饮的教诲,但,云痕伞是他很重要的东西,他必须得到……可清河不知道,就在用无影时……那琉璃台坐在首位的那几个人,无一不是惊讶,惊奇……雪漓花的脸瞬间就变了色……而南断天眼中出现了一抹狠绝……

  南厉风更是差点站了起来,他没想到…那天在耒阳城遇见的人,就是小乞丐,那无影是血饮教的吗?那是不是说……握住茶杯的手微不可见的颤抖,不管小乞丐是如何知道的无影,但至少…至少……这是一条线索,十三年了……

  南厉风忽然有些兴奋的笑了,眼中既微微有些泛红……

  殷寒轩为擂台上的人捏了一把汗,他只是隐隐觉得,当初血饮说,不到危急时刻不要使用无影,他只是隐隐觉得,要出事了……

  叶子霜跟皇莆瑾并不知道无影,叶子霜说到:“刚刚他躲开我那一剑就是用的这个,这是什么武功,我怎么没见过,哥你知道吗?”

  叶子墨摇摇头:“没有,只是曾听说江湖四绝中的三绝,名为无影,好像跟这个有点像,你看他行动之时如同一阵风,既快又无影。”

  皇莆瑾好似微微有些放松了,这小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个?

  湛秦跟皇莆瑜是提了一嗓子,紧张的,惊讶的,又深深担忧着。

  皇莆瑜实在忍不住了,凑到湛秦耳边道:“你说…我们在耒阳城见到的,是不是就是他跟他师傅?”

  “我只是知道,他惹杀身之祸了……”

  独眼能感觉到南奇身上突然出现的一抹杀气,低声问道旁边的人:“等下要是有生命危险,救不救?”

  “不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