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夺宝会9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43 2019-12-01 07:36:48

  皇莆瑾眼里闪过一丝吃惊……难道是他?

  清河嘴角扬起一抹邪邪的笑意,将她手中的剑一带,两人并肩而站,朝着同一个方向刺了过去……

  皇莆瑾侧头看着离自己很近的清河,低声到:“是你?”在京城时,她与小乞丐比剑时,两人时常比着比着,就成了一同练剑,跟刚刚两人对比时,很像。而且,这套剑法就是小乞丐用的。

  清河一笑,左眼一眨:“在下清河,瑾小姐,你输了!”

  皇莆瑾低头看着脖子上的那把匕首,微微愤怒道:“你使诈!”这小子既然趁着自己分心的时候,把匕首架在了她脖子上。

  “兵不厌诈嘛。”清河把剑跟匕首同时一收。

  皇莆瑾气的指着清河:“你!!”拿起剑就要再来。

  清河哎的一声,往后一退:“瑾小姐莫不是输不起?”

  皇莆瑾看了看四周,哼的一声,:“你给我记住!!”

  何河合激动的往独眼大腿上一拍:“独兄,怎么输了,一定是那小子使诈。”

  独眼揉了揉自己的大腿,将他的手从自己的大腿上拿开,输赢关你屁事,:“要不何兄上去帮那两位姑娘教训教训那个小子?”

  何河合胸口憋着一口气,俨然有一种此仇不报非君子的舍身取义,结果……坐直的身体正要离开凳子不到一厘米,又重重的坐了下来,像个泄气的气球:“她们都打不过,我去不是送死嘛。”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独眼本想安慰几句,结果…何河合从怀中拿出一些糕点,递给独眼:“你猜是叶子墨会上台?还是皇莆瑜会上台”悲伤不过三秒。又是一脸八卦样,看到独眼旁边的人已经睡醒了,越过独眼笑道:“兄台,怎么称呼?”

  “……”

  独眼憋笑,何河合眨了眨眼睛:“你朋友是哑巴?”

  独眼清了清嗓子:“他就是还没睡醒,现在处于梦游状态。你跟他说话,他现在听不见。”

  何河合理解的点点头:“独兄,那你说,下一个是谁?”

  哪知独眼还没说,旁边的带面具的男子开口到:“他。”指了指独眼……

  独眼:“……”

  “霍家不是在几年前就被天香阁灭门了么?刚刚那位男子莫不是霍家的人?”皇莆易对着南断天几人说到。

  其他人自然也看了出来,湛炎说到:“那位小公子对这套霍家剑法跟心法如此熟悉,应该是霍家后人,大概是命大没死成后又别人救了。”

  雪漓花看了一眼南断天,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那个人就好,刚刚应该是看错了:“这位少年前面用的是少林十三棍,也许是从小被送都在少林寺中,这才躲过了一劫。”

  其他人点了点头,皇莆易往清河看了一眼,又往殷寒轩那边看了一眼,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眼眸之中流露出些许复杂。

  南姝记得冰城外,南厉风跟血饮比试时,用的也是霍家剑法,听到长辈们这么一说,正要开口,被南厉风给打断了:“南姝,子霜跟小瑾都输了,你作为姐妹是不是应该过去安慰一下?”

  被南厉风这么一说,南姝把刚刚的抛之脑后,连忙起身道:“我这就去,她们应该心里很不舒服。”

  “我看那小子对你还挺温柔的。”皇莆瑜转身对着皇莆瑾说到,刚刚两个人那里像比试,更像一对金童玉女在练剑,那个男子处处让着皇莆瑾,压根就没使出全力。

  湛秦一笑,转身道:“好了,不就是输了吗,到时候让你哥将她打的落花流水。”

  皇莆瑾把剑重重往桌上一放,气愤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小乞丐,呜呜……”

  湛秦跟皇莆瑜对视一眼,他们当然看出来了,但此事不易大声喧哗,皇莆瑜眼疾手快的一把蒙住皇莆瑾的嘴巴,低声到:“这可是南家,要是被南姝知道了,你还让不让他活了。”

  皇莆瑾刚刚只是一时口快,压根没想到这么多,听到皇莆瑜这么一说,点了点头,南姝跟他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叶子霜听到皇莆瑾这么一说,微微有些吃惊,虽然输了比赛让她心里不舒服,但一码归一码,对于南姝做的那些事,叶子霜觉得是南家不够义气,低声到:“这小子看不出还有几分天赋,这才多久…这套剑法就这么厉害了。”

  湛秦:“师傅这么厉害,总不能让徒弟太弱了,说起这时间,貌似也快一年了。”

  叶子墨突然感慨道:“时间过得可挺快。”转眼已经九年过去了。

  湛秦抬眸时,一颗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看到南姝站在皇莆瑾身后没多远,她什么时候来的?来的有多久了?:“南姝,你怎么过来了。”

  几人一听一怔,立马交换了一下眼神,皇莆瑾清了清嗓子,起身笑道:“南姝,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拉着南姝坐在了自己边上。

  南姝笑了笑:“刚走过来,这不,怕你们心情不好,过来安慰安慰。”

  叶子霜一笑:“这比赛嘛,有输有赢很正常,就算赢了他,”叶子霜指了指前面三人:“还不是要输给他们。”

  皇莆瑾附和道:“就是,每年都是他们赢,好没意思。我都不想参加了。”

  南姝一笑:“到时候等师兄拿到云痕伞,你们想要,我借给你们。”

  皇莆瑾打趣道:“我还以为是给我呢,没想到是借,哎,姐妹感情看来是到头了。”

  叶子霜轻轻推了一把皇莆瑾:“别羡慕,有本事让你哥给你拿呀。”

  皇莆瑜呵呵两声:“让我在厉风手下拿云痕伞,那你还不如杀了我比较干脆。”

  几人逗的都是一笑。南姝起身道:“好了,看你们没事就好,我过去了,等下我娘又说我没规矩。”

  皇莆瑾看到南姝一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低声到:“吓我一跳,应该没听到吧?”

  湛秦道:“应该没。”

  几人都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将目光放在了擂台上,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南姝回头看了她们一眼,眼中是从未流露出的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