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夺宝会8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98 2019-11-30 17:47:15

  若是比轻盈,对方的轻功显然在自己之上,若是比力气,对方每一棍与自己手中的剑撞击在一起时,都震的掌心发麻。

  若是比内力深厚,两人之间不分上下。

  叶子霜这么想着,心里微微有些着急,而且,对方好像很熟悉自己的剑法路数,每一次好像都能看穿她内心所想,提前就已经有所防备。

  叶子霜一个飞身,双脚往他胸口而去,清河将木棍护住在胸前,将木棍往前一撑,叶子霜一个翻身落在了地上,两人分开站在了左右两遍,一时激烈的战局停了下来,双方似乎都在重新打量着对方,谁也没有先动……

  叶子霜左脚往后一滑旋,既然他能看穿她的想法,那她就只能试试那一招了,出其不意。

  手中长剑一转,剑柄在掌心之中旋转朝着清河而去,就在清河准备将木棍往上一迎时,叶子霜手中的长剑突然一掉,一个旋身错开了清河劈过来的长棍,而掉落的长剑在旋身早已被脚一踢落在了左手中……从清河的腹部横了过去……

  剑已经在碰到清河的衣服上了,但清河好像被人突然往后拽了一下,瞬间避开剑锋,站在了她一米之外……叶子霜突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剑,怎么会???

  不仅仅是叶子霜眼中露出不可置信,坐在台上的雪漓花就差点站了起来,盯着清河身影,低声问道:“断天,刚刚……”

  南断天神色也变得严肃:“不急,再看看……”

  在一边的湛秦跟皇莆瑜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往南厉风那边看了过去,只见他盯着擂台一动不动,生怕错过擂台上的任何一个环节……

  湛秦叹了一口气,还没等他叹完,皇莆瑜就用手臂碰了碰他,眼神示意了一下,湛秦朝着几个家主看了过去,各各都脸上都有些严肃,特别是雪漓花……

  还没等叶子霜反应过来,木棍已经朝着她而来,叶子霜感受到一阵风声,脚尖沾地往后一退,往擂台边缘一借力往上一个空翻,两人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回头,同一时间出手,叶子霜的剑尖直对清河木棍顶端,内力灌注,将木棍一分为二,直直朝着清河而去……

  哐当一声,木棍分为两半掉在地上……

  叶子霜的剑架在了清河的脖子上,而叶子霜脖子上也架着一把剑,只怕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那把木棍之中既然藏着一把剑。

  “叶姑娘刚刚比他快一些吧。这应该算她赢吧。”何河合比谁都激动,问道旁边的独眼,急急证明心中的想法。

  “他赢。”

  何河合听到这话,仿佛是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叶姑娘肯定能赢。”

  独眼哎的一声,还真是他她不分了:“我说的是那个男子。”

  “不可……”能字还没说出口,擂台上仿佛是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

  叶子霜的剑虽然架在了清河的脖子上,但清河手中不知道从那里出来的下巴匕首挡住了叶子霜的剑,清河用匕首将叶子霜的剑从脖子上移开,把手中的剑一收:“承让。”

  叶子霜上下打量了一下清河,哼了一声,:“卑鄙”扔下两个字,气冲冲的下了擂台。

  皇莆瑾本来就因为清河在她前面而上心里不舒服,现在又打赢了叶子霜,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姐妹,她都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还没等叶子霜回到位置上,啪的往桌上一拍,拿起身边的剑,飞身落在了擂台上。皇莆瑜连交待几句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看着擂台上的皇莆瑾叹了一口气……

  湛秦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

  叶子墨看着叶子霜闷闷不乐的模样,拍了拍她肩膀,本想开口问她的剑法是谁指导的,可这节骨眼上也不好问,只能安慰道:“胜负乃兵家常事。别放在心上。”

  叶子霜把淑女剑往桌上一放,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哥,我没事,我就是觉得他太卑鄙了,竟然把剑藏在木棍里,还有他手中的匕首。”

  “兵不厌诈。”

  湛秦转身安慰道:“等下子墨肯定会帮你“报仇”的。”

  叶子霜笑了笑:“你这话要是被小瑾听到了,跟你没完。”

  湛秦笑了笑,将目光投入到了擂台上。

  皇莆瑾带着怨气的声音行礼道:“皇莆瑾,赐教!”

  还没等清河表示,剑就已经出鞘了……

  殷寒轩回来时,就看到叶子霜已经下台了,还微微有些吃惊,以往都会打几场,看到皇莆瑾跟清河的比试时,更吃惊了……

  符文宇也看出来了,也有些吃惊,低声说到:“这不是小乞丐吗?”他要来参加夺宝会,不是正好跟他们顺路吗?干嘛还提前离开?

  殷寒轩微不可闻的摇了摇头,符文宇这才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一个南姝,紧紧的闭上了嘴巴。看向擂台。

  独眼看何河合看的无比认真,走了一个叶子霜,来了一个皇莆瑾,都是他想看的,不认真才怪,独眼往后一靠,用手臂微微碰了碰依旧在睡觉的人,低声到:“他怎么来了?”前面他还没发现是小乞丐,只是在小乞丐避开叶子霜的一剑时,微微有些怀疑,但这场跟皇莆瑾的对打,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

  “……”

  独眼看他毫无反应:“你是不是知道他要来?”看何河合并未注意到他这边,又微微凑近道:“他前面跟叶子霜对打的时候,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既然迅……”

  还没说完,睡觉的人刷的坐了起来,脸上的斗笠落在了手中,银色面具下的那双眼眸并未看向擂台,而是,直接朝着雪漓花那边看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