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夺宝会6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40 2019-11-29 19:06:17

  叶子霜剑法高胜一筹,但要分一半的心思来挡住柳凤的四面八方而来的暗器,而柳凤剑法不敌叶子霜,但功力在她之上,又有暗器相助自然将叶子霜打压的只能防守,不能进攻。

  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何河合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抓住独眼的一只手,问道:“独兄,你说谁会赢呀?我怎么感觉叶姑娘要输了?”

  “叶姑娘赢。”独眼嗑着边果,仿佛是早已看过结局,没有一丝怀疑道。

  “咦……你怎么知道?这局势明明就是叶姑娘一直在防守。”何河合总算是将目光落在了独眼身上,看他一直低头磕边果。压根就没往擂台上看。

  独眼把边果一放,看向擂台抬了抬下巴:“你看,虽然柳凤一直打的叶姑娘毫无还手之力,但这么久了,叶姑娘防守的毫不松懈,而且,叶姑娘从一上来就一直在防守从不进攻,你可知道为什么?”

  独眼这么一说,何河合这么一想,还真是,从上台开始,叶子霜就跟以往的打法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

  独眼好似一个老父亲看到何河合如同烂泥扶不上墙的儿子,深深叹了一口来自老父亲的叹息:“看到那一地的暗器了吗?”

  “我又不瞎,肯定看到了呀。”

  “明白了吗?”

  “啊……”

  就在独眼又要叹息的时候,何河合往大腿上一拍,正要张大嘴巴说话,忽然意识到这事一件不得大声说的秘密,低声到:“我明白,你的意思是……”

  独眼做了一个嘘声,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叶子霜看似只是防守,但每次都会将柳凤出手的暗器给半路截断,其实,她防守的意义就是要将柳凤的暗器都用光,这样,她才能发挥出她的长处,这个办法一定不会是叶子霜想出来的,只怕是……他按了按眼罩,将目光移到了湛秦的身上……

  ******    ******

  “柳凤出手的暗器都会回到她的手中,而且,一个人身上,带暗器的数量一定是有限的,佛柳庄本就以机关暗器出名,剑法靠后,所以,你上台时,先不要急着进攻,你只需要断了她的暗器,这样,她就如同失去了铠甲,剑法对剑法,你虽内力没她深厚,但叶家剑法精妙,以耗为主,消磨柳凤的耐心,自然能胜。”湛秦睿智的笑了笑。

  皇莆瑜对他竖起大拇指:“高招,柳凤没了暗器相助,你以快打慢,她没了暗器,自然会露出破绽。”

  叶子墨很是赞同的点点头:“但提前是你要将她手中的暗器都要打落在擂台之外,让她不能再加以利用,不要急,要稳。”

  *****    *****

  叶子霜接住柳凤一剑,但她左手往腰间摸去时,脸上出现一丝异样,这下轮到叶子霜笑了,脸色尽是得意之色:“柳凤师姐,是不是没暗器了呀。”

  柳凤余光看到暗器全部落在擂台之外,心里顿时明白了:“叶姑娘好计谋。”

  “那里那里,只是,柳凤师姐该下去休息休息了。”

  说完一个下腰,左脚一个抬脚踢起柳凤刺过来的一剑,就在叶子霜拿剑怎么朝着柳凤攻过去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在叶子霜耳边。

  叶家剑法第一式出水芙蓉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刚柔并济。剑气灌注于剑尖,力发剑尖,而你,力于整把剑中,剑气溃散,虽有刚,却无柔。

  剑力突然一散,汇聚与剑尖,与柳凤的剑相对,一股剑气迎面而来,将柳凤直逼着退后三步,柳凤左腿往后一退,正准备正面迎击之时,剑气突然一散,她也丝毫没有怠慢,抓住机会,直击叶子霜……

  力发于手腕,剑气汇于剑炳,似散花时利用手腕之力将剑脱离。

  叶子霜手中剑往手腕上一转,掌心朝着剑柄微微一用力,剑直朝着柳凤而去,柳凤嘴角一笑,不过一个侧身就将叶子霜迎面而来的剑躲开了,柳凤的剑直面叶子霜……

  柳凤能清楚的看到叶子霜嘴角扬起的笑意,心道不好,但为时已晚,叶子霜一个下腰摇曳,从她旁边穿了到了身后,脚尖往身后一滑,伸手握住那把飞离得剑,带柳凤回身时,剑已经在柳凤的脖子上了……

  “看来上次血饮姑娘没白教。”符文宇坐在殷寒轩微微靠后的位置,低声到。

  殷寒轩欣慰的笑了笑,低声到:“只是没想到一个外人比叶家还懂叶家剑法。”

  符文宇赞同的点点头,也许…可能…子墨的猜测是对的吧。

  皇莆瑾哇的一声,啪啪的忍不住鼓掌道:“子霜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不过叶家第一第二式就把柳凤搞定了。”

  湛秦:“看来子……”

  碰的一声,皇莆瑾跟湛秦,皇莆瑜朝着激动过度突然站起来撞倒了桌上茶杯的叶子墨看了过去……

  只见他紧紧的盯着擂台上的叶子霜……脸上说不出是因为太激动而没表情还是因为别的……

  湛秦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叶子霜赢了他们肯定高兴,但毕竟是公共场合,这般露骨的表现出来,被柳家的人看到了,多不好,伸手拉叶子墨坐了下来:“子霜剑法又提升了一个境界,我们也很开心,但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柳家还看着呢。”

  皇莆瑾噗嗤一笑:“叶公子,就算是你妹妹赢了,你不用这般激动吧……”

  皇莆瑜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各各都是宠妹狂魔,也就他还算是理智的一个,哦不,他一直很理智,每次都是因为被逼无奈……

  所有人都以为叶子墨是因为叶子霜赢了有在剑法上有如此大的突破而这般激动,可谁也没有看到他眼眸之中暗藏的波涛汹涌……好似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将叶子霜拉回身边细细问道:“你刚刚的那些是谁指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