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夺宝会4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66 2019-11-28 20:57:30

  皇莆瑾还没说完,就看到皇莆瑜突然朝着擂台那边大喊了一声。

  碰的一声,一只茶杯与一枚暗器撞在了一起,碎了一地。

  柳凤收起手中的剑,湛灿确是惊魂未定,

  在最后一招时,他为了挡住柳凤的攻击,没有看到柳凤在出剑时,一枚暗器已经从他旁边绕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时,暗器已经朝着他……致命的地方……若不是那只茶杯……

  湛灿动了动喉结,对着刚刚出手相救的柳琴微微一礼:“多谢柳庄主出手相救。”

  柳琴冷冷的看向柳凤:“湛公子无须多礼,本就是柳凤违反规定在先。”

  柳凤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误,她以为,他能发现的,看来,是她高看了:“弟子知错。”

  湛炎哈哈一笑:“柳庄主不必如此,都是湛灿不自量力,柳凤姑娘想必以为这么明显的暗器他一定能躲开的……”

  柳琴:“多谢湛谷主不计较。”

  “柳庄主客气了。”

  南断天端起酒杯,刚刚就算柳琴不出手,湛炎不出手,他也一定会出手,年轻人比赛,难免会有沉不住气的时候,在关键时刻,自然要出手相救,不能让其出人命:“来来,喝酒,都是小事,柳庄主不必这么苛刻。”

  殷寒轩隐隐有些担忧小乞丐了,小乞丐若是跟她比,若是硬碰硬肯定不会是对手,但,若想取胜,只怕……

  下面坐着那么多人,以小乞丐的身份,定然不是坐在左边,可右边黑压压的一群,原本还只是在寻找血饮身影的殷寒轩,突然开始寻找小乞丐的身影了,那么多陌生的面孔,哪一张才是小乞丐的呢?

  但他相信,只要小乞丐上台,他就一定可以认出来。

  “寒轩,在想什么?”坐在殷寒轩旁边的南厉风突然说到。

  “没什么。”殷寒轩莞尔。

  “都叫了你几声了,还说没想什么。”

  殷寒轩笑了笑:“只是在想你昨天说的话,为什么这么想要云痕伞?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你这么想要一件东西。”

  南厉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寒轩,我……”

  “那还用说,肯定是送给我呀,师兄每次夺宝会上赢得东西只要我想要,都是给我。”坐在南厉风身后的南姝突然说到:“师兄你说是不是?”说完看向南厉风。

  殷寒轩看到南厉风脸上并不自在的笑意,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笑了笑:“南姝,你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多谢殷王爷关心,已经好了。对了,殷王爷,那天,是我认错了人,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为了这件事,她师哥可是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挨板子她不怕,她就怕南厉风不理她,而且,南厉风已经告诉她,那个丫鬟压根就没有武功。

  “寒轩倒是不会放在心上,你倒是要长点记性,要是真遇上血饮,就你这功夫,还不够她出刀的。”殷寒轩还没回,南厉风便转头教训了起来。

  殷寒轩无声一笑,回眸时突然看到一顶熟悉的斗笠,可细细往人群之中看去时,又看不到了,该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哥,等这场比完,要是还是这个柳凤胜,我就要上了。”坐在一边一直全神贯注看比赛的叶子霜突然说到。

  以往叶子霜都是坐在殷寒轩的旁边,但这次,也不知道是谁的安排,她被安排坐在了左边,而殷寒轩坐在了右边,两人之间隔的几排人……而右边只坐着南厉风,殷寒轩,南姝还有柳苏柔四人,她也不好跟南姝或者南厉风换位置。柳苏柔跟她们又不太熟,而且,看柳苏柔的样子,就是一副很满意座位安排……

  所以她想早早上场,要是输了,可以去南姝那边坐坐了,正好跟寒轩哥哥聊聊天,特别是这种没有血饮在的场合,虽然她也不知道血饮身藏在了何处。

  要是赢了,也能让殷寒轩的目光放在她身上。她相信,要是她上台,殷寒轩肯定会看。

  往那边看去,看到他们三人低头交耳不知道再说什么,一脸的羡慕。

  叶子墨自然知道叶子霜心里的小思,:“那你是想赢还是不想赢?赛场上,可不能分心。”

  叶子霜这倒没有想太久:“当然是想赢了。”

  “想赢的话,就好好看看柳凤的剑法。你若是跟她比,剑法肯定在她之上,但你要随时提防的是她的暗器……”叶子墨细细说了起来,叶子霜也认真听了起来,柳凤的前面几场比赛她都要在观察,想要赢,就必须要让她无法使出暗器……

  皇莆瑾就坐在叶子霜旁边,叶子墨坐在叶子霜的前面,听到叶子墨在细细指导,也认真听到起来,等叶子墨说完,叶子霜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只要我不让她使出暗器不就可以了?”

  皇莆瑾趴在桌上,觉得叶子霜说的不足无道理,侧头看着叶子霜:“子霜,要是你赢了,下一个我上,我们在一较高下,要是你输了,我就上去替你报仇……”

  叶子霜一笑,一手支撑着脑袋看着皇莆瑾:“这位皇莆瑾小姐,那你这是想我赢呢?还是想我输呢?”

  “那肯定是想你赢呀,比赛之前不就说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湛秦听到笑了笑,在这位大小姐心目中,还真是如此,恍然还记得去年比赛,两人就想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打的不可开交,也算是十分精彩了,虽然最后以一招之差输给了叶子霜,还扬言来年一定要赢她,两人一下台,又是好朋友,为了完成皇莆瑾心中的愿望,湛秦插嘴道:“若是如此,那你就是以快打快,而柳凤这么多场下来,没有一点疲惫感,可见内力只怕在你之上……”

  叶子霜虚心请教道:“湛公子可是有什么妙招?”

  湛秦珉唇一笑:“有一计,就看你能不能做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