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九十章 夺宝会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54 2019-11-27 09:24:18

  又是一个日日相同不为人知的深夜的过去,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璀璨的晨曦的到来,伴随着清晨第一缕光,打开了夺宝会的第一幕。

  露水还未收上去,哈城已然从梦中苏醒并且热闹非凡,街道上早已是人满为患的江湖人士,拥挤在那条直且长且宽通往琉璃台的大街上,但大家都是停滞不前,仰首张望着那座在云层围绕的神殿。

  琉璃台上亦是热热闹闹的,但庄重且庄严,在夺宝会之前,需要祭拜天地,这是夺宝会以来一直延续的一个仪式,以南断天为首,身后是四大世家,对着东方一缕破云而出的血红,各各人手一株香。

  “惩恶扬善,锄强扶弱,匡扶正义,浩气长存。”南断天对着那祭坛大声喊到,一落音,身后的人便各各都开口喊道,一声声,洪亮又带有穿透力,一声声,回荡在山体之间,琉璃台上,哈城上空之中。

  一拜三叩,三拜九叩。

  随着南段天跟雪漓花第一柱香插入那偌大的刻着南家身份象征的鼎上,空荡荡的鼎中顿时袅袅生烟,让祭坛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听到那一声声回响在哈城上空的正义之言,街上涌动的人群如同被魔怔了似的,热血沸腾,各各张口说了一遍,唯有一个人,发出了一声讥讽,但无人听见。

  一声铜锣声响起,震耳欲聋,人群涌动,朝着那高高在上的琉璃台缓缓前行,一上白玉台台阶之上,便觉得宽敞不少,台阶两端每隔几个台阶便会有一位南家弟子把守。

  一是为了方便维护次序,二是防止有人好奇从台阶上掉下去,有些人第一来难免有些激动,但还没到台阶边缘,都会被南家弟子拦住,有些则淡定不少,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来。

  到了琉璃台人群便被分割成了两部分,凡事四大世家弟子的通通落坐于左边,江湖其他人士落坐于右边,这也是为了更好方便分辨。

  琉璃台够大,一时容纳几百人根本不成问题,中间早已架起一个擂台,南断天等人坐在琉璃台最前面,离擂台有些距离,但又能看清擂台上的一切。

  祭坛旁边架着一把伞,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把普通在普通不过的伞,但人人都知道,这是这次夺宝会的奖品,一把能攻能守能防的好兵器,祭坛附近把守着四个人,严肃的脸上写着请勿靠近四个大字,旁边不远处架着一个超大的铜锣,旁边杵着随时准备敲响铜锣的人。

  人群的目光大多数都聚集在了这把伞上,低头交耳,小声议论,也有不少人将目光放在了琉璃台上面的五大世家,猜测着今年的夺宝之人,议论纷纷。

  南断天站了起来,两手在空中一抬:“请大家安静一下。”一声在内力的作用下,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七嘴八舌的声音总算是消失了。

  一个戴着半张银色面具的男子打扮掏了掏耳朵,全身都散发出一种,总算是安静的气息,略显得有些不耐烦,坐在他旁边的男子带着一只眼罩,眼罩之下能看到一条从里面透出的刀疤,似乎是感受到了旁边同伴的不耐烦,低声到:“你这到底是对环境不满意,还是对……”说着往南断天的位置抬了抬下巴。

  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仰头看了看天:“对今天的太阳不满,太热。”

  带眼罩的男子抬头看着不过才露出全脸的太阳:“太阳还没晒过来呢。”

  “就想快点!太啰嗦。”

  眼罩男子轻笑了一声:“你该不会打算第一个上吧”

  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拿起背在身后的斗笠带了起来,往后一靠,这南家还算靠谱,选这种带有靠背的凳子,他们故意选了最后一排但又是最中心的位置:“不,我要睡会。等那边的人上了,叫我一声。”

  “好。”

  南断天稍微等了一会,才开口到:“这次夺宝会的奖品想必在坐的已经都知道了,就是祭坛上放着的云痕伞,这是当年的云苍大师最得意的作品,此伞能攻能守能防,一共三十六道机关,而夺宝会的规则很简单,那就是能者居之,但,点到即止。夺宝会的意义是对于武学的一种切磋,而奖品只是作为一种鼓励,所以,我还是那句老话,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啪啪啪热烈的掌声也不知道是从谁开始响起的……

  眼罩男子看着把斗笠遮住脸的人微微动了动,嘴角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估计又不耐烦了吧。

  南断天示意让大家安静:“让各位久等了,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我宣布,夺宝会现在开始!”说完对着铜锣那边抬了抬手。

  一声铜锣响,一声接一声,共三声,一声洪亮的声音喊到:“夺宝会大会现在开始,有请第一位夺宝者登台。”

  夺宝会都在于自愿,人群稍微骚动了起来,谁也不想第一个上台,能者居之,这话细细想来,挺大的。能者,这个“能”得多“能”。

  没有规则,就等于是车轮战。

  一个人要“能”到打败所有的挑战者。

  “我来。”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一个人从左边人群之中脱颖而出,在空中几个翻身稳稳落在了擂台上,对着南断天那边君子一礼:“在下叶远,叶家弟子。”说完侧立于一边:“不知那位江湖人士愿意切磋一二。”

  “我。”一个娇柔的女声,一道翠色的身影从右边而出,在空中虚跨几步,落在了叶远的对面,女子一手卷动这自己落在肩膀上一撮头发,一手拿着一条长鞭,看起来并不大,打量了一下叶远,扯出一个甜美可爱的笑意:“在下翠翠,请多指教。”

  双方行礼,这是规矩。

  一条长鞭,一把长剑,打响了夺宝会的第一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