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八十八章 谁发明的?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38 2019-11-26 09:45:34

  未婚先孕,可是关乎一个女孩名节的事,就算他喜欢血饮,在没成亲之前,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更何况,血饮对他还是有些抵触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从不能吃冰,不能喝酒就直接联想到怀孕去了,这想象力是不是也太丰富了?开口解释道:“不是,大家误会了。”

  皇莆瑜惊讶的原因就是觉得他们两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我也说了,怎么可能嘛,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刚刚殷王爷不是说了,血饮姑娘是他的人了,误会什么?”皇莆瑾辩解道。

  殷寒轩:“不是……”

  叶子霜听到那句“因为你是我的人”,瞬间如同泡在了醋坛子里,但她知道,自己必须忍耐,因为以后,还会有很多需要忍耐的事,心里想着要忍耐,一开口又忍不住了:“不是你的人?”

  “是我的人,但她没有怀孕……”殷寒轩说完又觉得这解释的不够准备,这样大家会以为他跟她没有夫妻之名,但有夫妻之实,:“也不是,我的意思是,她是我的人,但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是我的人’”。

  “那是什么人?”好奇宝宝皇莆瑾觉得这已经超过自己智商的理解范围了。

  殷寒轩看着众人一脸茫然……好似,越解释越混乱了,不由把目光投向扶额的血饮:“血饮姑娘,要不你来解释一下?”

  血饮冷冷的剜了一眼殷寒轩:“我是天香阁的人,并不是他的人。”

  “怎么不是?”

  “……”血饮深叹了一口气,越过殷寒轩直接走了出去,本来一句话就可以解释清楚的东西,殷寒轩偏偏要把话题往死里带,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血饮姑娘,我觉得我们……”殷寒轩跟着血饮走了出去,后面的话几个人也就没听到了。

  “什么意思?”皇莆瑜问向在坐的各位。

  南厉风喝了一口茶压压惊:“谁跟你说血饮姑娘怀孕的?寒轩为人你们还不清楚?”

  皇莆瑜将手指头指向皇莆瑾,皇莆瑾指向叶子霜,叶子霜只能将今天自己看到的跟大家说了一遍。

  湛秦思索道:“那也不能凭借几个孕妇吃的菜就怀疑是怀孕,说不定是殷王爷看到血饮姑娘太过清瘦,给她补补身子,也无不可能。”

  叶子霜歪着脑袋问道:“那为什么不能吃冰?又不能喝酒?还说什么特殊情况?”

  皇莆瑾突然灵光一闪:“我知道了!”

  大家纷纷朝她看了过来,皇莆瑾在叶子霜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叶子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怎么没想到。”

  皇莆瑜唉唉了两声:“有什么就说出来,这会说秘密不好吧。”

  符文宇大概猜到皇莆瑾的想法了,清了清嗓子,开口到:“血饮姑娘在京城时,曾受了内伤,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养伤,王爷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便想着从饮食上下手,而王爷说的‘是我的人’”符文宇不自在似的清了清嗓子:“说的是血饮姑娘虽然是保护他,但对于王爷来说也算是殷王府的人。”

  “京城,受伤?什么时候的事?”南厉风问道。

  符文宇看到众人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又成功的转移了视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不是说恋爱中的女子智商为零吗?他怎么感觉,恋爱中的男子智商为负呢?便将他们离开后的一些事,七七八八的说了一遍。

  “血……”殷寒轩跟着血饮出了门,不过刚喊了一个字,看到楼下的一干江湖人士,把剩下的话拉入了喉咙里,加快了脚步追上要出酒楼的血饮。

  他怕一眨眼的功夫,血饮又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这就是普通人跟杀手之间最大的区别了,就算他练了无影,跟血饮比起来,依旧不是一个等级的。

  生怕错过那一抹青衣,殷寒轩的视线一直都紧紧跟随着,差点不小心撞翻了一辆板车,殷寒轩道了歉,一抬眸,那抹青衣不见了,他紧张的往人群里观望着,在那买碎冰的小摊位上正杵着血饮的身影,心里好似被卸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为什么这么怕找不到她么?她一定会在他身边,只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罢了……不由低头自嘲的笑了笑。

  在此抬眸时,正好与血饮看过来的目光相撞,殷寒轩只看到血饮一看到他,立马拿过老板还只是放了一种水果的碎冰低头快速吃了起来,就像一个被偷吃糖的小孩被父母发现了,连忙把“罪魁祸首”扔进嘴里。

  殷寒轩看到这一幕,不由哑然失笑,他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真的会“情人眼里出西施”,但现在的血饮在他眼里可爱极了,即使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可,那又怎样呢……

  殷寒轩走过去时,血饮早已将手中的碎冰喝的干净,似乎是在挑衅,对着殷寒轩扬了扬手中的四文钱,扔在了桌上,双手一背,慢悠悠的晃荡在大街上……

  殷寒轩既而看着那抹青衣,笑了,眼里,嘴角,都是藏不住的温暖,满满的,似要溢出来了……

  一碗苹果,石榴,橘子三种口味三而合一的水果碎冰猝然出现的血饮眼前,血饮眉头一挑,缓缓转过脑袋看向递过来水果碎冰的殷寒轩,带着警惕性……刚刚可是作死都不让她吃……

  “不要?”

  “要。”她刚刚可是吃的一点都不尽兴。不要白不要,余光看到殷寒轩右手还拿着一串糖葫芦,显然并不打算自己吃。

  “也不知道哈城这碎冰是谁发明的,你这么喜欢吃,到时候让淮城的厨子学学,好做给你吃。”殷寒轩就这么自然而然的随意一说。待回头时,却看到血饮在他身后站住了脚步。

  “怎么了?”殷寒轩笑道,看着血饮盯着他一动不动的,伸手往自己脸上擦了擦:“我脸上有东西吗?”

  血饮喉结一动,低头吃了一口碎冰,垂眸掩下了眼中的落寞,声音微微有些沉闷:“听说,是一位傻的父亲为了给怕热的女儿而发明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