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希望你活下去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21 2019-11-22 17:50:56

  问题一出口,殷寒轩自己愣住了,他本来想问,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可一出口,脑海中幻想的确是他死在血饮手中,她会有什么反应,像她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别说哭了,连一点涟漪都不会有吧。

  也许是这段时间,殷寒轩总会突然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她早已习惯,也许是,那天要不是鬼魅没出现而给他留下心里后患,所以,对于殷寒轩问出这种幼稚的问题,血饮倒是没觉得吃惊,只是……哭?眼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灭绝于眼眶之中的?她忘了。

  她只知道,她的泪腺在很早很早以前便是是干枯的。至此便不会有泪。

  “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只要我在,你就不会有事。”血饮那依旧冰冷的声音响起在殷寒轩耳畔,可,心底又突然为这后半句而无限加温,他突然有股冲动,想要深深的吻住那双发出冷漠声音的嘴唇,冒着被她打一顿的冲动。

  身体付出的行动比大脑更快,只是在离血饮还有一个拳头的位置时,脖子上突然微微有些发凉,他知道,是那把血饮刀,那天他仔细见过这把刀,不长,也就是一把匕首的长度,却又比匕首还轻薄的弯刀,刀炳上雕刻着一片枫叶,枫叶之下的刀身刻着一朵雪花,雪花身下是一条直达到刀尾的鸿沟,隐隐泛着红光。很漂亮,相对来说,这把弯刀不应该用来杀人,而是用来当艺术品。

  这把弯刀随便被一把普通的刀一砍就要一分为二,但,若是在她手中,无人能砍断这把刀吧。

  血魅告诉他,这把刀是血饮自己画的,又找人特别打造的,他是第一个除了天香阁以外的人真正看到这把刀真实面貌的人。

  他只是笑了笑,不知道是荣幸还是荣幸。

  血魅还告诉他,这把刀只所以叫血饮刀,并非取自血饮的名字,而是这把弯刀真的会饮血。殷寒轩为此还特意试了试,往自己手上一抹,可压根就没红。

  一时觉得自己幼稚非常,怎么可能会有会吸血的刀嘛,要是有,那就是一把魔刀了,也没好意思让他发现自己真在试。

  血饮冷清眸子看着殷寒轩:“我说的护你,是三年内。但在其中,你要是在做出出格的举动,也不代表,我不会死你。”

  殷寒轩没往后退,也没在往上,就这样保持的这个半倾的姿势。血饮提到三年,他才想起,他体内的血魔花只是被压制,而并非被解了:“若,三年后,我死了呢?”

  “人,都会死的。”血饮不带感情的说出这句话,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命定的事实,可让人听来,总觉得有些残酷,可殷寒轩知道,血饮误会他说的话了。

  殷寒轩坐落到位置上,却一手支撑着脑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不过两天没见,总觉得很久很久不曾见到:“身体如何了?”

  “无碍,”血饮将最后一个糕点放在嘴里,拍了拍手:“殷寒轩,我有事跟你说。”

  “说。”殷寒轩拿出手帕递给血饮。

  “后天就是夺宝会了,我有点事,需要离开几天,你……”

  “什么事?去哪?离开几天?我跟你一起。”血饮还没说完,殷寒轩就急急问道。

  血饮看他着着急模样,讥讽道:“放心吧,就算我不在,我也会让人保护你安全的。”

  “我……”

  殷寒轩还没说完,血饮刷的起身,飞身将放在房梁上的斗笠拿了下来:“我有事,出去一下。”说完打开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殷寒轩跑到窗户旁边的时,人已经看不到了,只有屋檐低落的雨声,一滴一滴的落了不停,他又不能大声呼叫,又追不上她的速度,气恼往窗沿上一拍,她怎么总是误会他的意思!!

  血饮是听到了一声笛声,鬼魅冒险在南家吹箫,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急,血饮赶到哈城青楼附近时,看到鬼魅悠闲的站在一边,还好没引起南家的注意。他很喜欢把约定的地点放在青楼,他说,青楼人多眼杂,不会特别引起注意。

  血饮对此,不予评论,因为,每次鬼魅站在旁边,总能引起站在门口的青楼女子回眸无数。

  “来的挺快。”鬼魅对着血饮一笑。手中撑着一把青色雨伞,把伞往血饮头上一移,将她脑袋上的斗笠取了下来。

  血饮一把拿过斗笠,系在脖子上,:“什么事?”

  雨水打在伞上,两人朝着空荡荡的街道一路走去,步调一致的踩在那青石小路上,渐湿了鞋子跟衣服,可两人却什么也没觉得似的,就这样撑着伞,好似没有目标一样一路走着。

  “在不说,我走了。”

  鬼魅哎了一声:“真是不懂浪漫,要是别的女子,巴不得陪我走一晚。”

  血饮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带有警告的味道。

  “是关于风月的事。”

  鬼魅这么一说,血饮就大概猜到了,若只是风月的仇人盯住了她,鬼魅不会如此,会如此,那就只有一个情况,她也跟黄泉一样,想要提前报仇。

  血饮想起在京城,风月突然说要团圆,难不成说的就是这个,鬼魅让她出来,必定是想帮她吧,只是……:“你想如何?”

  “我也是刚知道消息不久,她想在夺宝会后动手,时间上,会跟黄泉有冲突,我想让你劝她,风月会听你说的。”鬼魅看血饮中的困惑,解释道:“不为别的,我只是不想我们四个人有谁被替代。”

  血饮疲惫的冷笑道:“鬼魅,总会散的,我们……”

  “我知道,我只是……”

  “真不知道你这种人如何活在天香阁的。”血饮自然知道鬼魅的欲言又止,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茫茫人海,人相遇,相识,相知,最终又别离,这是命定的。

  鬼魅一笑:“杀手也是人好嘛?我们只是在人生道路上,比别人多了一份不幸,又恰巧让别人多了一份不幸。”

  鬼魅带血饮来到明阳街,街道对面就是风月住的客栈了,这次,谁也没有任务,可,都带着自有的任务,血饮将斗笠重新带了起来,雨劈哩叭啦的打在斗笠上,顿时把雨声扩大了不少。

  “血饮。”鬼魅叫住了正要离开的血饮。

  两人之间隔着两个人的位置,血饮回头看他,在等他后面的话,看鬼魅迟迟未开口,转身离开。

  “相对于别人来说,我更想要的是你活下去。”

  在她转身时,她听到鬼魅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仿佛只是说给他自己听的,被打在斗笠上的雨声吵的有些听不清楚,可一字一句如同屏蔽了所有的杂吵还是传入了她的耳中。

  血饮把斗笠往下拉了拉,如同没有听见似的,头也不回的往客栈去了。

  在她看来,鬼魅这话说错了,相对于她来说,别人都能活下去,

  可她,一定活不下去。

  她深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