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八十章 若我死了你会哭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21 2019-11-22 07:18:55

  血饮睁开眼睛,映入眼眸的就是鬼魅那张难得没有变成女人模样的脸,但她还是立马又闭上了眼睛:“远点!”

  鬼魅轻哼了,将前倾的身子拉回到了床边的小凳子上:“有点良心行不?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血饮记得她跟殷寒轩是在大街上,只是后来……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像是自己被人强行拉进了自己的心魔,她从床上支撑做起来靠着床边:“殷寒轩呢?”

  “回去了。挺担心你的,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他给说回去的。”鬼魅吧嗒的抱怨道。

  血饮轻轻嗯了一声,运行了一下真气,内力全恢复了,在成为殷寒轩丫鬟身份之前,她找鬼魅要了化功散,只要服下解药两个时辰之内,内力便能恢复,看样子是鬼魅给她吃了解药了,而这个身份已经不能在用了,血饮看着外面暗沉的天:“我睡了多久?”

  “两天两夜。”鬼魅将旁边熬好的药提给血饮。

  血饮微微皱眉,不知道是因为要吃药,还是惊讶自己既然睡了这么久,而梦中,一片空白,难得放空,她接过药,一饮而尽,没有在问什么。

  “不好奇?”鬼魅接过她手中的碗,看她并未在有讯问的意思,开口问道。

  “好奇什么?”说完歇开被子就要下床。但被鬼魅一手制止了。

  血饮冷眸看了他一眼,鬼魅将手收了回来,看了一眼面色憔悴的血饮,吞下要说的话,改口道:“要不是我及时出现,殷寒轩就死在你刀下了,怎么回事?”

  血饮口里苦的不行,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润了润嗓子:“可能是无情决。”唯一能解释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对了,后天就是夺宝会了,你打算如何?”

  血饮从茶杯中看着自己早已撕下人皮面具的脸,人皮一旦被撕下就不能用了,丫鬟那个身份也不能用了,想必,这两天,殷寒轩应该把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只是用这张脸,诸多不便,不过,血饮邪邪一笑:“我自有打算,这次,算我欠你的。”

  鬼魅看着瞬间消失在屋里的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淹没下了眼中的担忧。

  躲过南家暗硝对血饮来说并不难,又加上此时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暗硝只觉得一阵冷风刮过,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又是滴答滴答的下雨声。

  “谁?”符文宇站在外面,低声喊到。

  “我。”血饮将斗笠取了下来,直接挂在脖子,雨水沿着斗笠边缘滴答滴答落在了走廊上。

  符文宇看了看四周,血饮身藏在黑暗之中,要不是她有意露出气息,他是发现不了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血饮一进哈城变换了个身份,毕竟叶家,南厉风,皇莆瑜,皇莆瑾,湛秦都见过,没必要再去遮掩身份:“血饮姑娘,王爷跟南公子正在里面喝茶,要不要我去通报一声?”

  “不用。”

  “可…王爷说,要是你来了就……”

  符文宇还没说完,门从里面打开了,南厉风走了出来,殷寒轩紧跟其后,看来是殷寒轩送南厉风出门,两个倒也没怎么客套,符文宇把放在旁边的红伞递给南厉风,南厉风一把拿起伞正要打开,手中的动作突然一停,好似是忘了有什么东西没带,最后又像是想不起来一样,利落的打开红伞,头也不回的往出了庭院。

  殷寒轩刚转身,耳鬓的几缕发丝微微被一阵轻风吹起,殷寒轩嘴边闪过一丝深深的笑意:“去拿着吃的。”对着旁边的符文宇吩咐道。

  “是。”

  殷寒轩把门一关,慢条斯理的往位置上一做,又重新开始煮上一壶茶,刚煮上,符文宇就把端了一些吃的进来,一看就知道是早就备好的,房间并无人。但他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悄悄退了出去。

  殷寒轩把煮好的茶往倒了一杯,放在对面的位置上:“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声音从殷寒轩的从顶传来,接着,一滴水就落在了殷寒轩的额头上。

  殷寒轩两指一抹,一滴清水,抬眸往上一看,在第二滴水下来时,往旁边的位置坐了过来,不过抬头的功夫,血饮已经坐在他刚刚放茶杯的位置上了:“我还以为是你看到这些美食流口水了,原来是斗笠上的雨水。”

  “放在上面容易干。”血饮淡淡说了一句。

  “血饮姑娘,莫不是对我有何不满?不然,这么多房梁,偏偏要放在我头顶这根?”

  血饮拿起一块糕点扔入口中:“是我放斗笠在先,殷王爷入座在后。”

  “蛮不讲理。”

  血饮冷笑了一声,这世间可有讲理的地方?

  “怎么处理的?”

  殷寒轩动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送回淮城。”他自然知道血饮指的是什么,但他还是不知道血饮为何会出现那种情况,要不是血魅及时出现,他就真的死了:“我能问个问题吗?”

  “嗯。”果然不出她所料,还真是用了送回淮城的理由,不过,她相信,殷寒轩没做好的地方,鬼魅会善后的。

  “若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哭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