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七十八章 都睡过了,还不熟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325 2019-11-21 07:07:29

  殷寒轩拿起手往血饮面前晃了晃,感觉她吃了一碗五色花糕,好像喝三十坛糯米酒似的,她几乎没有这么低沉的说过这种话,唯独那次。

  血饮抬眸瞪着他,殷寒轩却眉眼一弯,仿佛透过那种人皮面具看到她真实面目,一手支撑着脑袋,开口到:“嗯,就像我喜欢你,也没有道理。”

  血饮啧的一声,勺子与碗发出一声脆响,看着殷寒轩依旧笑如春风的脸,现在都不脸红了,这人之间变化也太快了:“就像某些人,开始不明原因不要脸一样。”

  殷寒轩咧嘴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因为太熟了。”

  “谁跟你熟了!!”血饮很是嫌弃的往后一靠。

  “都睡过了,能不熟吗?”殷寒轩凑近压着嗓子道。

  血饮真想把桌上还没吃完的五色花糕往他脸上盖过去,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跟她玩这个?比谁脸皮厚是嘛?她冷冷将殷寒轩从上打量到下,一张脸无懈可击,一米八的身高分割出最好的黄金比例,以前还可以说是这病怏怏的模样,现在是……无可挑剔。

  “但,我,对你,真的,没有,兴趣!!”反正昧着良心说的话,昧着良心做的事,她也没少干过,很是一副嫌弃的模样,眼中还流露出一种鄙夷。

  殷寒轩低头一笑,好似看穿了血饮的心思,坐直身子:“吃饱没?”

  血饮摇摇头,确实没吃饱,拿起碗将剩余的一口喝了。

  殷寒轩宠溺的笑了笑,抬手想要摸了摸她的脑袋,但血饮反射性的往旁边一偏,警惕的看着他的手,殷寒轩指了指她的头发:“有东西。”

  血饮往头发上弄了弄:“我自己来。”

  “你这样把它搞到头发里面去了。”抬手往血饮头发上一弄又立马伸手往她脑袋上揉了揉,起身就跑。

  “殷寒轩!!!!”血饮气急败坏的朝着不远处坏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的殷寒轩喊到。头发上压根头就没东西!!!

  那笑在阳光下变得流光溢彩,恍若穿梭了时光和岁月,耳边只有那欢声的笑语以及那句:“来追我呀!来追我呀!”略带调皮的的嗓音。

  可,不知道是不是那阳光刺的晃眼,还是别的原因,那原本充满着单纯无害的笑容顿时变成了一种阴森森的鬼笑,那原本小孩之间戏谑的话语变成一声声凄惨的叫喊声。

  一声接着一声,先是从殷寒轩嘴里说出来,又从四周每个人的口里喊出来,那原本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顿时变成了一张张她见过的,她熟悉的面容,身体开始出现无数的伤口,鲜血直流,又在她面前,一一倒在了血泊里。

  那原本明媚晴朗的天,此时也突然变得乌云密布,开始密密麻麻下起雨来,不,不是雨,是血,是鲜红的血,是人体温热的血,刚刚还是一场人间欢乐市井图,突然成了一场人间炼狱。

  殷寒轩看着血饮呆呆的站在那里,前面看着他还气势汹汹的,可很快,就明显感觉到了血饮的不对劲,一双眼睛突然慌张的看着四周,就连身影都有些快站记不住了。

  他连忙跑了过去,连声叫了几声她的名字,可眼前的人,眼神涣散,看着他又不像是在看着她,仿佛透过他看到了别的东西,显然,血饮正在极力的压制着什么,一双手又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殷寒轩慌了,他不知道她这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叫都没有反应,仿佛她又置身在了另一个世界里,听不到这边的任何声音。一双眼睛渐渐从白瞳变成了红瞳。

  这种情况殷寒轩见过二次,但每一次都是从梦中惊醒,不过那双红瞳很快就褪去了,而这次……殷寒轩不由往后退了一步,即使他知道现在的她内力全无,但周身的杀气变得诡异,那把刀在阳光下折射出一条漂亮的刀光,不过一瞬,那把冰冷的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