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是所有事,都有答案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19 2019-11-20 19:14:35

  南断天:“那就有劳柳庄主了。”

  柳琴对着南断天微微一礼,让人把血饮,南姝,奴婢带了下去,谁也不知道柳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不到一柱香时间,三个人便回来了,柳琴手中多了几张纸。

  办法很简单,将三个人独立分开,分别问下当时场景,对话内容分别写在纸上,在提问之时,让一人放在手腕上把脉,看看再回答问题时,是不是心慌意乱。

  柳琴将三张纸分别递给南断天,殷寒轩等人,纸上内容长度不一,有一张几乎只有一句话,其余的都是空白,待到大家都看的差不多了,柳琴开口到:“这是她们三人分别诉说的当时的情况,很明显,三人说的都有差异。虽说南珠小姐跟南家奴婢,她们说的内容差不多,但彼此之间的对话是不同的,按理说,她们之间应该说的内容也是相同的才对。”

  柳琴这话一说完,刚刚的那个奴婢不急不缓道:“柳庄主,这说话的内容有出路也是很正常的,也许是奴婢一时记错了。”

  柳琴那不苟言笑的脸嘴角微微扬起:“盟主,我曾问过她们几个问题,其实,心脉最平稳两个人是殷王爷的丫鬟,跟这位婢女,南姝小姐在回答问题时,明显有些慌乱,若盟主不信,此事可以问问老翁。”

  在柳琴带人出去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柳苏柔悄悄的带着老翁走了,若不是柳琴这么一说,大家还没发现老翁不在了。

  老翁从门外进来,对着南姝瞪了一眼,南姝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她先是按着奴婢在大厅说的话,胡编乱造,但愿,她写的跟奴婢写的差不多。可没多久,柳琴就问开始问问题,老翁就在一边给她把脉,说她在说谎,说她的内容跟奴婢的不一样,说奴婢都已经老实交待了,每一个问题,都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老翁:“盟主,想必在场的人,都知道,一个人要是说谎,她的眼睛会无意识的往右上方看,心跳也会有些不平稳,所以,说谎的人是……”

  “好了,我觉得,这就是一场小小的闹剧罢了,没必要让这样的小事搞得大家都不开心对不对,老翁,这样,你把的药房损坏的东西写个单子给我,保证还你一模一样的。”在一边的皇莆易开口说到。

  “我觉得易兄说的对,盟主,不如就这样算了,来来来,我们继续喝酒。”湛炎也起身帮称道。

  大家在看纸条时,就已经知道真相了,只是,南断天作为一家之主,自然不好偏袒自己女儿,雪漓花更是,至于殷寒轩,他心里很清楚,南姝压根就是觉得此人是血饮,有心要杀她,若不是她跑的快,只怕……他说过,不能让别人欺负她,而且血饮给他的感觉好像是,她也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果不其然,湛炎这话刚落音,大家都听到殷寒轩身边的丫鬟发出一声冷笑:“都说这江湖的世家,各各都是明事理辨黑白,在我看来,也跟那些贪官污吏没什么区别嘛,不过是打着正义的旗子,暗地里也是做着徇私舞弊见不得人的勾当!”

  “放肆!!我堂堂南家,岂能是你一个小小的丫鬟说三道四的!!”雪漓花温怒道,“要不是看在殷王爷的面子上,你以为你是谁?敢在这里撒野!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殷寒轩还没开口,血饮就笑嘻嘻道:“盟主夫人,您看您这话说的,我虽没读过什么书,但我也知道两句话,这第一,天子脚下,莫非王土,您跟我,都不过是庶民,这第二,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真不知道,您口中说的这种地方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看殷王爷面子,看的是几分面子。”

  “你!!!”

  “我只知道,南家作为江湖武林盟主,自然要以身作则,而不是有意偏袒!!若是如此,南家凭什么统领江湖?又如何做到这快牌匾上浩气长存这四个大字,您说,是不是?盟主?”血饮直接无视雪漓花的愤怒看向南断天。

  只是在南断天回眸时,她有垂下了眼眸,退到殷寒轩身后,不看向任何人,身上那种突然出现的锋芒又突然消失了,毕恭毕敬的如同一个普通在普通不过的丫鬟:“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盟主海涵,看在我家王爷的面子上。”

  殷寒轩上前一步:“盟主,盟主夫人,我家丫鬟说话口无遮拦,有时候对我说话也是这样,南姝妹妹还小,也许是把我家丫鬟认错了,这才会有此误会。还望两位不要放在心上,回去,我定会好好管教,那我就先行告退了。”说完,也不等南断天说什么,拉着血饮就走了,貌似还有些生气。

  叶子霜本来是要跟着去的,就叶长芳给拉住了。

  殷寒轩直接把血饮带出了南家,两人走在哈城的街头,显得十分悠闲自在,血饮坐在旁边的一个小摊面前,吃着哈城特有的五色花糕:“王爷这教训的方式很特别呀。”

  “我都知道。”

  “啊?”这四个字把血饮说懵了。

  殷寒轩指了指她的受伤的手:“只是我不明白。”按血饮的性格,她既然在南家隐姓埋名,又将内力给封锁了,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那就是不想节外生枝才对,可现在却如此?那次在冰城,在圣湖,还有这次,好像每次面对南家人,总能感觉出她身上突然出现一种戾气。

  “殷寒轩,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弄明白的。”血饮看着自己的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心里。

  这世上很多事,也许就是没有原因,没有理由,没有逻辑。

  就像,有些人一出生就不用担心吃穿用度,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而有些人,天天都要为温饱而四处奔走,有些人,天天为活着而日夜挣扎。

  很多人都会问为什么,可就是没有为什么。

  不是所有事,都会有答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