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半演半真?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678 2019-11-20 07:57:39

  血饮看着那剑放大在自己的瞳孔里,如同吓傻了一样,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睁睁剑离自己越来越近,猛的把眼睛一闭。

  叮……一声脆响。

  血饮涩涩的睁开一只眼睛,就看到眼前一个背影,挡在了自己面前,穿着一身绣着金色木槿花图案的墨色衣服,这是殷寒轩今日洗澡刚刚穿的。

  刚刚距离不算近,以这么快的速度,只怕是用了无影,心里顿时恨不得把他给打一顿,又后悔教了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

  除此之外,心中升起某种暖意,而这一次却没有被疼痛感所替代。

  血饮偷偷回顾了一下四周,特别是看向南家的人,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南姝身上,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左边的一抹白衣,看了殷寒轩很久。

  “没事吧?”殷寒轩眼中藏着紧紧的担忧。可也清楚知道,血饮现在的身份是丫鬟,就算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将她打横抱起直接离开。他也只能忍下。

  血饮看他这模样突然想笑,眉头紧紧皱起:“疼,手疼。”血饮抬起被包扎好的手。

  殷寒轩低头一笑,抬手想在摸了摸她的脑袋,却在手臂的位置上停止了抬升,往旁边一移动,将她扶起。

  血饮看到掉落在一边的暗器,她之所以不跑,是她在赌,赌柳琴会不会出手,她敢肯定,前面她摔跤时,柳琴一定看到了丫鬟“无意”伸出来的脚。

  果然,她赌对了。

  唯一,失策的是,突然出现的殷寒轩。

  他在她的所有的事情里,总是个意外。

  场面总是是安静了下来,南姝已经被南厉风给制止了,并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训斥了一顿,雪漓花跟南断天也从台上走了下来,南断天先是礼貌性的问候了一下站在殷寒轩身边的丫鬟,毕竟,不管怎么说,也是王府的人。

  “南姝,你这样追着一下丫鬟不放?所为何意?作为南家的大小姐,是不是忘了南家的祖训了!!来着是客,就算客人有什么不对,你作为南家都应该要礼让三分,更何况,这位姑娘还是殷王爷带来的人,看来都是你娘平时太宠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话语带着几分凌厉,但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话,压根是在偏袒自己的女儿,不仅如此,连问都不问,就断定犯事的人是那个丫鬟了。

  南断天正要让人带南姝下去闭门思过,那白发老翁跟那个丫鬟却在这时追上了两个人的步伐,白发老翁一看到站在一边的南姝,双手叉腰,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我告诉你,就算你是南断天的女儿!你今天要是不陪我的书,跟我的药!我跟你没完!!!”

  此话一出,南断天面上有些挂不住了,虽说白发老翁是他们南家的门客,但此人来时,就说了,不受南家管,但只要南家有人受伤,他都会细细医治,而不会看心情。

  南断天清了清嗓子:“老翁,你怎么来了?”

  老翁此时正是头顶冒火,那里还管在场有没有人,:“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冲到我药房就是一顿乱砍,把我的东西全悔了,还有好多的珍藏本,你说说……该怎么办?”

  雪漓花是听说了此事的人,插嘴道:“老翁,南姝这孩子,你也认识几年,她也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会闹事的人,是不是?”眼睛往躲在殷寒轩身后的丫鬟瞟了一眼。

  白发老翁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凶手”,往人群中确定到血饮的位置,指着她哦哦哦了两声:“对对,还有她!她也是凶手,反正,你们俩,赔我的书跟药!”

  地上的舞姬早就退了出去了,雪漓花自然明白这件事是怎么一回事,但她还没有确定心中的答案,这时,那位丫鬟早就退到雪漓花身后,低声说了几句。

  雪漓花看了一眼南姝,但这么多人在,总不能让人说是南姝的错,:“这样吧,我们听听是怎么一回事,南姝这性格大家也知道,并不是喜欢惹是生非,可能是这位姑娘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没准是个误会,老翁,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老翁哼哼两声:“我还想问她们两呢。”

  雪漓花转头看向殷寒轩:“殷王爷,不如让你丫鬟先说说?”

  殷寒轩看向血饮,血饮躲在殷寒轩身后,一副怕死的模样,低声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出来,她二话不说就拿剑刺了过来,她也看到了。”指了指站在雪漓花旁边的另一个丫鬟。

  丫鬟往前,跪在了雪漓花跟南断天面前:“盟主,夫人,事情是这样的,小姐有伤在身,本来是要去药房换药的,可这个姑娘手脚不干净,偷了小姐身上的钱袋子,被小姐发现了,小姐本想好好跟她理论一番,她倚仗着自己是殷王爷的丫鬟,不仅没觉得自己做错了,还出言不孙,小姐这才不得已动手的。”

  血饮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奴婢不错呀,张口就来,不去写故事还真可惜了,三言两语之间,话本子都写好了,也对,像她这种穷苦人出生的孩子,做些偷鸡摸狗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现在又有大靠山,大靠山对她又很不错,难免不娇纵了点。

  “南姝,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南断天开口问道。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南姝,此事,肯定有一人在说谎,而大部分人都觉得说谎的人定然是殷寒轩身后的丫鬟。

  南姝知道,要是她承认是她不对,这么多人在,爹娘脸上定然是挂不住的,她也没想到,这个丫鬟既然还能跑到大殿来!!只能硬着头皮说到:“是。”

  “王爷,我没有撒谎,是她在说谎,王爷,你相信我,我没有……”血饮跪在地上,拉着殷寒轩的衣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

  殷寒轩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觉得眼前的人不是血饮,若是此时把她的人皮面具撕下来,他相信,南厉风等人也不会相信是血饮,殷寒轩压了压想要上扬的嘴角,毕竟,这样的一面,此生只怕也就只能见到这么一回了吧,他当然知道,不可能是血饮。:“盟主,我看不如此事就算了吧,至于老翁的书跟药材,我会让人尽快收集。还给老翁。”

  “不行!!”老翁还没开口,跪在地上的血饮开口了。

  所有人都看着她,血饮很是认真的扬起那张丑不拉几的脸说到,:“王爷教导我,做人要光明磊落,才能立行于江湖,若,此事就这样解决,虽然,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丫鬟,但我不想别人认为我是个骗子,我爹从小就教我,我们就在穷,再不能去做偷鸡摸狗江湖骗子这种事!所以……王爷呀,你一定要还我一个公道。”

  殷寒轩恍然想起,那天夜里,她也是如此绘声绘色的说着那本“百鬼夜谈”,现在全然是一副我是一个被冤枉的小丫鬟,又是一个人穷志不穷的小丫鬟,可现在还缺一位清官,显然,他不能当这个人物,否则就有偏袒的嫌疑,而他又必须给她找一个清官。

  殷寒轩看向南断天,她想演戏,那他自然要奉陪了:“盟主,你看要不这样吧,不如请在做的各位,看有没有什么法子,看出是谁在撒谎,要是我家丫鬟,那我定是严惩不贷,若不是,就当是还她一个清白之身,如何?”

  还没等雪漓花开口,南断天就开口到:“若真是我南家的人说谎,我南某自然严惩不贷!”在南断天眼中,定然是殷寒轩的丫鬟在说谎。

  湛秦心中倒又一计划,只是,他能看的出来,说谎的人是南姝,两个奴婢倒是看不出在说谎,只是南姝再说“是”的时候,明显心气不足。

  “盟主,我有一计。”

  谁也没想到,看起来不爱管闲事的柳琴此刻站了起来。

  谁也没看到,血饮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