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南家大小姐杀人啦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51 2019-11-19 19:43:37

  血饮被两个丫鬟带到药房,还没到门口就问闻一股药香,刚刚在大殿,有个正蹲在柳琴桌前的丫鬟在她跟着殷寒轩走过去的时候,伸出一腿,她原本可以躲开的,但她知道,她不能躲。

  只是好巧不巧,端着茶水的丫鬟也甩了,还正好摔在她要摔的地方,她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预谋?

  木匾上写着悬浮济世四个大字,用的草书,潦草估计也没几个人能看清楚,院落有些乱,每个角落都堆放着药材,唯有晒着药材的晒架勉强算是整洁。

  还没进门,里面就传来一个声音:“别踩到我的药了。”声音听起来倒是十分年轻。

  丫鬟们也是小心翼翼的寻找落脚的地方,血饮跟在丫鬟的脚步,不过过个庭院,好像寻走在悬崖上似的,

  三人好不容易过了庭院,看到房间里面,不是散落的书籍,就是抽屉,抽屉里面放着药材,孤零零的好似被主人遗忘在了某个地方,不记得把它还原了,里面也看不到人。

  里面是压根下不了脚的,三个只能是站在了门外,丫鬟只是恭敬道:“白医师,有位客人手受伤了,还请白医师看下。”

  白医师?莫不是那位白发老翁?血饮琢磨着,一个头顶白发的男子从文案下抬起头来,本以为会是一位老人,可看五官,眉清目秀的,又不像是位百岁老人。

  还真是他,血饮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不过血饮知道,此人还真没有百岁,不仅没有,还十分年幼,不过十二岁罢了,只不过,一出生,便是一头白发,天生是个医痴,在他十岁那年,为了挑战谷老头的医术,以一题只差,输给谷老头,谷老头看他如此资质,本想收他为徒,可此人心性太高,只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成为江湖第一师,若是成了他徒弟,就算有朝一日超过了,那别人都以为是承蒙了他的传承。

  便一口拒绝了,一战成名,虽说败了但谷前辈却说,若是按年纪来说,在他十岁时,那就是他输了,此人日后定会是江湖上最好的医者。

  如此高的评价,让这位白发小朋友轰动江湖,很多人都拿他跟莫离比,莫离是谷前辈的弟子,所学都是谷前辈清传,虽江湖人称素手神医,但医术略在这位白发小朋友之下。

  江湖上人称他为“医术神童”,可他对此很不屑,自己取了一个“白发老翁”的绰号。

  只是这位小朋友一战以后突然消失了,无人知道他的下落,原来是被南家人拉拢了。

  “进来吧。”白发老翁淡淡道,从地上爬起来,坐了下来,将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随手收拾了一下,露出一个可以看诊的小地方。

  丫鬟蹲下来把抽屉小心移开,露出一个下脚的地方。可也只能一人通过,一位丫鬟先走了过去,低声在白发老翁耳边说了几句。老翁只是点点头,“让她进来吧。”

  丫鬟退了出来,站在一边,让血饮一人独自进去,血饮坐在地上,把受伤的手放在了桌上,白发老翁看了血饮一眼,嘀咕了一声,长的真够丑的。

  看了一下伤口,上面的血都已经凝固了,老翁起身去拿了一个盆,又拿了一瓶酒,让血饮手放在盆上,拿酒直接对着伤口冲了起来,疼得血饮啊啊啊的大叫,要把手缩回去,只是手被老翁一把抓住了。

  幸好没冲多久,但老翁抓着她的手没松,拿起准备好的干毛巾,往手上按了按,拿起药瓶就往上面上药,包扎,一系列的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脱离带水。

  “闭嘴!已经处理好了!”处理完后,老翁很是不客气的打断了血饮啊啊啊的大叫声。

  血饮一看自己的手,好像也不痛了,想着自己毕竟是个丫鬟,还是起身说了一声谢谢,可老翁一点也不领情,摔了摔手:“赶紧走!”

  要不是现在情况特殊,看我不好好替你爹娘教你好好说话!!

  血饮刚出来,两个丫鬟交汇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领着血饮往外走,一个往里走,刚刚压根就不需要用酒来处理伤口,这种小割伤,用清水冲一下,吸干水分,上个药就行了。

  抓着她的手,想必是另又深意吧。

  血饮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跟着丫鬟出了药房,只是一出来,就看到南姝一手拿剑站在门口,看着血饮。

  血饮吓的赶紧蹲在丫鬟后面,丫鬟对着南姝行礼,心中也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所谓何意,:“小姐,你这是?”

  “让开!否则连你一起杀!”南姝看着血饮狠狠道,她听下人说,殷寒轩到了,也知道南厉风亲自去接了,但听说没有看到血饮也没有看到百变人,就在她准备要去参加宴席的时候,听到她母亲跟丫鬟的对话。

  血饮这人带人皮面具她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换一张脸用一个丫鬟的身份跟在殷寒轩身边,在正常不过了,她肯定,此人就是血饮!!

  话不过刚落音,就拿着剑朝着血饮刺了过来,血饮啊啊的大喊了起来,“杀人啦,杀人啦!!”朝着药房里面跑,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药就朝着南姝扔过去。

  白发老翁一看到自己的药被人胡乱的扔在地上,又被剑毫不留情的砍的只能是成为废物了,心里可别提有多气了,嘴里不停的喊到:“给我住手,住手!!”毫不畏惧的加入了“战斗”里面,可谁也拦不住,血饮跑的快他抓不住,南姝又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胡乱一通刺,再加上满天废物的药材,难免视线不受阻碍,还没等靠近,剑就刺过来了。

  一时之间,药房顿时闹的是“鸡飞狗跳”,药材漫天飞舞,庭院糟蹋完了,血饮毫不犹豫的跑进了房间,此刻,白发老翁看着自己收藏的书籍,药材,手稿,成了一片片从天空缓缓落下来的废物,废纸,心里别说是什么滋味了,就好像怀胎十月,历经千辛万苦把小孩生了出来,孩子却死了,悲痛欲绝!

  两个丫鬟也不知道该如何,站在门口的一个丫鬟早就去叫人,另一个丫鬟只能是想着先帮南姝抓到血饮。

  血饮一看着情况,把药架子,书架子,狠狠一推,哄的一声,尘土飞扬,一把推开站在门口发呆的老翁,凡事可推倒的全都没有放过。朝着门口狂奔而去,扯着嗓子喊到:“南家大小姐要杀人啦!!南家大小姐要杀人啦!!!”

  一路引起来不少人的顿足,各各只看到一人边喊边跑,身后追着三个人拿着剑追着喊着,“别跑!!给我站住!”丫鬟跟在身后,最后跟着白发老翁,也喊着,“全都给我站住,赔我的药!”

  这让四周的一干人等,不知道是帮谁了!

  大殿之中,歌舞升平的,一派祥和,殷寒轩看着这都过了一柱香了,怎么还没来?药房离这里也没多远,按理说应该是来了,目光穿过那个花花绿绿的裙摆不停的往门口张望。

  南厉风看到一个丫鬟行色匆匆在雪漓花耳边说了些什么,雪漓花又低声跟南断天说了什么,便跟着丫鬟悄悄退了出去。

  雪漓花不过刚起身,就听到外面隐隐传来一声“南家大小姐杀人,南家大小姐杀人了……”,这声音不过刚传进来,一个身影刷的跑了进来,撞翻了一群的舞姬,各各摔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喊着……

  还没等大殿里的人反应过来,还没等地上的舞姬站起来,门口一道粼粼剑光,朝着正倒在一群舞姬中间的丫鬟刺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