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七十四章 盟主南断天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37 2019-11-19 07:15:18

  “别忘了给钱”血饮扔下这句话就出去了。

  只听见殷寒轩质问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是不是呀?”

  血饮无声笑着摇了摇头,抬眸就看到南厉风正站在入园的拱门石处看着她,血饮一收笑脸,往旁边站好,朝着房间里面道:“王爷,少盟主来了。”

  “好,知道了。”殷寒轩穿戴整齐才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老老实实的血饮,朝着南厉风喊到:“厉风。”

  南厉风笑着走了过来:“过来请你去用膳,这位是?”

  “来哈城的路上,随手救的,不让她跟着,非要以身相许报答,就只能让她当个丫鬟了,走吧,免得让其他客人等。”

  南厉风笑了笑,不在看向血饮,跟殷寒轩有一聊没一聊的往前走了。

  殷寒轩感觉血饮没跟上来,往后一看,血饮还站在刚刚的位置上,一动不动,:“还不过来,杵着干嘛?”

  “回王爷,符将军说,奴婢只要留在院子里伺候王爷就好,免得奴婢不懂礼数,丢了王爷的脸面可就不好了。”

  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一个机会,怎么可能让她不跟着,殷寒轩清了清嗓子:“文宇他等下有事不能陪本王过去,你等着跟在我身后,不要乱说话就好。”

  这话好巧不巧正好被回来的符文宇听到了,符文宇立马将迈出去的腿收了回来,血饮别过脸嘴角抽了抽,正好看到转角准备出来又躲进去的符文宇,现在说谎都是张口就来了,但又不能当着南厉风的面拆穿他,只能硬着头皮应承道:“是,奴婢知道了。”

  晚宴设在了承德殿,里面放着十几张桌子,坐的都是五大世家的人,左右两边为首的位置是空的,从第二排开始,左边坐着山海谷谷主湛炎,身后坐着湛秦,两父子有点像,但湛炎明显要比湛秦严肃的多。

  接着便是皇莆剑庄庄主皇莆易,皇莆易此人爱笑,就算不笑也好像是端着一张笑脸,身后是皇莆瑜跟皇莆瑾,前面两个低头说着什么,后面三个脑袋聚在一起说着什么,一看就知道两家关系是极好的。

  也难怪,两家人说起来也算是有些亲戚关系的,湛炎的夫人就是皇莆易远方亲戚。

  右边依次而坐的是叶家掌门人叶长芳,跟着叶子霜跟叶子墨,再是佛柳庄庄主柳琴 ,这是五大世家里面唯一一位女庄主,人长的倒是清艳脱俗,冰清玉洁的,只是一出手,都是狠绝冷冽,江湖人送绰号“黑蜘蛛”,还因为她总穿着一身黑色蕾丝水袖长裙,从来不穿其他颜色的衣服,脸上也从不愿露出半点笑容,也不与旁边的人交谈,别人敬茶客套她也只是淡淡的回礼,也从不多说几句。

  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坐在她身后的柳苏柔也总是一身黑衣,还带着一张黑色面纱,露出上半张脸,明明跟叶子霜她们差不多大,却又像个不合群的小朋友,一个人独自的坐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直到,南厉风领着殷寒轩进来,柳苏柔的眼中总算是有些波动了。

  最激动的莫过于叶子霜了,起身连忙喊了一句“寒轩哥哥,”要不然被叶子墨拉着,只怕早就跑过来了,殷寒轩笑了笑,算是回应了叶子霜,一一跟四大世家行礼寒暄了几句。

  血饮只是很安静的跟在殷寒轩身后,尽量让自己变得透明,好在也无人注意到她,突然,端着水果的婢女不小心踩到了前面端着茶水的婢女的裙子,前面的婢女一不留神,往前甩了一跤,茶水哐啷的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血饮毫无征兆的身体突然往前一倾,手刚好往划过地上的碎片,血饮疼的丝了一声,可又不敢说什么。

  这一动静,引得所有目光都看了过来,殷寒轩连忙扶起血饮,急急道:“没事吧?有没有伤……”还没说完,就看到血饮手掌的伤,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怎么做事的?”南厉风训斥道。

  两个婢女往地上一跪,紧张又害怕道:“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血饮急忙将手从殷寒轩手中抽了出来,低声到:“奴婢没事,是奴婢自己不小心摔的,丢了王爷的脸,还请王爷赎罪。”血饮看了一眼殷寒轩,立马跪了下来。

  殷寒轩看了一眼血饮,掩下眼中的担忧,略带责备道:“笨手笨脚的,连路都不知道好好走。”

  “还不下去领罚。”南厉风道。

  殷寒轩对着南厉风道:“厉风,算了,也是不小心罢了。”

  南厉风知道殷寒轩向来体桖下属:“看在殷王爷的面子上,这次就绕了你们一回,还不带……”想起还不知道跟在殷寒轩身边的丫鬟叫什么,“带这位姑娘下去上药。”

  两位婢女连忙道谢,带着血饮下去了,大殿七零八落的碎片被重新两个婢女很快就收拾好了。殷寒轩只是看了一眼跟着婢女走的血饮,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她该不会是自己故意摔跤,借此不参加宴会吧?这种事就像她会做的事。

  “厉风,我那丫鬟,还没怎么好好调教,怕等下说话不留神,冲撞了南家的人就不好了,而且,她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还是跟过去看看吧。”殷寒轩委婉道。

  南厉风以为殷寒轩是担心那个丫鬟的伤势,:“你就放心吧,连个丫鬟都这么操心,你说你累不累?等她伤口处理好,我让人带她过来给你看,总可以了吧。”

  殷寒轩笑了笑,刚坐下,叶子霜就围了过来,被叶长芳一个眼神,又乖乖的坐了回去。

  “盟主,盟主夫人到!”

  几人分分起身,对着南断天行礼,南断天脸宽耳后,一双眼眸尽透着几分精明和狡猾,可又被他有些发福的脸,堆着一堆笑容给掩盖了,除此之外,脸上便是被岁月刻上的,一条条的痕迹,那青丝之间能隐隐看出些许白发,也许是坐在那个位置上,引领这整个诺大的南家,难免不劳心劳力,毕竟,江湖上谁不紧紧盯着那张位置?即使如此,但也不难看出,年轻时也是一位俊逸的少年,而南厉风恰到好处的传承了两人的优点。

  只是,殷寒轩发现,这么多年来,从来不会缺席的南姝,既然缺席了?

  肯定不是因为伤势未愈,这么久了,那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