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七十章 喜欢是藏不住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84 2019-11-17 07:43:38

  血饮跟着殷寒轩去了一趟皇宫,并非是她自己愿意去的,也不是殷寒轩强迫她去的,而是那位老佛爷叫人来请的。

  这次还见到了皇上,和殷寒轩还有几分相似,也是,殷寒轩的父亲跟皇上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两人关系从小就很好,不然,对待殷寒轩也不会像对待亲生儿子还要好,一顿饭下来,就足以看出,殷寒轩真是皇宫里的宠儿。

  她曾想过,殷寒轩的身体压根就不适合淮城,又赐府邸在淮城,会不会是因为……结果那天吃饭才知道,是殷寒轩自己强烈要求的,是因为符文宇?还是怕别人拿他在皇上耳边嚼舌根?不过,这么多地方,为什么选择淮城?

  “你为什么要选淮城?”血饮坐在马车上问道。

  殷寒轩本来是坐在马车里面的,但血饮喜欢坐在马车外面被风吹的感觉,他便也坐在了外面,符文宇这个马夫的事情因此也有人了,骑着马,和小乞丐走在了最前面。架马的事殷寒轩肯定是不会的,马缰早就握在被斗笠遮住大半张脸的血饮手中。

  “淮城离皇城不算远,也不算近,若是皇奶奶想见我,我也不用跋山涉水。它也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城池,虽然天气恶劣了点,但,都还好。”

  “你是怕你为符家平反的事,有人拿来做文章?”

  “帝王之心不可猜。”

  血饮无声冷笑,这话倒是没错,把斗笠压了压,往马车上一靠,她喜欢秋天早晚的清凉,不似春天的湿冷,不似夏日的闷热,不似冬日的寒风。

  她喜欢秋天午后清澈又不太热烈的阳光,温度刚刚好,往往又伴随着一缕清风,喜欢树叶脱离树干的声音,那是它在落入尘埃时最美的自由,一种凄凉又绝美的自由。

  所有的一切,对于秋天来说,是短暂的,但,又全部都是刚刚好。

  手中的缰绳拿着都有些松,好似只要马儿一用力,就能将她手中的绳子挣脱了,

  不过殷寒轩知道,马儿跑不了。

  他只是一手搭在曲起来的腿上,脑袋看着马车的另一边,侧头静静看着旁边只露出的半张侧脸的人。

  符文宇回头时,就看着这样的画面,而不管他什么时候回头,总能看到殷寒轩那双眼眸之中,倒影着一个女子。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就算闭嘴不说,也会从你的眼睛里说出来。

  风静静的吹着,马蹄声,车轮声,一声声突兀的响着,像一段戏曲之中被强行加入了一段极为不协调的音律,可,要是少了这点音律,又觉得这段戏曲少了点什么。

  他们不去淮城,直接去哈城,这样一来,就不用太赶,一行人,自然而然的就慢了下来。

  最主要的是,有个爱玩的小屁孩,有个全身上下都散发一种“我没睡醒”的冷漠女子,还有一个比小屁孩还爱玩的王爷。这一路原本宽裕的不能再宽裕的时间,被他们三个搞的还有些时间不够。

  到后面的几天为了赶路都不得不露宿街头。

  小乞丐抱起一堆捡来的树枝,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旁边,拿起一根树枝啪的一声分为两半扔进火堆里,细心的殷寒轩发现,越是离哈城越近,小乞丐脸上的笑容就越少,常常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他拿起烤好的野兔肉递给小乞丐:“怎么了?心情不好?”

  小乞丐昙花一现似的一笑,接过殷寒轩手中的烤肉:“没什么。”但动作却出卖了他的话,还没吃两口就放了下来。

  殷寒轩往他这边坐了过来,血饮去上茅房了,此时时辰还算早,只是天黑的比较早,这么多时间相处下来,他对小乞丐已经当成自己的弟弟了,也许在这其中,也因为他是血饮的徒弟的,但血饮似乎总是忘了这件事似的,只有在他练剑时,才会动手又动嘴,:“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

  小乞丐珉了珉唇,抬眸看着殷寒轩。:“我要参加这次的夺宝会。”

  火堆的侧脸映着那半张火红倔强的脸,不是开玩笑,不是一时兴起,是良久考虑之后的一件必须要去做的事,殷寒轩温润一笑,还以为是什么事:“可以呀,实战对你的武功会有很大的提升,而且,还能从看看其人,从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只不过,点到即止,不要受伤了。”

  “我要拿第一!”又是一声坚定又倔强的话语。

  殷寒轩不敢去看那双如火一般炙热的眼睛,他是怕他下面说出来的话,会伤害到他,可他还没能说出来,小乞丐就自己说了出来:“我知道,我打不过南厉风,打不过叶子墨,打不过皇莆瑜湛秦,也许,我连叶子霜都打不过,可,今年的奖品对我很重要。”

  南断天早就发了声,今年的奖品是云痕伞,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兵器,但,也还不至于拿着命去拼一把,:“你要是喜欢,等看是谁拿到手,我在让人给你打造一把。”

  小乞丐摇摇头:“有些事情是要自己去做的。”

  殷寒轩劝说无果,正好看到血饮拖着一只超大的野猪走了过来,这画风,怎么看怎么不和谐,一个瘦瘦弱弱的人,身后拖着一只庞然大物,想想就……

  血饮把野猪一扔,符文宇立马让人着手去处理,正巧他们还没吃够呢,还得可真是时候。

  “血饮姑娘,你知道你徒弟要去参加夺宝会吗?”殷寒轩起身走到血饮身边,似乎还有些着急。

  “嗯。”

  “……”

  这师徒俩,她都不着急吗?“你就不怕他出事?”殷寒轩坐在她身边道。

  血饮拿起旁边的水壶喝了一口,往身后的树干一靠:“那是他自己的事,就像你,也有执着要去做的事。”

  “……”

  也对,每个人都有他自己一定要去做的事,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选择,如果有人劝他放下仇恨,那他也不会。

  小乞丐举起手中的水壶,对着殷寒轩跟血饮道:“天下有无不散之宴席,多谢这段时间殷王爷的招待,还有师傅的传授,明天,我们就各走各的了。”

  血饮只是嗯了一声,没什么起伏。缘分,总有尽的时候。

  殷寒轩倒是比她着急多了:“你不跟我们一起吗?反正我们也要一起去夺宝会。”

  “不了,还希望殷王爷将这件事保密,若是再见,便就当作不认识吧。”

  起身对着殷寒轩跟血饮微微一礼,又重新坐了下来。

  夜色深沉,殷寒轩毫无睡意,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一转身,看到不远处原本是血饮的位置上空无一人,连忙起身往四周看了看,小乞丐的位置也没人,问了一下守夜的人,两人只是摇摇头。

  殷寒轩往四周找了找,看到溪水附近有两个人影,正是血饮跟小乞丐,小乞丐最后一式正好收尾巴,隔的有些远,只能看到小乞丐跪在地上,对血饮拜了三拜,说了什么就完全听不清楚了。

  他正要走过去,就看到小乞丐飞身上马,朝着哈城的方向而去了。

  血饮听到一声脆响,往殷寒轩这边看了过来,殷寒轩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被踩断的枯枝,被发现了,那就只能是大大方方的走了,:“你说,还会见到吗?”

  “再见,只怕你也认不出了。”

  也对,他忘了他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百变人,无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缘分尽了,想留都留不住吧。”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要去做的事。”血饮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殷寒轩看着她那有些孤单落寞的背影,喊到:“三年后,你要去做什么?”

  血饮脚步一顿,一片树叶正好往她眼前落了下来,左左右右的,没多久,就落在了地上,又被风卷起,起起落落飞舞了几次,最终飘落在了水里,再也飞不起来了:“再不走,就有人找了。”

  殷寒轩看到不远处的星星火把,估计是符文宇看到他们不在,要出来找了吧,他一步做两步与血饮平齐:“等我报了父母之仇,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我都陪你。”

  血饮脚步微微一顿,心脏强烈的跳动引起了全身的痉挛,抬手指了指前面:“再不去,符将军真急了。”

  殷寒轩笑了笑,也许是血饮没有反驳,那就是默认了,朝着那边加快了脚步。

  血饮连忙支撑着旁边的树干,殷寒轩没看到血饮那个带着一个苍白的笑,一滴滴血丝落在了零落的树叶上。

  你动情了!

  一个声音从血饮内心传了出来,血饮擦了擦嘴角的血,讽刺一笑。

  只不过是内伤还没好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