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愿望是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62 2019-11-16 20:17:59

  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话语,血饮只觉得心脏处传来一阵阵刺痛,疼得她不能呼吸。

  “哥,你不用牵着我,我不会跟丢的。”

  “是,我的妹妹最厉害了,是哥哥怕找不到你。”

  “切,哥哥骗人,哥哥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找不到我?每次躲猫猫,都是哥哥找到我的。”

  “这里人太多了,万一冲散了,这满大街的,你让哥哥去哪里找你,又不是在自己府上,所以,哥哥必须好好牵住你的手。”

  ******

  殷寒轩指着下面如同星辰大海般的夜色:“怎样?好不好看?是不是感觉天上的星星都落在人间了。”回头一看,就看到血饮紧紧盯着他拉住她的手。

  殷寒轩急忙一松,羞涩又尴尬的笑了笑。

  血饮强行将喉中的甜腥给压了下去,一股冷意从心口散发出来,握住护栏的手一紧再紧。

  “是不是很漂亮?每次看到这千千万万的万家灯火,就觉得很幸福。”殷寒轩望着下面的灯火由衷道。

  看到血饮沉默不语,也没有抬眸看下面,伸手往她面前晃了晃:“血饮姑娘?”

  血饮嗯了一声,看向下面,确实很美,但并未觉得幸福,可能是,她能从这千千万万的灯火后面看到这幸福背后黑暗的生活。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对呀,不好看吗?”

  “你见过千成上万的萤火虫吗?”

  “没有。”

  “看的出来。”

  “……”这跟萤火虫有什么关系,不过,成千上万的萤火虫那应该很美吧。

  殷寒轩灵光一闪:“血饮姑娘,我给你变个戏法吧?”

  “嗯?”血饮双手环胸,饶有兴趣的看着殷寒轩,她想起在淮城时,她也曾这样对成宇说过,但他肯定不会大变活人。

  “你等会。”

  血饮眉头蹙了一下,看到殷寒轩往旁边走了过去,对着跟在身边的仆人交待了几句,说了什么,血饮就没听到了,也许是怕她听到什么,殷寒轩走的够远的。

  血饮其实也没兴趣听,看着下面的灯火,这座寺庙其实跟旁边不远的摘星楼一样高,都是建立在京城的中心位置,不管从那个方向看,下面都是万家灯火,京城真大。这是她目前最大的感觉。

  其实摘星楼的位置更好观看,殷寒轩也许是怕遇见熟人,不过,她也不喜欢太热闹,热闹过后就会显得十分冷清,寺庙之中的檀香,总有一种让人沉静的感觉。特别是寺庙里独有的念经声,敲木鱼的声音,还有撞钟声,每一种都有一种很神奇的力量,也许这也是为什么百姓喜欢烧香拜佛,虔诚祈祷,的原因之一吧。

  “闭上眼睛。”殷寒轩突然说到,打断了血饮的思路。

  这变个戏法还需要闭上眼睛,这算什么戏法,但血饮还是闭上了眼睛。

  “等下听到钟声你就睁开。”

  “哦。”

  一声沉闷的钟声,如同从深渊而来,从远古而来,从天上而来,那悠然的余声传遍四周,像是在为世间的百姓将寄托将希望传达,她突然也想将那份很沉很深的思念传达到某个地方,只是,这份思念承载了太多的痛楚,失望,还有罪孽。

  殷寒轩想知道,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在她听到洪亮钟声的那一刻,在她那紧紧蹙起眉头的那一刻,她在想什么,在那双晃动不安的睫毛下,他隐隐感觉到有一份深沉又无法言喻的思念。

  带着很深很深的痛。

  血饮依言睁开眼睛,像是千万只萤火虫噗嗤噗嗤的飞向原本就属于它的天空,像千万颗坠落凡间的星星此时此刻都要回家了,又像是承载了千万百姓的希望飞向远方。

  “这个叫孔明灯,也叫许愿灯,它能将你的愿望带到天上,然后变成现实。”殷寒轩笑笑道。从身后拿出一个还没放的孔明灯:“血饮姑娘,你也来许个愿。”

  “真的假的?”

  “真的,帮下忙。”

  血饮拿起孔明灯的两边,殷寒轩拿出火折子点亮蜡烛,拖住孔明灯的下面,将它放在了两个人的中间,纸张映着两个黑影,殷寒轩侧过头:“快点许愿。”说完自己也闭上眼睛许愿。

  “我的愿望是,江湖毁灭。”

  “……”

  血饮看着殷寒轩身体瞬间僵了僵,嘴角微微一扬,松开他拖住孔明灯的手,殷寒轩哎呀一声,只能看着孔明灯摇摇欲坠的飞向同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血饮姑娘,你快点,趁着还没飞远,在许一个,好好许。”

  “是吗,你这不说,天上的人怎么知道你有什么愿望。”

  “你心里的话,会被听到的。”

  血饮轻笑了一声,感觉眼前的人,有时候幼稚的像个小孩子,这种东西就是用来骗小孩子,不过就是一种寄托罢了,涂一时开心,抬眸看着夜空,此时大多数的孔明灯都已经成为了零星点点,真像一颗星星。

  不过,她还是很想谢谢他。

  “血饮姑娘,你后来许了什么愿望?”两人踏着月色,走在回府的路上。殷寒轩问道。

  “没许。”

  “……”

  “你不好奇我许了什么?”

  “你不是说了,说出来就不灵了。”

  “……”

  血饮嘴角邪邪一笑,看他闷闷的去旁边买了一串糖葫芦,像他这种心系百姓的人,还能许什么愿望,还不就是希望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太平,永无战事。

  “你许什么了?”看在糖葫芦的份上,随便问问吧。

  “说出来就不灵了。”殷寒轩眉眼弯弯,压着上扬的嘴角回道。

  幼稚!!爱说不爱。

  血饮抬眸看向星空,还能看到飘荡在天空的孔明灯,如同一盏温暖的火苗,渺小又显得十分伟大。

  心里的话,会被听到的。

  我的愿望是……

  殷寒轩看着血饮扬起的侧脸,心里的话,她会知道的。

  我的愿望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