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六十八章 是我怕找不到你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58 2019-11-16 07:33:48

  京城毕竟是京城,晚上的热闹几乎是耒阳城的几倍人,最有意思的事,这里人多也杂,可以听到各各地方不同的语言,不过,不是同乡交流时,彼此用的还是官话。

  但也带着一些浓厚的乡音,不是什么过年过节的日子,街头也是各色各样的杂役,每行至一处都能听到铜罗声和揽客的声音,沿街的叫卖声那更是一声接着一声,无形之中有种同行之间较真的感觉。

  然而跟殷寒轩走在一起,总能引起旁边两三同行的女子顿足,那身上淡而浓的香味总让血饮联想到鬼魅身上那足以熏死人的香味。也许是深受鬼魅的毒害,淡淡的那种不经意间才能闻到的香味还好,要是那种人还在五步之外就能闻到的,会让她有种想吐的感觉。

  一个大广场上,一排排的凳子座无空席,整个广场都坐满了,上面打着一个架子,挺大,敲锣打鼓的都在上面,正有一位女子被绳子绑住如同天仙下凡一样的从台上落在台面,她看过戏曲,听过书,看过皮影戏,但确实还没见过这种用真人来演绎故事的,倒是挺有意思的,有些活灵活现的味道。

  她本来以为殷寒轩是骗她的,没想到真有,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殷寒轩一看到她顿足,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两人点点头,起身站在了一边,殷寒轩拉着血饮坐在买来的位置上,血饮侧头看着他,前面她明明就看到没有位置了:“你用钱买的?”

  殷寒轩摇摇头:“怎么会?我说,我喜欢的人好不容易愿意陪我出来看戏,不想她站着太累,就让他们帮帮忙。”

  血饮呵的一声,:“殷王爷,你现在撒谎起来,都不带脸红的?”

  殷寒轩拉着一张脸,肩膀一耸:“好吧。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我是说……”侧身在血饮耳边低声到:“我娘子怀孕了。”

  “呵…呵,殷寒轩,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打你!”血饮抬了抬手。

  “哎…哎哎…我给他们钱,他们不要呀,这不是,情况需要嘛,你看,后面都站满了,这戏才刚刚开始,你总不愿意站着看一晚吧?”

  血饮冷声道:“那是你钱给的不够多。”

  “不需要出钱就能搞定,何必劳财呢?”

  这话血饮倒是十分赞同,她一直认为,钱是要用在刀刃上的,虽然这理由把她牵扯到了其中,不过,也无伤大雅,毕竟,后天就要去哈城了,她隐隐觉得,京城她不会再来了。

  “你别觉得你吃亏了,我也付出了,收益是我们两个人。”殷寒轩突然道。

  血饮冷峻的看了他一眼:“看戏。”

  “好。”殷寒轩乖乖的将脑袋转向台面,只是没多久,又偷偷的看向身边的人。

  血饮看的倒是很认真,这出戏是早已听的耳朵都出茧子的《牛郎跟织女》的故事。七夕的由来不也是因为这个故事而得以被百姓传承。

  不过用真人来演绎,两个主人公不管是神态还是感情都十分到位,血饮觉得唯一的缺点就是,要是女主角会轻功的话那就十分完美了。

  血饮对于他们之间的感情其实没多大感觉,相对于生离死别,他们还算幸运的,每年还能见上一面,演绎到两人被迫分开时,血饮就听到人群之中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对于这点,她有个其他点十分好奇点:“天上一天,人间十年,按天上的时间算,他们一天也能见十次。不过,这没几天牛郎估计就要一命呜呼了,那你说织女会怎么做?”

  额……

  殷寒轩在血饮侧头时,慌张的看向台面,手握拳抵在唇边微微一咳,幸好这出戏是一个很老的神话故事,不然,她突然这么一问,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是说,王母娘娘的蟠桃园,神仙吃一个可长五百年的修为,凡人吃了可长生不老?织女会让牛郎长生不老吧。”

  “那玉皇大帝不是动不动就喜欢将犯错的神仙贬为凡人。”

  这回的跟她问的和她回答的不一样呀,殷寒轩略略思考,嘴角一笑:“这不是王母娘娘不肯放人么?”

  “去求她爹,不就可以了。”血饮扔下这句话,起身准备离开。

  戏已经到了结尾,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了,殷寒轩本也就心思不在戏上面,起身跟着血饮离开,只是血饮说的最后一句话,让殷寒轩微微感觉到血饮有些带着某种情感而说。

  是想起自己的父亲了吗?看着眼前的血饮,依旧还是那副冷冷的面孔,可他就是觉得,她心情不好,该怎么让她开心呢?

  “殷王爷?”

  殷寒轩顿声望去,就看到一位女子拿着一把团扇,一双眼睛含羞含笑,旁边跟着一位丫鬟,只是他实在想不起这个人是谁,只能是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女子对着殷寒轩微微半蹲行礼,她刚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这位王爷可是很少出门的,就算出门也是进宫,前段时间有流传说,他经常出来逛街听戏,额,还喜欢逛青楼,不过,后来去打听,才知道他只是听歌看舞,并不留宿:“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殷王爷。”

  血饮侧头看了过来,这位女子不就是上次老佛爷要赐婚那个画上的女子,符文宇还提过,本人跟画上还是有些区别,看来画师没抓住精髓,本人显的更灵动一些。

  一看这女子就知道是对殷寒轩有些意思的,可一看殷寒轩就知道是一脸懵,明显不知道对面的女子是谁,免得让殷寒轩太尴尬,血饮看着摊位上的东西,在他旁边低声到:“周丞相的千金。”

  殷寒轩一笑:“好巧,周小姐也来逛街?”

  周雨欣低头一笑,血饮侧头时正好看到,这小心思也太明显了,不就是殷寒轩记得她是谁,就这么高兴,要是没她提醒,那她不是该伤心死了?

  “家母请了一些朋友,正在摘星台赏月,这不,我……”

  谁知道这女子还没说话,殷寒轩突然说到:“我带你去个地方。”

  “啊……?”周雨欣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殷寒轩拉着一个人跑了。愣了愣,眼中即是羡慕又是失望。

  血饮还以为是殷寒轩对周雨欣说的,正打算说,你们去吧,手就被殷寒轩拉着在人群里穿梭。

  血饮被他突然拉走有些无语,不是还在聊天吗?他不是最注重礼仪吗?血饮甩了甩被殷寒轩拉住的手:“你先放手,我会走。”

  殷寒轩回眸眉眼弯弯,对着血饮道:“人太多,万一被冲散了多麻烦。”

  血饮呵的冷哼:“你觉得我会……”

  殷寒轩打断道:“我会,是我怕找不到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