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迫逛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48 2019-11-15 18:52:22

  谷老头是不知道莫邪是如何说服莫离的,莫离既然没有大吵大闹,也没说要见见殷寒轩就同意去白沙谷,虽然整个人如同被抽干了灵魂毫无生气,但好歹算是好了一些了。

  他不免好奇莫邪到底是跟莫离说了什么,可,问那只老狐狸,老狐狸只是笑笑,就是不告诉他,气的他只能吹自己的山羊胡。

  莫邪只给殷寒轩留了一封信,三个人谁也没说一大清早便出了京城。

  符文宇是因为丫鬟她们收拾房间的时候告诉他的,他还担心是不是出事了。

  殷寒轩一回府,符文宇就跟他说了此事,殷寒轩看到房间里放着一封信,打开一看,不过寥寥数语:“没事,他们回白沙谷了,回去也好,莫离需要好好静养。”

  符文宇放下心来,:“属下能问王爷一个问题吗?”

  殷寒轩看着符文宇一笑:“怎么了?突然这么客气,问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莫离去了白沙谷的原因,心情有些莫名的好。在他看来,莫离回白沙谷是最好的选择。这样,有她爹陪着,有她师傅陪着,时间会忘记一切的。

  “王爷为何不愿意娶莫姑娘?只是给一个名分。”在符文宇看来,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更别说是堂堂王爷了,给莫离一个名分,并不过分,而且,莫离那么喜欢他,除了遇到血饮,会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但血饮不在,她还是那个端庄文雅的姑娘。虽然,那件事做的,确实不对。但……她也受到了身体跟心灵的摧残的代价。

  殷寒轩倒是没想到符文宇会问这个问题,这事还是他跟他说的,当时也没见他对这事好奇呀:“你是不是喜欢莫离?”他这么一问,倒是让他想起了不少事,每次莫离一来,他都挺上心得,莫离喜欢吃的东西都是提前准备好,越想越觉得是。

  符文宇急忙道:“没有,王爷多虑了,再说了,属下怎么配的上莫姑娘。”

  “是配不上。”这话不是殷寒轩说的,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血饮说的。

  两人一同朝着门口看去。

  “不过,是她配不上你。”血饮把没说完的话说完。符文宇身上一身钢铁之气,重情义,讲义气,那个莫离还真是配不上。

  “血饮姑娘,何出此言?”符文宇忽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莫姑娘其实人很好的,热心,善良,有些百姓看不起疾病,她都是不收钱的。虽然她对血饮姑娘你是有些敌意,但也是事出有因的。”

  血饮轻笑了一声,男人总是低估了一个女人对于自己爱情的力量,而爱情滋生出来的恨更为可怕,:“一个人好不好,是要看她在经历什么事情之后,却依旧能够坚守初心,符将军,莫离不适合你,我觉得蝶花就不错,适合你。”

  “……”突然被人夸了一顿,又被人突然牵红线,让符文宇更加不好意思了,特别还是从从来不管闲事的血饮口中说出来,总让人觉得怪怪的,符文宇只能三十六计选择走为上计,:“王爷,血饮姑娘,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殷寒轩全程只看着血饮一人,仿佛眼中就只能看到她,血饮看了一眼落荒而逃的符文宇,她倒也不是喜欢管闲事,只是觉得当年的符家军这就一条命脉了,他不从军,不代表他的后人不会,按殷寒轩这性格,只怕少不了撮合这两个人,要是符文宇娶了莫离,只怕……会毁了他。

  “蝶花喜欢文宇?”殷寒轩她对突然说蝶花喜欢文宇很是好奇,她不是一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么?

  “嗯。怎么,你要把蝶花赏赐给他?”

  “有何不可?我觉得蝶花也不错。不过,你怎么知道蝶花喜欢文宇?”他都没看出来。

  淮城王府的书房,本就没人守着,也是个偷懒的好地方,不少丫鬟喜欢聚在一起,无事时,叽叽喳喳的聊天,说来说去,不就是这些情情爱爱的,听的多了,自然就知道了。

  血饮指了指耳朵:“听到的。”

  说完转身打算回房,手又被殷寒轩给拉着住了,血饮低头看了一眼被拉住的手,抬眸看着殷寒轩,无声在示意他,放手!

  殷寒轩乖乖的把手一松:“要不要去逛逛京城的夜市?”

  “不去。”血饮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转身进了房。

  “……”

  药桶早就准备好了,血饮回府也听说莫离他们回白沙谷了,怎么这么突然就回去了,难不成是天香阁拒绝了这单生意,老狐狸觉得划不来?毕竟论金钱,还是殷寒轩比较有钱。

  但难道不应该跟殷寒轩打声招呼吗,这么多年师徒没见,血饮脑袋往后一靠,看这情况,交易是没得谈了,有些可惜了,毕竟,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

  哗啦一声,血饮从药桶出来,把伤口处理了一下,手掌的伤,只是缠着薄薄的一层纱布,顿时舒服多了,一打开门,一碗药就递到了她面前,血饮微微皱眉,看了一眼端着药碗的殷寒轩。

  接过,喝光。

  殷寒轩刚刚就注意到血饮手掌的伤压根没处理,纱布都被她扯掉了,问了丫鬟才知道,今天一天也就是刚刚他回府时才看到她。不用问都知道,她今天肯定时跟着他出府了,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她:“我要出去,你去不去?”

  “不去。”

  “血饮姑娘,偷偷跟着,还不如一起,你说是不是?”

  “不是。”他知道了?难不成是看见面具男了?应该不是,要是看见了以殷寒轩这性格早就下马车了。

  “血饮姑娘京城的戏曲很有意思,我们去听听?……”

  “没兴趣。”

  “血饮姑娘,我看你喜欢看一些神话故事,正好今晚有一台话本子戏,你肯定会喜欢,走吧,去看看。”

  血饮闭了闭眼睛,心里有些烦躁:“不去。”

  殷寒轩往左边移动拦住血饮的出路,锲而不舍道:“血饮姑娘……”

  “去!”殷寒轩还没说完,血饮就打断道,简直是要疯了,要是不去,他估计又要没完没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