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六十六章 魍魉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22 2019-11-15 07:43:06

  雾气在无人的深夜里慢慢凝结成一粒一粒晶莹剔透的水珠,沿着树叶,沿着花草,落在了土里,如同一滴水落在大海水的,消失无踪。

  血饮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露水,头发微微有些湿润,她怀疑老狐狸就在王府里面,想跟着传信的人,没想到,那人直接出了城,快马加鞭的往天香阁的方向去,她还在王府大门口的屋顶呆了一天,没见人进过王府,也没一只信鸽进来过,看来,纯属巧合。

  “血饮姑娘,起这么早?”血饮正要推门进去,恰巧殷寒轩从房间出来,这个时间点是不是掐的够准的。

  这才卯时刚到,下人们才刚起,:“嗯,你这是?”血饮看他一身穿戴整齐。

  “进宫,有点事。”

  “嗯。”

  “时辰还早,你在睡会,记得换药,还有喝的药,若实在无聊,就让文宇陪你到京城逛逛。”

  血饮本来也没想打算进宫去,但殷寒轩突然这么一说,她才想起,符文宇现在是不进宫的,虽然跟随在殷寒轩身边,符家也得以沉冤得雪,但对于朝廷,内心依旧还是有点怨恨的。

  梁山这人虽然不错,武功也还行,但还是没有符文宇想的周全,殷寒轩昨天说,面具男怕出不了京城,可谁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隐藏在京城完全不成问题。

  抬进门槛的脚又放了出来,看到殷寒轩出院落的身影,随手把门关了起来。

  殷寒轩并未去皇宫,而是去了牢房,这间牢房从里到外一共三层,里面关押的全是死囚犯,牢房用的都是铁栏,牢役带着殷寒轩直接来到成丞相的牢房,殷寒轩看了一眼牢房,待遇还不错,一人一间,里面的人即使成为了阶下囚,也没有一丝阶下囚的模样,坐在桌边,腰挺着笔直,像是早就知道殷寒轩会来。

  “把门打开。”梁山吩咐到。

  牢役急忙把铁锁打开,殷寒轩摆了摆手,梁山点点头,带着牢役退了出去。

  “成丞相,在这过的可还好?”殷寒轩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伸手给对面的成丞相倒了一杯茶。

  成丞相看了一眼碗中的茶:“如今,我已经是个阶下囚,不是什么成丞相,殷王爷手段高明,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成丞相过谦了,毕竟曾也是朝廷的风云人物。”

  “那也比不上——殷王爷。”成丞相后面三个字加重了些,端起桌上的碗,喝了一口,抬眸看了一眼殷寒轩:“王爷今日来,不会是来找老夫话家常的吧。”

  殷寒轩笑了笑,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瓶子:“成府其他人,本王会好好照料的!”

  成丞相看到那个瓶子,心里顿时明白了,他是怕有人劫狱,死在这牢房才是最安全的,只是他没想到,他既然输在他这样的一个黄毛小子的手里,曾也听说过他为符家平反一事,他只是以为像他这样的正人君子,所用手段定然不会太血腥,看来,他让人给跟随他的那些人施加压力,不过是障眼法。

  这个人,比他爹更狠,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怪就怪他高看了他的君子之风了。

  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他没有犹豫太久,拿起桌上的瓶子一口喝光。

  “老夫能问王爷一个问题吗?”

  “丞相请说。”

  “你如此做,是为朝廷?还是为了那人?”

  殷寒轩看着成丞相有些恍惚的眼神,瞳孔渐渐的在扩大,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成丞相忽而一笑,他想,他可能知道他真正输了的原因了。

  殷寒轩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梁山还在跟那个牢役聊着,一看到殷寒轩出来,两人对着殷寒轩行礼,:“王爷。”

  殷寒轩嗯了一声,对着梁山道:“处理一下,我去趟宫里。”

  “是。”

  这段对话听着旁边的牢役一愣一愣的,当他看到原本还活着好好的成丞相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才知道刚刚对话的意思,但他也不敢说,一直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是知情人,会被灭口,急的冷汗都出来了。

  梁山看到他的紧张,往他肩膀一拍,差点把他吓尿了,梁山在他耳边轻声道:“都是上面的意思,别紧张,不会杀你灭口的。”

  牢房里皇宫有些远,昨天在意血饮的伤,成丞相一出事,他就急忙出了宫,就怕血饮再有什么不测,也没好好陪陪老佛爷,夺宝会也没多久了,南家早就派人送了请帖,便想着抽点时间老佛爷,本想带血饮一起来的,但她身上的伤,怕老佛爷看到,不免多问。

  直到用了午膳,又下了一下午的围棋,老佛爷这才放他出宫,殷寒轩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想着时间还早,等回府,带她到京城逛逛,京城的夜市比起耒阳城,可以用豪华两个字来形容了。

  突然马车一个急刹,殷寒轩猛的往前一倾又往后一靠,脑袋还是被撞了一下,这让他想起第一次坐血饮架的马车,摸着被撞的后脑勺,傻傻一笑。

  马夫听到动静,连忙问道:“王爷,没事吧?”

  “没事,外面出什么事了?”

  “一个小孩突然从小巷子里冲了出来,我下去看看。”

  殷寒轩掀开帘子,正要下车,就看到小孩已经被大人抱走了,马夫也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小孩没事吧?”

  “没事。”

  “那走吧,快点回府。”

  “是。”

  马车从小巷子旁边扬长而过,并未注意到巷子里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就带着一张面具,不仅如此,一件斗篷将脸遮住了大半,:“血饮姑娘,还真是称职呀。”

  “你不也是尽公职守吗?”

  面具男笑了笑:“非也,我这次可是为你而来的?”

  “哦?是吗?”

  “是呀。”

  “那你说说,找我何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看你活的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我们,下次再见。”

  血饮看着面具男往巷子深处走去:“喂,我们也算‘老相识’了,你叫什么?”

  面具男嘴角弯了弯,:“我还以为血饮姑娘对我长什么模样更好奇呢。”

  鬼才在乎你长什么样子,再说了,他们四个人当中,也就她不太喜欢易容,除此,就是风月,跟小乞丐认识多年,至今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爱说不说。”血饮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魍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