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娶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86 2019-11-14 08:11:19

  小乞丐和符文宇跟了一路,等送葬的人走后,两人还偷偷摸摸的把棺材挖了出来,里面是一具八十岁老人的尸体,两人失落的回到府上,一回府,便听到下人在说血饮找到了,而且,还有殷寒轩的师傅,符文宇并未见过殷寒轩的师傅,略有些吃惊,对于谷前辈的到来,他倒是早已知晓。

  小乞丐以为是从小教殷寒轩读书的先生,没怎么放在心上,直接去了雅阁,想看看他师傅怎样了。

  不管怎么说,心里这快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符文宇看到房门禁闭,外面只站着两个丫鬟,问了一下情况,只说殷寒轩跟血饮姑娘在里面,符文宇便去忙其他的事了。

  小乞丐站在门口徘徊要不要进去,隐隐能听到从房间传来瓶子碰撞的声音,估计是在上药吧,这个时候进去,肯定很尴尬,为了找血饮,自己也是一宿没睡,估计看到血饮无事,顿时困意来袭,不如,睡一觉在过来吧。正要抬腿走时,里面就传来血饮的声音:“站在门口走来走去做什么?”

  额……他怎么就忘了,不管他师傅受了怎样的伤,可毕竟还是天香阁第一杀手,自己来的时候师傅肯定就知道了,略带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徒儿就是想看看师傅伤势如何了。”

  “放心,死不了。”

  小乞丐侧头撇了撇嘴巴,学着血饮的口吻嘀咕的重复了血饮说的话,引的旁边的两个丫鬟噗嗤一笑。

  “进来吧。”这话不是血饮的说的,是殷寒轩,他知道,小乞丐也很担心血饮。

  “不了,既然师傅没什么大碍,我也就放心了,一夜没睡,困的很,我就先走了。”说完溜的比兔子还快。

  殷寒轩将血饮手掌心的伤包扎好,端起桌上的药吹了吹,用勺子舀了一勺递到血饮嘴边。

  血饮微微皱了皱眉头,不是觉得吃药太痛苦,而是很不习惯殷寒轩这些动作。拿过殷寒轩手中的碗,一饮而尽,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殷寒轩看着桌上准备的蜜糖,看样子是毫无用武之地了,殷寒轩让人把药给撤了,把饭菜放在了桌上。

  血饮看着自己左右手包扎的像个包子一样,不由白了一眼殷寒轩,筷子一点都不好拿,夹都夹不起。

  “我…喂你吧?”殷寒轩看着血饮被自己包扎有些过分的手。

  “不用,拿勺子就好了。”夹不起菜,就吃白饭了,反正,吃饭也就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殷寒轩看她只是一勺一勺的吃着白饭,总不能强行喂她吧,而且,也不可能把手又重新包扎一次,帮她上药都已经让她很忍耐自己了,要是在强行喂她吃饭,估计,她真的会要忍不住打人了。

  殷寒轩突然灵光一闪,在她舀起白饭的时候,快速的夹起一块五花肉放到勺子上,血饮微微挑了一下眉尾,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让他喂,她会很不自在,也不喜欢这种近乎太过亲密的动作。

  两人在无言之中便形成了这种默契,血饮会微微挑一下下巴,告诉殷寒轩要夹什么,一顿饭,无言无声,却又如此静好。仿佛两个人不需要说什么,就能知道彼此心中所想。

  饭后,估计是药的作用,血饮觉得有些困,还没等丫鬟们收拾完桌上的饭菜,就想着要去床上躺着,只是刚起身就被殷寒轩给拉住了,:“吃完就睡,对肠胃不好,坐会在睡。”

  “放开。”血饮冷声道。

  丫鬟见状,不由加快了动作,退了出去,殷寒轩让人上了一壶茶,拉住血饮的手不仅没有放,还加重了力道,血饮猝不及防被他一拉,坐了下来:“殷寒轩,你!!……”

  “我有话跟你说。”

  “说!!”口气很是不满。

  殷寒轩给血饮倒了一杯茶:“我师傅来了。”

  “嗯。”你师傅来了关我什么事。

  “我四岁跟着他习武,八岁身中蛊毒,师父为了救我,耗费半身功力,强行压住我体内的蛊毒,将我送到谷前辈那里。”

  血饮看着自己在纱布下露出短小的一截手指头,心里所想的是,谷前辈跟他师傅莫不是认识?本想开口问,你是如何让谷前辈答应给你治病,后又想着,这些事跟她有什么关系,无情决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她,眼前的这个人,她必须远离。

  “就当我在白沙谷治疗时,殷王府……被人血洗,王府上下一百多条人命,无一生还。”殷寒轩声音透着悲伤又带着恨意。

  这事血饮倒是早已知道,没有任何同情,因为曾几何时,她也血洗过别的家族。她以为,血洗王府这种事,凶手恐怕早就绳之以法了,在皇宫时,他对他皇奶奶说的那些话,她才知道,凶手还没找到。殷寒轩这些年,只怕没少往这方面下功夫,自己又还身中蛊毒,没被蛊毒折磨死,是仇恨在支撑着他吧。

  “师父为了能够找到蛊毒的解药,江湖奔走,我们也有十多年不曾见过了,要是没有师傅……”

  这时血饮抬手打断了殷寒轩要说的话,这种桥段,不用想都知道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我对你师傅没兴趣,你要是想说你跟你师傅之间的事,你还是换个倾诉对象吧。”

  “莫离是我师傅的女儿。”殷寒轩突然喊到,“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很是无力的说后面一句话。

  血饮正准备起身,又坐了回去,莫离很早以前就开始给殷寒轩看病了,他师傅为何瞒着现在才告诉他,还有一点,谷老头肯定是知情的,瞒着殷寒轩是何用意?:“重点。”她知道,殷寒轩肯定不是为了告诉她这个。这个只是一个前提。

  “他…想让我给莫离一个名分,莫离现在……”

  血饮又抬起手,阻止了殷寒轩的说,但这次,殷寒轩却一把抓住血饮的手,:“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