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明媚与阴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27 2019-11-13 20:35:59

  从未见过她冷漠之外面有如此真诚的笑意,可,心又开始疼了起来,殷寒轩垂眸,低声到:“对不起。”

  血饮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她最烦殷寒轩这样了,跟他其实真没关系,也懒得解释,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她可不想好不容易醒来就失血过多而死了。

  殷寒轩一看到她的动作就明白过来,心里不免又自责了一下,现在这种情况,那里是说话的时候,拿过她手中的布条,将她把肩膀上的伤绑了起来,只能到府上在处理了。

  殷寒轩背对着血饮,依旧半蹲着:“先回去吧。”

  血饮看他这模样,这莫不是想背她?虽然射箭是很厉害,可看他这瘦弱的背,感觉就不怎么靠谱,要是回王府被叶子霜他们看到了,又是一堆麻烦,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那个要死要活的人如今什么情况了。

  当作没看见一样,一手支撑着地上准备站起来。

  殷寒轩看她没动静,侧头看她,:“我背你,上来。”

  梁山嗯嗯的两声,清了清嗓子,他在这里简直是太多余了,:“王爷,血饮姑娘,我去请徐太医。”说完还没等殷寒轩示下,就溜了。

  “不用,我能走。”血饮支撑在地上慢慢站了起来。

  殷寒轩顺眼就看到地上五个血指头印,这是她刚刚梦魇的时候,指甲陷入了肉里,刺破了皮肤,到底是梦见了什么?才会如此?带着恨带着痛带着所有的不甘与绝望。

  殷寒轩一把拿起她的手往肩膀一放,打横将血饮抱了起来:“是你不要背的。”

  “殷寒轩,你放我下来!”血饮面无表情道,她是真的不想惹麻烦。

  殷寒轩跟没听见似的,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血饮感觉殷寒轩好像又成了那个在皇宫里,在他皇奶奶面前耍无赖的王爷了,罢了,也许是太累了,已经不想在这上面多费口舌了,这个人要是倔起来,跟她没差。但是这个姿势让她很不舒服:“你还是背我吧。”

  “不行。”殷寒轩刚刚是没想到要是背她,会压到她肩膀伤,才回提出背她。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面具男呢?”血饮也不在坚持,换了一个话题,她不信面具男抓住这么好的机会,会大发慈悲的放过她。

  “不知道,我只是收到一封信说你在这里,我猜,他怕逃不出京城吧,所以……”殷寒轩觉得那封信都极有可能是他留的。

  “逃不出去京城?什么意思?”血饮抬眸看着殷寒轩,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长而浓密的睫毛,忽上忽下,如同被刀削过一样的侧脸,带着几分刚韧,初见时那种柔弱好像消失了。

  “没什么,你休息一下,很快就到王府了。”

  血饮看出殷寒轩并不想说出其中缘由,她也不是那种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在路过成府大门时,血饮看到成府那朱雀大门上贴着两张黄色封条,这代表着,成府已经落败了。

  回到王府时,她就发现王府上下安静极了,这才想起,昨夜是中秋节,他们应该是早就回去了,难怪他倒是不在乎了。

  雅阁早已修缮的差不多了,跟原来没什么差别,那一池的荷花跟莲花跟初来时没什么两样,也没听到莫离大喊大叫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也走了?还是她师傅来了。

  血饮只是觉得,一夜之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

  殷寒轩回到府上才想起谷老头在这里,跟血饮说了一声,但被血饮拒绝了,血饮自己开了一个药方,久病成良医,这句话一点也没错,这些年受伤就跟吃饭一样,自然而然,处理伤口也就跟吃饭一样熟练了。

  殷寒轩考虑到他们今日跟他说的事,也许是在潜意识之中,不想在麻烦他们,让下人按着血饮说的方子去准备药材了。想着,等徐太医来,再给她看看也不迟。

  血饮泡在药桶里,身上的每一个伤口都在叫嚣着,但,这对身上的鞭伤效果很好。在林府的时候,是没有这个条件,只要泡上几天,伤口几乎可以好一大半了。

  只是肩膀的伤口,可能会加重。

  可现在让她担心的不是身上的伤口,而是昨夜的心魔,还有身上经脉之中隐隐传来的痛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醒着她,时日不多了。

  可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去做。

  谷老头站在屋顶上,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站在血饮房间门口外面的等待的殷寒轩,还有一干丫鬟,端着衣服,药材,食物安静的站在一边候着,这架势也差不多跟王妃同等级别了,只是他没想到,殷寒轩这么安静温顺柔软的一个人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冷血又无情的人,两个人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不应该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才对。

  一个是生活在明媚的阳光下,即使父母双亡,但皇宫里的人给予他的爱,并不少。

  一个是生活在阴暗里的阴谋里,小时候得到的一切,在天香阁的训练下,早已被磨灭的一干二净的,否则,亦不会选择无情决。

  除了父母双亡的共同点,两人实在不般配。哦,不,谷老头突然想起,他们之间除了任务之外,还有一个关联。

  “没想到,你的徒弟会喜欢上一个杀手吧?”谷老头侧头看向莫邪,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他既希望血饮有感情,又不希望她有感情。

  说的准确点,可能还是他藏有私心吧,他所希望她有的感情,不能是莫离非嫁不可的殷寒轩而有的。

  莫邪看着殷寒轩的神色变得深邃,他确实没想到,但,这世间事,哪里来的绝对呢,:“无妨,反正她是不会有感情的。”

  “万一有呢?你不是经常说,世事无绝对么?”

  “无情决的反噬,你以为只是书上说说而已的吗?即使有,也只是昙花一现,死路一条。”

  谷老头顿了顿,眸中闪过一丝难以言表的感情,忽而望着对面屋顶倾斜下的一缕夕阳,:“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