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六十章 血饮失踪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69 2019-11-12 08:02:31

  小乞丐听了第一句,说有人刺伤殷王爷,便火燎火燎的赶去林府,后面的话完全错过了,但是现在的情况,不用想都知道是成丞相干的,虽然他不知道他师傅为什么会接下保护殷王爷这个任务,但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任务对他师傅很重要,否则,在冰城,她断然不会这样的牺牲。

  只是一赶到林府,随后就有大批人马赶到林府,各各举着火把,小乞丐连忙闪身蹲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为首的一人下了马,待看清下马之人时,这才呼的一声。

  “谁在那里?”

  这呼声被站在殷寒轩身边的符文宇听到了,符文宇大喊了一声,宫内的事他已经听梁山说过了,幸好血饮姑娘有所筹谋,派了一个死士保护王爷,否则,那一刀非得刺到王爷不可,只可惜,那个死士还是死了。

  就算成丞相已经被抓,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能放过。

  一队士兵刷刷的拔出身边的佩刀,朝着符文宇刚刚喊的方向走了过去,小乞丐连忙跑了出来喊到:“是我是我,殷王爷,符将军,是我!!”露出那张白皙带着刀疤的脸。

  “小乞丐?”符文宇有些吃惊道,挥了挥手,让人退了下去:“你没事吧,最近去哪了?”

  小乞丐揉了揉鼻子:“我没事,我刚刚听说了王爷被刺杀的事,这不,正打算告诉师傅。”

  “你师傅呢?伤势如何?”符文宇还没来得及问,殷寒轩已经打断了他们。边问边朝着林府里面走去。

  原来如此,符文宇总算是明白王爷突然火急火燎的说要来林府是为什么了,还以为是关于成丞相的,没想到是关于她的,符文宇朝着殷寒轩的背影看了过去,突然一个想法从他脑海中闪过,成丞相为官多年,性格沉稳内敛,遇事从来都不是那么急躁的人,就算得知成贵妃跟儿子死时,也并未做出任何出格之事,压根就不是这么容易动怒的人,今日在大殿之中,就算看到蒙面人以为是血饮,也不会如此激动要杀了蒙面人。

  而成丞相就算要刺杀王爷逼出血饮,不管成功与否,他都应该会不动声色才是,更不是选择皇宫这种地方。

  而那个宫女被蒙面人一掌毙命了,到底她是谁派出的人也不得而知。

  不管是不是成丞相,事情也已经尘埃落定了,真相是什么,也已经不重要了,成丞相这些年来做的事,死不足惜。

  只是,他忽而有点不敢想了。

  殷寒轩现在心中担心只有血饮的伤势,没时间在乎别人,脚步流星的朝着密道的方向而去,小乞丐紧跟其后:“现在我也不知道师傅如何了,那个面具男来了,不过……”

  “什么?你说谁来了?”小乞丐还没说话,就被殷寒轩给打断了,看着殷寒轩微微动怒又严厉的眼神,他微微愣了一下,既然有些结巴:“面…面…具男。”

  话一落音,眼前的人已经从密道跳下去了,符文宇看到殷寒轩失措的神情便猜到大概是出事了,拍了拍小乞丐的肩膀:“走吧。”

  小乞丐眨了眨眼睛,这平时都是一副温暖的面孔,温顺的性格,突然冷峻下来,比师傅那张冰山脸还可怕,拍了拍胸口,跟在符文宇身后跳了下去。

  密室里空无一人,一张桌子七零八落,场面的混乱只能证明这里打斗过,但符文宇很快就发现,打斗的痕迹并不多,这间密室这么小,按血饮跟面具男的武功,东西都该毁的差不多了,而床上的一切都毫发无损。

  “王爷,你看,这里有血迹。”符文宇指着床上已经干枯的血迹说到。

  殷寒轩走过来一看,眉头深锁,床上的被子床单都很整齐,若是因为打斗撞到床上肯定会乱了床单,而且血迹的位置也不会是靠在床边,殷寒轩蹲在地上,这才发现地上也隐隐有些血迹,这种位置,只能是血饮在运功疗伤之际被面具男打断而受伤了。

  要是他可以早一点,她就不会出事了,要是他昨晚不用顾虑这么多,她就不会遇上面具男,要是……手深深握成了拳头,指节泛白。

  小乞丐看到这种情况,喉结一动:“殷王爷,师傅她这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师傅已经回王府了呢?”话一说完,自己忽然觉得挺没说服力的,师傅这么急急的让自己走,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无法对抗面具男。他狠狠的往自己脑袋上一敲,前面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封锁城门,只要是受伤之人,一律不得放行,挨家挨户给本王去查!”

  “是。”

  一扇朱雀大门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两张封条交叉而贴,就此,成家落寞,从成府搬出来的东西,足以在建立一个京城,这些珠宝可以他们挖了十米深,又在那水井地下的密室才找到的,要不是有水性好的,那口深井,压根没人能潜下去的,藏的可真够深的。

  突然,听到三声铜罗声,间断一刻,又响了三声,如此三次,看热闹的百姓又是一阵哄闹,这可是警令,在街上溜达之人必须一柱香之内回家,否则,一律收押提审。谁也不敢逗留,围在成府面前的百姓几乎是一哄而散。

  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把目光落在他们的陈将军那里,这时,梁山骑马朝着这边跑了过来,附耳在陈将军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陈将军顿时脸色沉了沉,立马派人把收缴的东西运到宫内。

  两人一组,凡事有受伤的女子,或者画像中的面具男一律抓起。

  梁山对陈将军拱手一礼,陈将军微微点头,带队去查了,梁山不过是把面具男刺杀王爷一事,又把林府还有成贵妃成宇之死说了一下,陈将军立马认定这个人就是成丞相的人,成丞相被抓,此人要是不抓住,难免引起混乱,至于为何要抓受伤的女子,陈将军直接将她归类于同伙了。

  梁山才不管陈将军怎么想,找到血饮才是重中之重。他抬头望了望天,但愿,能快点找到吧,还真是一个不平凡的团圆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