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五十八章 玩诈尸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12 2019-11-11 07:27:23

  小乞丐坐在断垣残壁的木头上,淹没在黑暗之中,抬眸看着天空的一轮圆月,青澈的月色散落一地。

  今天是中秋节,团圆日,外面灯火通明,热闹声不断的传入他耳中,要是以往,他早就出去蹦哒了,想来是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既然有点不想去凑那份热闹,又或者是跟血饮待在一起太久了,渐渐的喜欢上了安静。

  殷寒轩昨夜说今晚会来送药,他是王爷,这中秋节的日子定是要进宫团圆的,来这里估计要晚些时间,小乞丐拔着地上新长出来的草,叹了一口气,昨天殷寒轩一走,师傅就在运功疗伤,也不知道现在伤势如何了,又不敢去打扰,想等着殷寒轩一起进去。

  想起昨晚的事,小乞丐又叹了一口气,这王爷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师傅,只怕到头来,这颗心还不知道要被师傅伤成什么样子,师傅那种无情无欲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感情嘛,而且,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要是有了在乎的人,就等于暴露了七寸,太危险了。

  自己正自言自语着,余光就看到被月色打落在一边的一个人影,一双靴子便渐渐映入眼眸,小乞丐心里一喜,总算是来了,:“王……怎么是你?”眉头一皱,心里一紧。

  一张狰狞面具在月色下看起来有些瘆人,露在外面的嘴唇往左边扬了扬:“好久不见,你师傅呢?”

  小乞丐神色戒备的看着面具男,准备随时逃跑,:“我怎么知道我师傅在哪?我还在找她呢。”

  “哦?是吗?”嘴唇往左边又扬了几分。

  “是呀,那个,我赏月也赏的差不多了,就不奉陪了,告辞!”还没说完脚下一动。

  面具男上次早就见识过,这次自然早有防备,手中的长鞭如蛇一把缠住了小乞丐的脖子,狠狠一拉,碰的一声,小乞丐摔在了他的面前。

  小乞丐哎呦哎呦的揉着屁股:“大侠,我真的不知道我师傅在哪,我要是骗你,我的家人就不得好死!!”反正他也没家人了。

  面具男轻笑了一声,:“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带你去吧。”

  小乞丐心里瞪嗝一声。

  这林府他是在熟悉不过了,一砖一瓦都铭记于心,把密道机关一拧,推着小乞丐走了进去,不过,要不是殷寒轩找到了,他还真没想到血饮会躲在这里,他以为,她一定是躲在王府,毕竟,她的任务就是保护殷寒轩。

  小乞丐走的很慢,这密道只有一个出口,那就是进来的那条路,以他武功肯定是打不过的,最好的情况就是师傅已经修炼完了,这样,二对一,必定是他们胜,错,师傅一个人都能把他给解决。

  面具男时不时推一下小乞丐,催促着他快点。

  小乞丐一看快到房间时,连忙撒腿就跑了进去,:“师傅,那人......”一看清眼前的情况,声音嘎然而止!

  面具男不急不缓的跟在小乞丐身后,密室不大,一眼便能看的清清楚楚,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张桌上放着七七八八几个药瓶子,床上也是空空如也。

  小乞丐恨不得往自己甩自己一耳光,干嘛急着喊,以师傅的功力肯定早就听到他们进来了,这下好了,他这一喊,不就等于告诉她,师傅就在这里。

  面具男神色戒备的环顾四周,这条通道没有第二个出口,就冲着刚刚她徒弟那句话,就足以说明血饮一定还在这里,只是......这密室,压根不可能能藏人,难不成?

  心中的谋生的想法刚落地,连忙回身一退,碰的一声,一张桌子瞬间被一分二,小乞丐连忙闪身往血饮旁边一站,做出一个准备应战的姿势,还没等他开口,血饮把他往外一推:“先走。”

  小乞丐回头看了一眼血饮,看师傅这情况,应该是伤好的差不多了,自己呆在这里,说不定还要顾虑他,片刻也不耽误,朝着出口而去。

  面具男弹了弹身上的灰尘,看到小乞丐走,也没想着要去追,他的目标是她,他徒弟他压根一点都不在乎,嘴角浮现一抹难得的笑意,直达到了眼里,:“血饮姑娘,好......”

  这话还没说完,就看着眼前的人直直往自己面前倒了下去,这让面具男神色变了变,怕她使诈,看着地上的人开口到:“喂,虽说,兵不厌诈,玩诈尸是不是也太老套了?”

  他们一进来时,血饮便听到脚步声了,一听就知道其中一个肯定不是殷寒轩的,而且,小乞丐的脚步声也不对,来者不善,可运功疗伤期间,最忌讳的就是分心,刚好来的时候,还是在她最紧要的关头,一分心,便是前功尽弃,还会重创自己。

  面具男等了几秒,地上的人还是毫无反正,面具男犹豫再三朝着血饮走了过去,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人:“喂!喂!”

  地上的人还是毫无反应。

  面具男一边戒备,一边拿起血饮落在旁边的手,把脉一把,神色又变了几变,连忙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丸喂她吃了下去,一靠近,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过,他刚刚把脉,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啧啧了两声,他来的可真的太是时候了,碰到她刚好在运功疗伤,估计是听到动静,强行运动,反被内力所伤,这种伤,就好比两个内力相当的人决定一招定输赢,而且,她本身就有内伤在身,:“你说,要不是我来,你恐怕真的是要去见阎王了,不过,你放心,你将会是我,最得意,最完美的作品。”

  一想到这里,面具男露出一种快意的笑,好似,一切都已经在自己掌握之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