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五十六章 偷梁换柱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44 2019-11-10 07:33:34

  “听说了没,这林府灭门得事还没解决,成府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呀。”

  “听说是那位成贵妃跟自己侄子通奸呀。”

  听得众人一片哗然,:“真的假的?”

  “真的,我有一个亲戚在宫里当差,都亲眼看见了。”

  “难怪今天成府的人天还没亮就进宫了。”

  “这下成府只怕是大祸临头了。”

  “……”

  小乞丐坐在一边嗦面,听到旁边七嘴八舌的声音,对着血饮竖起大拇指:“师傅,你怎么想出来的?”

  血饮把斗笠压了压:“林府的事怎么没动静?”

  小乞丐一笑:“师傅,我做事你还不放心,不出三刻,一定全城搜索那面具男!!”

  血饮眼睛一闭,双手环胸:“梁山那边怎样了?”

  “应该快了吧,不会是失手了吧?”小乞丐深吸一口气:“师傅,像这种偷梁换柱的事,就应该让我出马!”觉得没能去做这种事,实在觉得惋惜。

  血饮懒得开口,留着力气等着做别的事,梁山就算动手,在出来,也要等到晚上了,就算成丞相巧舌如簧,就算皇上在怎么喜欢成贵妃,看到这种事,谁能忍?更别说是万万人之上的皇上了,不过,不管如何,成贵妃今天都会“死”。也幸亏她出宫进宫一路安排的非常好,不然……进宫都是问题。

  果然不到一时三刻,衙役的人各各手里那着一张画像在抓人,小乞丐得意一笑,邀功道:“师傅,怎样?我厉害吧?”

  血饮抬眸看了一眼身后的衙役,起身压了压斗笠:“走吧。”

  面具男看着手中的通缉令,一夜之间就翻身了,成家还出事了,呵,这成家看似位高权重,怎么这么快就被反将一军了,沫日站在一边道:“公子,现在怎么办?”

  “不急,主公说,殷王爷的命她要亲自拿。你的伤没事吧?”

  沫日摇摇头,她潜入王府,被符文宇发现了,要不是公子及时赶到,只怕自己早已被抓了:“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走吧。”面具男往熙熙攘攘的街道看了一眼,后会有期,血饮。

  还没等成家的事有所结论,一大清早熙熙攘攘的街头,就听道那成贵妃跟成宇两人双双在地牢自杀了,这一自杀,纷纷流传出各种各样的剧本,有的说是,成贵妃自杀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成宇是觉得自己左右也活不下去了,免得多受皮肉之苦,也自杀了。

  有的是说,他们两个都想活着,一口咬定是对方勾引对方,在吵架的时候动手,都死了。

  还有的是说,他们两本来就是一对情侣,在爱情面前,年纪算什么,血缘算什么,只是后来皇上介入,两人无法,就只能是暗地里来,结果东窗事发了,就是双双殉情了。

  最靠谱的就是,皇上赐的白绫,说是自杀而已。

  血饮指了指地上的水盆,小乞丐做了一个ok的手势,端起水盆就往成贵妃脸上泼了过去,成贵妃啊的一声尖叫,甩了甩脸上的水,这才看清眼前的人:“血饮?我怎么会在这?”低头一想,自己跟侄子睡在一起,被皇上当场抓住,还没开始审问,皇上就派人赐毒酒一杯:“这些事都是你做的!”

  血饮拿起手中的长鞭,还没开口就往成贵妃身上甩了过去,不过这鞭子只是普通的鞭子,血饮怕她那刺鞭受不住,不小心死了,可就不好玩了,成贵妃啊的一声,痛的直冒冷汗:“我要杀了你!”

  血饮冷冷一笑:“成贵妃,我说了,我都记住了,一共是一百二十一鞭,你可要撑住了!”说完就抬手挥了十鞭,十一鞭还没下,人就已经晕了。

  小乞丐早已准备好了一盆盐水往成贵妃身上泼了过去,刺痛让成贵妃醒了过来,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要杀就杀!”

  “就这么让你死了岂不是便宜你了,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当场杀了我。”血饮拿起鞭子把手抬起成贵妃的下巴:“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生不如死!”

  小乞丐:“师傅,这脸我要了,你别毁了!”

  血饮伸手:“把指甲钳给我!!”

  成贵妃看着血饮:“你要做什么,你别过来!梁山,你快救本宫,梁山,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响彻天地。

  梁山看着几乎已经快要晕死过去了人,五指血肉模糊,别过脸不忍在看,虽然血饮身上的伤,让他觉得成贵妃并非善类,只是血饮的做法也太偏激了,他知道他让她把人偷梁换柱是为了报仇,只是不能认同血饮的做法,还是忍不住上前说到:“血饮姑娘,我看就这样算了吧。”

  血饮抬眸看着梁山,不亏是跟在殷寒轩身边的人,真是有良心,:“算了?在她手中的人命,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种人,为什么要算了?”血饮看着他那副模样,收回目光,想起了她自己,手中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梁副将,你先回去吧。”

  梁山自然知道成家上下并非好人:“血饮姑娘,我知道成家不是好人,只是,我们也没必要……”

  小乞丐看着血饮脸色,把梁山一拖,推出了门,:“梁山,你先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免得你看看心里不舒服!”

  梁山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房屋,离开了。

  小乞丐给血饮倒了一杯酒:“师傅,他们是正道人士,跟我们不一样。”

  血饮端着酒杯,若不让她们尝尝他们在别人身上做过的那些事,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罪孽有多深?

  殷寒轩等了一夜才看到符文宇前来,:“昨晚去哪了?”

  “那沫日昨日潜入王府,本来是可以抓住的,但那面具男来了,被救走了。”

  “你没事吧?”

  “没事,谢王爷关心。”

  “血饮姑娘昨夜也在?”

  “血饮姑娘并不在府中。”

  不在府中?不应该呀,沫日都潜入进来,她却不在:“去哪了?”

  符文宇听到旁边的莫离像是在偷看或者偷听他们说话似的,一提血饮这个名字就闹腾了起来,符文宇深吸了一口气,看殷寒轩又要去莫离那里,喊到:“王爷,血饮姑娘出事了!”

  他看到梁山跟小乞丐几天没回,大清早便去了一趟衙门府,衙门的人也不知道去哪了,只是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下,出来就听说了成家的事,成贵妃跟成宇已死,成丞相连降三品,还有面具男沫日被通缉的事。

  妹妹死了,儿子死了,还降了官,成贵妃既然都知道血饮的事,那成丞相定然也会知道,只怕……

  殷寒轩起身的身影一顿,转头看着他,一字一顿:“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