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五十三章 幕后之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910 2019-11-08 07:35:50

  小乞丐好不容易摆脱了皇莆瑾,刚进雅室,就看到皇莆瑾皇莆瑜湛秦南厉风他们都在雅室,连忙把脚退了出来,看着丫鬟把他们的东西都搬进了各各厢房,奇怪,怎么都住到雅室来了,连忙拉住一个进去的丫鬟:“这事怎么回事?”

  “奴婢也不知,梁副将吩咐的。”

  梁山吩咐的?哎,不管了,看到丫鬟一走,又拉了她一把:“你帮我叫一下我师傅出来,就是血饮,你跟她说,我在王府门口等她。”

  “是。”

  皇莆瑾等人搬进雅室时,便听符文宇说了莫离的事,不过说的是莫离受了刺激,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回来就有些疯疯癫癫的,并未说明事情缘由,叶子霜去看了一眼莫离,她喝了药,睡着了,一点都看不出什么。

  让他们搬来雅室定会有疑惑,符文宇只是说,是怕那面具男有所行动,上次防备这么森严,那四恶都进来了,要不是因为血饮姑娘武功高,指不定是出了什么事,血饮有事被天香阁召回,说是要离开几天。

  为了安全,便让他们都住在一个院落,其他人也没多想,各自收拾东西便住进来。

  殷寒轩写了一份书信,交给符文宇,让他尽快让人送去白沙谷,符文宇拿着信,:“王爷,属下有事要说。”

  还没等殷寒轩开口,外面就一阵七七八八杂吵声,殷寒轩眉头一皱,他一再叮嘱过,一定要轻言细语,血饮本就不喜欢太吵,:“外面怎么回事?”

  来的怎么这么及时?:“王爷,血饮姑娘怕面具男有所行动,为了您的安全,便让子墨他们都搬来雅室住了。”

  殷寒轩倒是没想到是血饮的主意,一听到是为了他,嘴角扬了扬,:“她呢?去哪了?这么吵肯定睡不着吧。”

  符文宇一听到殷寒轩终于问血饮了,连忙道:“王爷,血饮姑娘她……”

  “王爷,王爷,不好了,莫姑娘醒了,吵着闹着要见你,你快去看看吧。”符文宇还没说完,一个丫鬟顾不得太多,急匆匆的跑到门口喊道。

  殷寒轩起身急忙跟着丫鬟走了,符文宇哎了一声,看着手中的信,时间点未免也掐的太好了吧。

  小乞丐左等右等都不见来了,一看都已经过了三更了,该不会是师傅早就一个人出去了吧,都怪皇莆瑾那个死丫头,正想着,就看到两个奴仆从王爷里面急匆匆的出来。

  “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拿着刀就往自己身上砍。”

  “可不是,谁敢接近呀,好像差点把王爷也伤着了。”

  “走走走,还是快去请徐太医吧。”

  小乞丐听着这两人对话,连忙拉住其中一个人,:“你们刚刚说的是谁?”

  奴仆一看是小乞丐,王府的客人,其中一位低声到:“百公子还不知道吗?就是那位莫姑娘,出去了一趟,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拿刀就要自寻短见,谁拦就砍谁。”

  莫离?这还真是报应呀,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果然是老天有眼,嘀咕一声:“想死就让她死呗,闹这么大动静做什么。”

  两位奴仆看他嘀嘀咕咕的,对视一眼,问到“百公子,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你们去忙吧,去吧。”

  两人也不敢耽误,急忙去请人了。

  小乞丐笑了笑,转身往王府去了,要是师傅知道了,肯定高兴坏了,先去看看疯癫成什么模样了。

  昏暗的灯光,照着墙壁上各种刑具,在灯光下散发着冷冷的光,不用细细看,便觉得每一件刑具上,渗透着血一般的暗沉,一个炉火啪啦啪啦烧的很是旺盛,一个木架上用铁链绑着一个人,身上全是错综复杂的鞭伤,鲜血淋漓。

  前面站在一位高贵又典雅的女子,一张脸可谓是长的精致,一撇一笑都有说不出的韵味,就连手里拿着一条血淋淋鞭子,都有种罪恶的美,像一朵盛开的莲花,不过是黑色的莲花。

  鞭子上全是铁刺,打一下,皮肉都要被铁刺直直刺入皮肤,很多人打一下便受不了痛晕过去,被打的人身上都几乎看不到一块好的皮肤,那人眉头都没有蹙一下,脸上冰冷的如同刚刚来时那样,嘴角依旧是冷冷的笑。

  梁大人站在一边,看的腿都在发抖,要是这样下去,人死了,那位王爷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血饮本以为要不是成宇就是面具男,倒是没想到还真是皇宫里的这位成贵妃,长的是美,手段也行,手下也是不留情面,只是……真不算什么,皮肉伤罢了,:“成贵妃就这点手段?”

  成贵妃看着血饮笑了笑,一手掐着她的下巴:“嘴巴倒是硬的很,你放心,这不过是刚开始,后头有你受的,敢动本宫侄子,就让你这么死了,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血饮点点头:“我觉得也是,成贵妃可千万别让我一不小心就死了,不然,要是殷王爷怪罪下来,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兜着住。”

  在后宫里,什么手段没见过,以为把殷寒轩搬出来她就怕了,成贵妃用力捏了捏血饮的下巴:“殷王爷若是当真在乎你,就不会把你交出来了!!”

  嫌弃的把手一松,抬起鞭子往血饮身上甩了过去,把鞭子一扔:“来人,泼水!”

  “是!”

  一盆的水往血饮身上泼了过去,落了一地的血水,血饮感受到伤口开始变得火辣辣的疼,泼水之前,她就知道,一定不是嫌她太脏,把她冲洗冲洗,果然是盐水。这手段随便从天香阁里面拉出一个人,都要比她高明多了。

  成贵妃双手往水里洗了洗,一边的宫女拿起手帕往她手上细细的擦着,低声到:“娘娘,时辰不早了。”

  这回宫要是晚了,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慢慢折磨才好玩,今晚也差不多,:“梁大人。”

  “下官在。”

  “好生好看,注意些,别让她死了,本宫明日再来。”

  梁大人声音都在颤抖道:“……是。”

  血饮看她这是要准备回宫了:“成贵妃,你那侄子怎么不敢来?”

  成贵妃:“你知道本宫今晚为何不砍你手吗?就是留着给成宇亲自来。”

  “原来如此,那你侄子多久到?”

  见过不怕死,倒是还没见过像她这种不怕死还急着让人砍手的:“不急,后天就到了。”

  血饮低头一笑,:“好,我等着他大驾光临了,哦对了,今日成贵妃一共是甩了五十八鞭,我都替你记住了!”

  成贵妃哈哈一笑,觉得她这后半句话甚是可笑,:“怎么,难不成你还以为你会有命活着出去?”

  “我就是想说,成贵妃明日来时,多吃点饭再来!别打到一半没力气了。”

  成贵妃盯着血饮看了许久,站在一边衙役都忍不住低声到:“不会是打傻了吧。”

  “估计是,不然,不求饶也就算了,既然还求打的。”

  “哎,估计是脑子坏掉了。”

  成贵妃一笑:“好呀,本宫记下了。回宫!”

  梁大人送成贵妃离开,连忙进了地牢,:“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把血饮姑娘放下来!”

  “是。”

  血饮揉了揉手臂,就是绑着不舒服,看着旁边几人想扶又不扶敢的,难不成以为她都要走不了?伤的又不是腿:“梁大人,给我一间单独又安静点的牢房。”

  “那是应该的,”梁大人往前面带路,看着血饮这一身伤:“血饮姑娘,下官也是没办法,一家老小都在别人手中,你看,要是殷王爷……”

  血饮看了看牢房,还挺宽敞,干净的,四周连着几个牢房都没有人,但也算清净,往草席上一趟,站着可真累:“成贵妃说什么,你尽管去做就是,你只要每天给我一些好酒好菜就行。”

  梁大人差点感动的热泪盈眶,没想到这江湖的杀手,这么好说话,对着旁边的衙役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去准备酒菜!”

  “是!”

  梁大人:“血饮姑娘,要不要我叫个郎中给你看看伤。”

  “不用了,你走吧。”

  血饮从靴子里拿出一瓶药,那树林的人都是成贵妃的人,这些人是她自己豢养的杀手?还是朝廷的兵?但不管是何种,都能让她跟成家身败名裂了,只是,那些人可能都已经被处理了。

  一场大火烧了百分之七十的尸体,树林的是的事差不多都到午时了,若是白天纵火,那么肯定不会烧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尸体,火一定是晚上便开始了。

  林家被杀,是面具男跟成贵妃联手设计的这个陷进?还是,面具男知道她会查林家,先动手灭口,成贵妃那边得知她没死,便借着此事,趁机陷害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