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五十二章 林家被杀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40 2019-11-07 20:47:58

  血饮看着桌上的菜,估计是殷寒轩特意吩咐的,菜做的都是她喜欢的,但血饮心思却不在殷寒轩身上,想的是林府,在宫里殷寒轩说,他要为父母报仇,而这人又要杀殷寒轩,会不会是当年杀殷寒轩父母的人,林府,现在只能去查查林府的底细,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背后之人是谁。

  正想着准备去找符文宇问问林府的情况,符文宇刚好从门口进来,血饮先开口到:“正好要找你,东边宅子林府,你可知道些什么?”

  符文宇一听血饮这么问,猜想应该是跟面具男有关,昨天来的那个人送来一封信,说是这信跟面具男有关,把信交给血饮她便知道了,但他打开信一看,却是一张空白的纸,他来正打算跟她说这件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血饮:“昨晚来了一个人,送来这封信,说是交给血饮姑娘就知道了,不过,血饮姑娘怎么知道林府的?”

  血饮拆开信一看,空白的纸:“去打盆水。”

  符文宇:“水火特殊材料我都试过了,这纸都没反应。”

  血饮抬眸看了他一眼,符文宇低声道:“我去打。”

  符文宇怎么也没想到,内容是在信封上,而不是在信纸上,血饮看着信封上面的地图,这地图画的应该就是林府了,这种信,确实是天香阁的人送来的,难不成是鬼魅?:“送信之人是何人?”

  “一个小乞丐,受人之托,他也没看清让他送信的人是谁,只知道是个男的,血饮姑娘是怀疑这封信有问题?”

  血饮把信封往火烛上一点:“林府你知道多少?”

  “世代从商的商人,京城人,京城东边的那些店铺几乎都是他们林家的。”

  “一直都在京城?从未离开过京城?”

  “没有,在京城土生土长,就连亲戚都是在京城,血饮姑娘是怀疑那张地图跟林家有关系?面具男也跟林家有关系?”

  血饮嗯了一声:“上次小乞丐就是从林家救出来的,这样,你让人时时刻刻盯着林家的一举一动,再去查查林家最近跟什么人接触过,不管大人还是小孩一个都不能放过,一定要细细查问。”

  “好,我这去吩咐。”符文宇走到门口,又转过身问到:“血饮姑娘,在下有个问题想问问?”

  血饮嗯了一声,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符文宇:“就是…就是关于莫姑娘的,她说的可都是真的?”今日莫离在院中说的,他都听见了,血魅为何偏偏也在京城,她显然是早已知道血魅就在京城,不然怎么莫离不在,就去找了他,是不是他的任务就是采花大盗,杀莫离对于她来说很简单,就像在淮城,杀了叶子霜也很简单,可血饮却偏偏用了羞辱,耻辱的方式,教训了叶子霜。

  可内心又觉得血饮不会,若是血饮早已筹谋好了一切,又怎么还会让莫离下毒,让王爷闹了这么一出,采花大盗进王府,血饮若是内应,可以在莫离出门时在动手,完全没必要在王府动手。

  血饮将手中的茶杯一放,“你觉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血饮姑娘这话说的……”符文宇还没说完,梁山就急冲冲的走了过来,低声到:“将军,出事了。”

  符文宇看他这形色匆匆的模样,一皱眉头:“出什么事了?”

  梁山看了一眼血饮:“林家上下全数被杀,官府来人要带血饮姑娘去审问,说是她干的。”

  血饮倒很是淡定:“有何证据?”

  梁山:“刀伤皆是出自血饮刀。”

  难不成今日围在树林的那些人不是成宇的人,是面具男带的人?难不成他跟成家有关?刚摸索一点面具男的消息,林家上下就被杀了,尸体估计就是今天她杀的那些人吧,也不对,林家上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那些人全是男子:“一共死了多少人?”

  “林家上下七十口余人,无一生还,被大火烧了一半,只有十多具男尸,颈部皆有一道刀伤,血饮姑娘,要不你先离开王府?”梁山建议道。

  血饮呵的一笑,若是离开,只怕会成为朝廷钦犯,以后再江湖上走,会引起许多不方便,但这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早已挖好陷阱,她倒是不害怕什么,就怕是面具男有意将她引开,杀殷寒轩。

  符文宇问到:“带人来的是何人?”

  梁山:“衙门府的梁大人,将军,要不要把此事先跟王爷说一声?”梁山本想直接去告诉殷寒轩的,还没等他开口说何事,就听到房间里那位莫姑娘就啊啊啊的喊着,事态紧急,他也不敢耽误,就来找符文宇了。

  血饮起身,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用了,我跟他去。”

  符文宇:“血饮姑娘,此事恐怕有诈。”

  血饮轻笑一声:“就是有诈才要去,别人都上门了,既然是早已做好一切,就算殷王爷出面,我也要跟着去的,我是担心那面具男会趁着我不在,对殷寒轩下手,符将军,我听说南厉风要离开了,你留他几天。”

  符文宇想了想,:“血饮姑娘,还是先跟王爷说一声,这一进去,只怕免不了吃皮肉之苦。”

  血饮才不在乎这些,这下林府都不用查了,动作这么快,跟面具男肯定脱不了关系,:“有那位在,你们王爷是分身乏术,我没事,自己能解决,你们看好殷寒轩就行,让皇莆瑜他们都住到雅室来,暗卫要加强一倍,进入王府的人,若是有面生的面孔,一律不能进来,不管是好奇还是走错路进到王府里面的,一律格杀。”

  梁大人一脸肥胖,挺着一个大肚子,一身官服穿的实在是太丑,感觉衣服都要装不下了,一看就知道是油水吃多了,站在外面等了许久也不见出来,旁边的一位衙役低声到:“大人,这么久还没出来,该不会是准备让她逃跑吧,我听说此人武功高强无人能敌。”

  梁大人犹豫纠结,要是硬闯只怕会得罪这位殷王爷,他得罪不起,要是让血饮逃了,上面那位他也得罪不起,胖嘟嘟的脸那叫愁眉苦脸,很是忧伤,就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看到符文宇梁山,还有一位女子,偷偷打开画像一看,一样,连忙把画像藏了起来:“符将军,这位便是血饮姑娘了?”

  符文宇:“梁大人,这位血饮姑娘王爷很重视,林家一案一定是有人嫁祸给了血饮姑娘,王爷是不想你为难,才让血饮姑娘跟你走一趟,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这乌纱帽……”

  梁大人一笑,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已经都几乎要被淹没了,:“符将军请放心,我就是请血饮姑娘过去问几个问题,等查到真凶,一定会把血饮姑娘亲自送回来。”说完朝着旁边的衙役使了一个眼色。

  衙役手里拿着那副铁链子,不敢上前,血饮冷笑了一声,双手往后一背:“走吧,梁大人,铁链回去再带吧。”

  梁山看着梁大人带的一群人,手都是握在刀柄上的,各各紧盯着血饮。

  “将军,怎么办?”

  符文宇看着那一身青衣,转身进了王府,此事还要跟王爷说一声:“先按血饮姑娘说的去安排,派人去地牢打点,一有消息过来汇报。”

  符文宇来到雅室,还没靠近房门口,就听到莫离又哭又闹的声音,喊着要寻死,忽而听起有点烦,真想要寻死的,往往都是不动声色的,唯有越怕死的人,才会越喊越大声,让自己声音尽量大的可以让殷寒轩听见,:“王爷,属下有事禀告!”

  “寒轩哥哥,你让我死吧,我不想活了,你让我死吧…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把刀给我……”莫离伸手要去抢殷寒轩手中的匕首,听到符文宇的声音,喊的更大声了。

  殷寒轩看她这样闹下去不是办法,一把把她按住,吩咐丫鬟拿来绳子把她绑起来,先还是让她安静下来,好好睡一觉,开门就对着外面的符文宇道:“文宇,你去熬一碗安神汤。”

  “王爷,属下有事要说。”

  啊……殷寒轩还没开口,就看到莫离咬伤了几个丫鬟,把绳子挣脱来了,急忙道“有什么事都等下再说,先去弄药!!”

  “王爷……”

  碰的一声,门已经关紧了,符文宇忽然想起血饮说的话,还真是说的一点都没错,她武功高强应该会没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