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是认真的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04 2019-11-07 07:13:46

  血饮是千算万算,千想万想也没想要一个不过看一眼露出肩膀的女子闺中图就脸红心跳的人,既然会做出这种事!!!

  她还以为殷寒轩一想到昨晚的事,应该会恨不得羞死才对。

  她是实在没想到,才会防不胜防,让他亲到了!!

  那张脸在她眼前放大,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声音很轻,语气很暖,那唇上残留的柔情,直直撞到了她心里,又被她从心底散发的寒意直接给冻结了。

  血饮轻笑一声,望着殷寒轩那双眼睛:“殷寒轩,你不要以为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就不敢把你怎样!”

  殷寒轩:“我是认真的!”

  这话像是触到了血饮的笑点,血饮哈哈一笑,往殷寒轩脸上又凑了凑,两人鼻尖都碰到了一起,血饮头往旁边一侧,低声在殷寒轩耳边道:“认真的?那有多认真呀。”

  殷寒轩想起血饮曾说过,她不信人,能成为天香阁的第一杀手,定然是经历过许多旁人没有经历过的事,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自己活着,背叛,暗杀,出卖,等等,这种事估计很是常见,一次两次三次,怎么可能还会轻易相信别人,殷寒轩双手放在血饮肩膀上,让她与自己平视着:“我知道你不会在轻易相信任何人,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时间会证明一切,证明我对你的心意,我会对你好的,一心一意的那种好。”

  血饮冷声一笑:“对我好?你可知道,那些曾说对我好的人,后来都……”

  “但我不会,不会骗你,不会负你,不会伤你!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血饮看着殷寒轩那双眼眸,依旧是灼灼的,心有那么一瞬间漏了一拍,四肢百骸突然就疼了起来,无情决这是在提醒我吗?血饮低头自嘲一笑,怎么可能会动情,一把打开殷寒轩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殷王爷,请自重。”

  殷寒轩看了一眼血饮,不急,以后她慢慢就知道自己心意了,一转头就看到莫离就像被人抽了魂一样,身上衣裳不整的,打着赤脚,脚上全是被树枝划伤的伤口,殷寒轩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给莫离穿上:“莫离,出什么事了?”

  血饮看了一眼外面的人,还知道回来,看来,还没全傻,只是她盯着她看做什么?又不是她让柳下惠做的!等下,难不成……

  殷寒轩:“莫离,到底出什么事了?”

  眼泪就这样从眼睛落了下来,莫离指着血饮:“血饮,我知道你狠我,要杀就杀,可你为什么要让人…让人对我做那种事。”

  血饮冷笑了一声,还真是,不过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还真是赏心悦目,一手支撑着脑袋,就静静的看着莫离,看她怎么演。

  殷寒轩一看莫离这模样,大概是猜到怎么回事了,但他不相信是血饮找人做的,看了一眼梁山,梁山退了出去,守在门口,殷寒轩开口到:“莫离,血饮她昨晚一直呆在王府。”

  莫离侧头看着殷寒轩,往后退了两步,哭的梨花带泪,不停的摇着头:“寒轩哥哥,你到现在还在帮着她,她昨天明明就在那个畜牲那里!!”

  “莫离,血饮昨晚……”殷寒轩突然想起符文宇说的,血公子帮他解毒,血饮跟他一起走了。

  莫离望着殷寒轩,“天香阁的任务不仅仅是四恶,还有采花大盗柳下惠的命,但江湖人都知道采花大盗为人狡猾,那么多人想要他的命,也不见得谁就抓了住他。”莫离看着血饮,又看着殷寒轩,压着自己的愤怒,绝望,恨:“是她,拿我做了诱饵,引出那畜牲,他们一路才追踪了过去,可他们明明可以……明明可以救我,却……眼睁睁的看着那畜牲……那畜牲……”

  殷寒轩看了一眼血饮,她今天一回来,身上血腥味很重,采花大盗柳下惠向来独来独往,杀一人血腥味本根不可能这么重,而且,血饮向来都是速战速决,不可能会看着……

  莫离看殷寒轩脸上仍旧还有迟疑:“寒轩哥哥,你不相信是吗?那王府戒备森严,若是没有内应,怎么进的王府,你可还记得她是怎么羞辱子霜的吗?”

  “莫离,你先冷静一下,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好不好?”殷寒轩往前一步。

  莫离就往后一退,她都这样了,殷寒轩既然还是不肯相信她,还想要偏袒她,殷寒轩,你就这么喜欢她了吗,可这么多年,她所做的一切又算什么呢?

  殷寒轩怕她想不开,太激动,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毕竟,名节对于一个姑娘来说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莫离……”

  “别过来!”莫离手中的匕首一放在自己脖子上,朝着想要过来的殷寒轩喊到:“寒轩哥哥,清白以毁,这辈子我还有什么颜面立足于世。”

  说完拿起匕首就往自己脖子上去。

  “莫离,别做傻事!!”

  殷寒轩快速握住那把匕首,是他没能照顾好她,发生了这种事,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跟谷前辈交代,自责,悔恨交缠在他的心底,血一滴一滴的从匕首落了下来。

  莫离看着殷寒轩手中的鲜血,猛的松开匕首,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可恨又掩埋了一切,:“寒轩哥哥…这辈子还会有谁会娶我?”

  殷寒轩伸手一把抱住莫离,往她背上拍了拍:“莫离,别怕,没事了,都会过去的。”

  血饮哎的摇了摇头,要是真想死,就不会回来说这些了,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想死在殷寒轩面前,或者让她师傅杀了她,也许,是为了让殷寒轩娶她,血饮低头一笑,端着手里的茶一饮而尽。

  想着这几天还没去看过那些臭小子,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没进雅室,就听到皇莆瑾的骂骂咧咧的声音,血饮走进去一看,就看到一个在追,一个在跑,一个在骂,一个在笑,看来恢复的不错。

  转身出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虽然看不出什么,但真的很脏,一股血腥味怎么压也压不住,还是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路过雅苑时,听到南厉风跟符文宇的声音,像是在辞行,又问了一下莫离的事,听符文宇的回答,应该是还不知道,只是,血饮从符文宇眼眸之中看出,他猜到了。

  血饮倒是觉得南厉风离开也好,毕竟以南姝那个性子,指不定那天不自量力就来找小乞丐报仇了。

  血饮正洗完澡出来,一位丫鬟就上了一些吃的:“血饮姑娘,王爷说,今晚不能陪你吃饭了。”

  血饮哦了一声,不能陪着正好,安静安静,闻着着饭菜香,确实是有些饿了,想了想,今天一天都还没吃饭呢,刚拿起筷子,就听到小乞丐大老远的声音在喊她。

  “师傅,你在吃饭呀,来的好不如来的巧呀。”小乞丐往血饮旁边一坐,对着一边的丫鬟道:“美女姐姐,帮我也那副碗筷呗。”

  小乞丐双手放在桌上:“师傅,吃完饭我们出去走走吧。”

  血饮:“不去,有事。”

  “什么事?带我一起呗。”

  “行,死了不会救。”

  小乞丐往自己身上一拍:“放心吧,逃跑是我的强项。”

  血饮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余光就看到皇莆瑾偷偷摸摸的门口边上:“出来吧。”

  小乞丐咦的一声,往后一看,就看到皇莆瑾从门口走了进来,小乞丐刷的起身道:“你跟着我干嘛!”

  皇莆瑾:“谁谁谁…跟着你了!这是血饮前辈的房间,又不是你的!”

  “那你找我师傅有事?”

  “有…有事!”皇莆瑾清了清嗓子,视线都不知道落在何处,但一定不能让他觉得她在跟踪他!!

  小乞丐双眼盯着她看着,她看到血饮就怕,还会敢来找她!:“何事?”

  “我…我……”皇莆瑾支支吾吾将尽脑汁的在想借口跟理由。

  小乞丐哼哼两声:“还说不是在跟着我!瑾小姐莫不是觉得本公子太帅了,芳心萌动了?”

  皇莆瑾把小乞丐一推:“谁动心了,还本公子,还太帅!我呸!就你……”

  血饮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冷冷道:“出去!”好不容易吃一顿安静的饭,就被这两个吵的脑袋疼。

  吓的皇莆瑾后面的话给吞了下去,小乞丐嘿嘿一笑:“听到没,我师傅让你出去!”

  “两个一起!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