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五十章 明白了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52 2019-11-06 20:22:51

  莫离脑袋只觉得一片混乱,昨晚的一幕幕响起在脑海中,有人敲晕了她,把她带到了一个房间,她醒来就看着眼前这个人,长的丑陋无比,笑的更是猥琐,他将她绑了起来,给她灌了一碗药,那药是催情药,她将他看成了殷寒轩!!!

  疯一般的扭动着身子,不停的晃着脑袋:“不是你,不是你!!是寒轩哥哥,是寒轩哥哥!!!”

  鬼魅抬眸看向血饮,血饮知道他要问什么,两人都还没开口,碰的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了,血饮看着刚刚还在屋顶的风月站在门口,:“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我还没看够呢。”

  黄泉哎了一声:“我也没。”

  柳下惠一看到有人,扯下床幔朝着门口的人扔了过去,打算从密道淘,只是有把人影比他更快,柳下惠只能往旁边移动,躲开致命的一刀,准备往门口跑去,刚出门口,一把剑就早就已经在等着他了,柳下惠往地下一跪,刚刚的刀光就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了,来一个都有可能跑不了,更别说四个了,只能是求饶了:“各位大侠,饶命呀,你们要是喜欢那女人,我给你们,要钱的话,我也有!只要饶我一命就行!!”

  黄泉哎呀一声,弯腰笑着看着他:“只可惜,我们不要人也不要钱,要的是你的命!”说完,一颗脑袋就与身体分离,滚了下来。

  风月一把扯下床上的床单盖在莫离身上,莫离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呆呆的,血饮直接从莫离旁边走了出来,昨晚听说莫离不在时还想着是不是出事了,只是这想法被自己抛在脑后了,要是当时……只是柳下惠为何会盯着莫离?血饮往鬼魅的位置看了一眼:“我先走了。”

  鬼魅把抓起地上的脑袋,朝着黄泉扔了过去,正中黄泉手中的袋子,跟上血饮脚步。

  “殷寒轩的毒是她下的?”鬼魅听着莫离说的话猜到。

  血饮嗯了一声:“我的毒也是。”她正要问莫离的事。黄泉插嘴道:“那你怎么不杀她?”

  算了,事已至此,不管是柳下惠自己还是别人,都已经不重要了:“答应过谷前辈,放她一条生路。”

  风月只是见不得这种事,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已无用,她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莫离,看到血饮他们一走,也跟了过来听到他们说话:“反正她这样,估计跟死了差不多了吧。”

  鬼魅一笑:“名节难不成比命还重要,这事要是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肯定看的开。”

  黄泉:“她们两会在乎这些吗?是在乎这些的人吗?”

  风月往鬼魅肩膀一拍再拍:“这一出去,要玷污的也是你跟黄泉,血饮,你说是不是?”

  血饮:“是。”

  鬼魅唉唉唉的几声:“我说你们是不是眼瞎呀,看不出我是男人吗!!”

  风月侧头仔细看看:“还真看不出来!”

  鬼魅抬手就要打,风月早已远远的躲开了……

  莫离趴在门口看着四人的离开的背影,指甲都陷入了肉里!一定是她想要羞辱她,串通这一切的!!又可以要柳下惠的命血饮,一举两得,不然柳下惠怎么可能进的了王府!!

  血饮,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四人刚出树林,三排弓箭手拉着弓箭正对着他们,鬼魅第一反应就看向黄泉:“你的仇人?”

  黄泉摇摇头:“不是,你看这些弓箭应该是宫里的人,我的仇人没有这么大的排场。”

  三人一同看向血饮,与皇宫里的人有牵扯的,目前就只要她了,鬼魅侧头问到:“你的事?”

  皇宫里的人?难不成是皇贵妃?但皇贵妃出宫也不会这么容易吧,难不成是成宇?:“可能是,你们先走吧。”

  鬼魅哦了一声,这些人对于血饮来说不算什么:“那行,我们先走了。”

  三人不过刚动,四周就出现不少黑衣人,将他们围了起来,鬼魅哎了一声,看样子不动手是走不成了。

  殷寒轩用手遮了遮眼睛,适应了一下,这才睁开,阳光已经落满整个屋子了,殷寒轩揉了揉额头,今日怎么睡的这般久,昨晚还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已经午时了,派出去找莫离的人,还没回来,一夜没消息,该不会是出事了吧,符文宇站在房外,心里不由一阵担心,可王爷又还没醒,听到里面动静,立马推门走了进去,伺候殷寒轩穿衣,看到殷寒轩一脸平静,难不成是昨晚的事忘了?:“王爷,昨晚睡得可好?”

  殷寒轩想起昨晚梦中的事,低头一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奇怪的梦?”

  “嗯。”

  难不成是把昨晚的事当成做梦了?幸好早已让丫鬟不准把昨晚的事说出去,符文宇让人上了午膳,站在一边犹豫要不要提莫离的事,要是一提,王爷想起来了,只怕会是坐立不安了吧,可要是不说……

  殷寒轩看符文宇神色异常,一看就知道是有心事,把手中的筷子一放:“说吧,什么事?”

  “没…没事。”

  殷寒轩:“你这一看,是没事的样子?还不快说?”

  符文宇上前一步道:“王爷,莫姑娘不见了?”

  殷寒轩眉头一皱:“何时不见的?”

  符文宇清了清嗓子:“昨晚莫姑娘跟王爷吃过饭,便不见了。”

  殷寒轩脸色白了白,吃饭?头隐隐作痛,昨晚那些断片的事连了起来,昨晚莫离在茶里下了药,他去了书房,……刷的站了起来:“血饮姑娘呢?”

  符文宇看殷寒轩这脸色就知道他想起来:“血饮姑娘带血公子给王爷解毒,血公子便带着血饮姑娘离开了,还未回。”

  “快带人去找。”

  “不用找了。”血饮从院里进来,丫鬟一看到她,各各面面相觑,特别是撞见书房那一幕的丫鬟,头低的都不敢抬起来。符文宇看到血饮进来,带人退了出去,只留下他们两人。

  血饮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就派这点人,还想要她的命,真的是送死,殷寒轩还没开口,就闻到血饮身上一股血腥味,血饮穿着青衣,就算受伤也不怎么能看的出来,两指往血饮肩膀上一摸,湿湿的,手上的确实血,急急道:“血饮姑娘,你受伤了?”

  血饮看都都没一眼,淡淡道:“别人的血。”

  “别人?那个面具男?”殷寒轩一侧头就看到血饮脖子上的红印子,一下就想起昨晚的事。

  “不是,我自己的事。”

  血饮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莫离的事告诉他,:“殷寒轩,我跟你说个事。”

  殷寒轩抬手握住血饮放在桌上的手,血饮抬眸看着他,抽了抽自己的手,殷寒轩却握的很紧,低声到:“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知道还这么淡定?难不成是在记恨昨晚莫离给他下毒的事,算了,既然他知道,自己就不用多此一举了:“放手。”

  殷寒轩不仅没有放,反而双手都放了上去:“我娶你。”

  娶她?????

  这说的是昨晚的事,血饮将手狠狠的抽了出来:“不用,昨晚也没发生什么。”怕殷寒轩想多,又接着道:“就算有什么,你也不是你的本意。无需放在心上。”

  难不成她是以为自己是因为昨晚的事,所以才娶她的?但昨晚他记得很清楚,唯一对她……原来早已不知道何时将她放在了心里,深吸了一口气,:“血饮姑娘,难道昨晚我的心思你看不出来吗?”

  血饮呵的一笑,脸色一沉:“不明白。”

  殷寒轩突然往血饮面前一倾,低头就往她嘴上轻轻一吻:“明白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