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四十九章 莫离?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07 2019-11-06 07:11:14

  还没等丫鬟开口,木桶里的殷寒轩倒是清醒了一些,喊到:“全都给本王出去!!”

  四个丫鬟吓的连忙退了出去!!殷寒轩看了一眼血饮:“你也出去!!”

  血饮呵了一声:“不出去!等着你轻薄吗?”真是气死她了!

  符文宇一听说殷寒轩出事了,连忙赶了过来,就看到丫鬟各各站在门外,血饮刚从门口出来,跟他说了一下大概,符文宇心一沉,难不成是莫离下的手?:“那该如何?”

  血饮:“让个人进去侍寝就行了。”

  “谁都不准进来!!”血饮这话刚落在,殷寒轩的声音就从房内传了出来。

  血饮在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对自己王府的丫鬟倒是在意,对她倒是很不客气!!:“我去找个人,你看下殷寒轩,带些冰块放到木桶里。”

  “是。”

  血饮来到鬼魅住的客栈,三个人都不在,从怀里拿出一个类似哨子的东西一吹,声音一落,便响起一阵箫声,箫声很短,但足够血饮知道位置了。

  京城的青楼,热闹非凡,一身男装的鬼魅手里把玩着一只箫站在一边,惹的站在青楼门口的姑娘们不停的张望,但一看就知道,他是在等人。

  血饮看到男装的鬼魅还愣了愣,他很少在外面穿男装,虽然在天香阁也很少,:“怎么在这?”

  鬼魅看了一眼血饮:“你这是被人打劫了?”指了指她的衣服。

  血饮把衣服整了整,抬手放到鬼魅面前,:“此事说来话长,我内力用不上,你看看怎么回事。”

  鬼魅眉头一皱,抬手放在她手腕上,化功散:“怎么中毒的?”从怀里掏出一瓶药给她。

  “不知道,你跟我走一趟。”血饮倒出一粒药完吃了下去。

  “去哪?”

  “王府,殷寒轩中毒了。”血饮拉着鬼魅就走。

  鬼魅手往回一用力:“不去!好不容易找到那柳下惠的行踪,不能前功尽弃了。”

  “他这一时半会肯定不会出来,你帮殷寒轩解毒,我帮你抓柳下惠!”

  鬼魅一笑,反手将血饮一拉,好似就在等她这句话似的:“那快走!!”

  血饮靠在门口看着符文宇在前面走来走去的,晃的她脑袋疼,他倒是不担心殷寒轩出事,要是鬼魅解不了,大不了就让鬼魅侍寝,反正保证殷寒轩活着就成:“符将军,你晃着我眼睛疼,殷寒轩怎么会中毒?”

  符文宇想了想,还是开口到:“具体我也不知道,莫姑娘过来,但她说你找我有事,梁山带来一个人说知道面具男的下落,我便过去了。”

  看来这毒是莫离下的了,只是没想到殷寒轩既然跑了出来,下手挺狠呀,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只是为什么要说她找符文宇,内力用不上,头晕,难不成书房下药的不仅仅只有让内力消散的药,只怕也有合欢散吧,只是她不知道,合欢散对她无用,这人还想让她跟符文宇发生点什么!!

  只是她实在想不明白,她要对殷寒轩下手,关她何事,她又不会阻拦,难不成还以为她跟符文宇发现了点什么,殷寒轩会怎样?:“我没让人去找过你。”

  “我知道。”

  血饮看他那样,估计也是猜到了,不过,就算怕被发现,莫离也不会离开王府才是,她最怕的还是她的寒轩哥哥出事,而且,她一定会一路追到书房,难不成是出事了?看到鬼魅出来,把这个想法往后一抛,捉弄道:“是不是献身了?”

  鬼魅整了整衣服,委屈巴巴道:“可不是,我这一生清白可毁了。”

  符文宇被口水一呛:“血公子,你…你可是…”

  鬼魅看他如此紧张,扑哧一笑,摇了摇头,一把抓住血饮,:“符将军,逗你玩呢,人没事了,睡一觉就好了,麻烦你好好看着你家王爷,这人我带走了!”

  符文宇哎的一声,人已经不见了,想着血饮姑娘没反抗,估计是求人办事吧,天知道,是血饮内力还没恢复,其实用无影,她也能跟上鬼魅,只是,没有在天上跑的自在。

  符文宇走了进去,看到殷寒轩躺在床上,面色平稳,身上也没发烫了,让人小心的把屋子收拾了一下,又让梁山派人去找莫离。

  血饮看鬼魅直接带她出了城,压根不是去青楼:“你不是说柳下惠在青楼。”

  “我可没说。”

  “那你在青楼干嘛。”

  “等你呀!”

  敢情他是故意在青楼等她,知道她吹哨子就是有事相求,又故意说的那番话,血饮冷声道:“那你带我来这荒山野岭做什么?”

  鬼魅指了指旁边树上的记号:“真发现他行踪了。”

  血饮一看,是风月留下的,加快了脚步:“快走,这个柳下惠一般完事就走人!”

  两人一路跟着记号,看到黄泉跟风月在前面,但并没有柳下惠的影子,跟丢了?鬼魅走了过去:“人呢?跟丢了?”

  风月:“不是,他进去人就不见了”风月指了指前面的树林。

  黄泉:“我们进去找了,什么也没有!”

  血饮冷声道:“估计是有什么阵法。”

  黄泉跟风月还有鬼魅都是往旁边一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黄泉虽然机关厉害,但阵法比不上血饮跟鬼魅,在他们两个人之中,血饮更胜一筹。

  血饮往前一走,还是早点把事给解决了,运行了一下内力,只恢复了五成,不过,追一个柳下惠那是够的,血饮往树林转了一圈确实什么也没有,一定是用了障眼法,障眼法最喜欢配合五行八卦阵的走位来组合阵法。

  血饮按着五行八卦的走法,绕过一颗颗大树,眼前豁然开朗,露出一条小路,血饮朝着身后抬了抬手,风月往她肩膀一拍:“第一杀手,名不虚传。”

  血饮呵的一声:“走吧。”

  这条路是条上山的路,怕有机关,四个人都不敢怠慢,一路通向了山顶,山顶上建了一个房子,房子不大不小,天刚刚破晓,一眼望去,绵绵山峰,映着朝霞。

  黄泉停留的看了一眼:“这就是他老巢了吧,风景不错。”

  血饮:“兔有三窟,天亮了,快走吧。”

  四人从墙头越了过去,里面房间还挺多,三人分开找去,鬼魅来到后院,正要动手去推门,就听到女子尖叫声。

  声音是从对面的房子发出来的,鬼魅轻轻望屋顶一跃,拿开一片屋瓦一看,看到柳下惠站在床边,光着上身,“别怕呀,昨天你不是抱着不肯放手吗?”

  血饮他们听到动静,也来到后院,鬼魅嘘了一声,四人趴在屋顶往下一看。

  “啊……你别过来,别过来。”

  柳下惠抓住她的脚,将她从床上直接拖了下来,困住了女子的身体,将她按在地上:“你是不是都忘了?没关系,我让你慢慢在想起来!”

  四人正好看到躺在地上女子的脸!面面相觑!

  莫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