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实话实说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99 2019-11-05 07:31:21

  老佛爷看向殷寒轩,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她还是想找一个全心全意对待她孙儿的人,看这位姑娘的反应,好像对她孙儿并不在意,而且,能加入殷王府是何等荣耀,既然委婉的拒绝了。

  殷寒轩神情淡定道:“皇奶奶,她就是害羞,不敢在你面前说出她对我的喜欢。”

  血饮看着殷寒轩:“我,没,有。”

  殷寒轩笑了笑:“你说你没有,那你为何叫本王相公。”

  “我……那是……”

  殷寒轩没等血饮说话,就开口到:“你是不是喊过?”

  血饮牙咬切齿道:“不是。”

  “在皇奶奶面前说谎可是欺君之罪,那晚,在淮城,你确定你没喊过?你还不止喊了一句。”

  血饮闭了闭上眼睛,抬眸看着他,:“是,我是喊过,但那是因为事情需要。”

  殷寒轩:“那你为何不喊哥哥?不喊师兄?不喊表哥?偏偏喊相公。”

  “我……”血饮放在腿上的手握了握,百口莫辩,深吸了一口气,压了压怒火,:“但那也不能代表,我喜欢你吧,殷王爷。”

  殷寒轩珉了珉唇,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这是其一,其二,皇奶奶从小便教导我,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敢作敢当敢负责,你与我虽还未成为夫妻,但我们却不是一次两次……同床共枕过,是不是?”后面的一句话殷寒轩凑到血饮面前,说的很轻,但却足够让坐在一边的老佛爷还有她身后的曹公公跟宫女听到了。

  老佛爷似乎以为已经年纪大了,听错了,不由转头看向宫女,宫女低声说了一句,顿时眉开眼笑,以前也送过不少侍寝丫鬟,可偏偏就是不开窍似的,直接换了房间睡,不然就是看一夜的书,像个和尚似的,春心不动,还一度担心他是不举或者是断袖,现在看来,总算是放心了。

  血饮真想把这颗脑袋按在桌子上,抽的他娘都不认识,最后只能是吐出一个字:“是。”

  殷寒轩看着血饮那张脸,眼角都弯了:“皇奶奶,您看,我就说她是害羞吧。”

  老佛爷一笑:“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血饮往桌子底下踢了殷寒轩一脚,难不成还真成亲不成?殷寒轩起身往老佛爷面前一跪:“皇奶奶,爹娘死不瞑目,我怎能安心成婚,我想等帮父母报仇后,在成亲,还望皇奶奶成全。”

  老佛爷唉了一声,抬手扶他起来:“那要是找不到凶手呢?这样,给你一个期限,不管有没有找到,都必须成亲。”

  殷寒轩:“好,在给孙儿两年。不管结果如何,一切听从皇奶奶安排。”说完朝着血饮眨了眨眼睛。

  血饮哼了一声,给我等下!!

  一直到宴会结束才得以出宫,还差点被老佛爷留在宫中过夜了,血饮双手环在胸前,看着坐着端端正正闭目养神的殷寒轩,用脚很不客气的踢了他一脚:“殷寒轩,你诓我是吧!!”

  殷寒轩揉了揉脚干:“我若说了,你也不肯,而且,我今天说的都是实话,何来匡你之说?”

  “我……”

  “你这么生气,是怕我不会娶你吗?”

  血饮抬起要打他的手在空中的手一顿,放了下来,深吸了几口气:“好,我不生气,你不用娶我。”

  殷寒轩别过脸,嘴角忍不住扬了扬。

  到了王府,血饮率先下了马车,头也不回的进了王府,就连在外面等的符文宇跟梁山叫她都没应一声,好像是很生气,看向殷寒轩,脸上又笑意融融,看来是事情解决了,不用被逼婚了。

  符文宇跟梁山对视一眼,沉默不语,跟在殷寒轩身后。

  殷寒轩看到血饮是去了书房的位置,本想洗个澡再去书房,还没推门,莫离就在他身后说到:“寒轩哥哥,陪我喝杯酒吧。”

  殷寒轩看她脸色不好,像是有心事似的:“怎么了?是不是想你师傅了?”

  莫离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往凳子上一坐:“我才不想他呢,就是有点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

  “好。”殷寒轩坐在她对面,倒了一杯茶。

  莫离看着眼前的人,人还是以前的那个人,说话依旧温柔,笑意依旧不减,可她知道,不一样了,以前的他眼中无光,如同落幕星辰,可现在,眉眼之间尽是笑意,眼中尽是满天星辰,还有那个让她恨不得杀了的女子。

  早就知道今天是老佛爷的寿辰,她精心打扮了一番,想要让他带她一起入宫,可去了雅悦时,丫鬟说他带着血饮进宫了,心里就觉得一股怒火难平,但也无可奈何,雅阁在修缮,东西都搬到雅悦去了,她本想去书房找本书,看看静静心,一位丫鬟抱着一卷画轴,不少心摔了一跤,其中一张画轴露出半个夜景,正好落在莫离脚边,莫离拿起一看,只见满天繁星,花开圣湖,圣湖之上躺着一个人。

  莫离看着丫鬟走了过来,把画卷一收,递给她,丫鬟道了一声谢,把画卷一一放好,看到没有损坏才松了一口气,另一个丫鬟说到:“小心点,王爷可是很重视这些画,还好没坏,不然死定了!”

  莫离看着她们一一出去,看到外面无人,把书房房门一关,走到放画卷面前,拿起其中一副,打开一看,正是血饮,一个侧脸,脸上微红,双脚赤裸在水中,眼中有星。

  莫离把画卷一扔,一幅幅打开,全都是血饮,吃饭的模样,睡觉的模样,发呆的模样,喝酒的模样,挥剑的模样,如此惟妙惟肖,一笔一画,皆是出自殷寒轩之手,很重视?寒轩哥哥,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难道你就看不见我的好吗??

  莫离给殷寒轩倒了一杯茶:“寒轩哥哥,你要不要先洗个澡,我看你挺难受的。”

  殷寒轩一笑:“好,那我先去洗个澡。”

  符文宇跟了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莫离对着他一笑:“符公子,你帮我去弄一些吃的吧,等下我跟寒轩哥哥可是要秉烛夜谈的。”

  “好。”符文宇对着门口的丫鬟低声嘱咐了一句,丫鬟点点头。

  等符文宇一走,莫离就对着门口的丫鬟道:“你去拿壶酒。”

  丫鬟有些为难,毕竟殷寒轩还在洗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洗完,莫离大概是猜到她的顾虑了:“没事,你去吧,寒轩哥哥这一时半会还不会出来,等你拿来了,估计也就洗完了。”

  莫离起身出门,往走廊转弯看去,看到书房的里面灯火通明,嘴角阴森一笑,轻哼了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