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帮你想想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710 2019-11-03 08:23:06

  风月跟着黄泉一路留下来的记号,来到一栋宅子,上面写着林府,进进出出得都是一些商人,血饮跟风月站在一边的角落,记号到这里就停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进进出出得人少了不少,这林府难不成跟那个面具男有什么关系?血饮这么想着。

  风月往屋顶看了过去:“人呢?”

  不在暗处隐藏,那应该就是已经进去了,说不定鬼魅也在,:“为什么救他?”

  风月轻笑:“你这第一次收徒,怎么说,都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吧,而且……”风月往墙上一靠,侧头看向她:“当年要不是你救我,早就去见阎王了,你武功这么高,我也不见得有机会能救你,刚刚路过,看到了,就救救吧。”

  血饮轻呼了一口气,当年救她也纯属巧合,只不过是刚刚路过悬崖,看到她还活着,便顺手救了:“你说的过去,那黄泉跟鬼魅呢?有事要说吧?”血饮撇了撇脑袋。

  风月看了过去,就看到黄泉扛着一个人,站在屋顶,鬼魅正和那个沫日交手,没看到面具男,林府一阵躁动,喊着抓刺客,出来不少人,风月跟血饮对视一眼,两人朝着不同方向去了,血饮去拖住林府的人了,好让他们能快点脱身,沫日不是鬼魅对手,但四周的死士缠的比较多,风月去帮鬼魅,只要没人追上黄泉就够了。

  血饮看了一眼黄泉消失的方向,看着前面又跑来的一群人,啧啧两声,身形一闪,顿时消失在黑夜中。

  鬼魅跟风月对视一眼,也朝着不同方向走了,沫日正要喊让人追,肩膀被人一拍:“不用了。”

  沫日回头就看是面具男,:“公子,人被他们带走了。”

  面具男望着血饮消失的方向,嘴角得笑意深了又深,:“本就没打算真的要让她束手就擒,就是试探罢了。”说完,捂着胸口,嘴里就溢出一丝血液。

  沫日伸手扶着面具男慌张道:“公子,你受伤了?”

  面具男抬了抬手:“无妨”,没想要她没受伤时,武功这么强,内功这么深厚,刀这么快,还有移行速度,就算主人来了,也未必是对手吧?

  血饮坐在屋顶,看着新一轮的弯月,风月递过来一壶酒,血饮拿起喝了一口:“太淡。”

  黄泉坐在风月旁边:“你第一次喝这酒时,说的是太烈。”

  血饮晃了晃手里的酒,轻笑了一声,看来这些年,酒量更是见长。

  鬼魅从屋顶后面走来,:“多久没在一起喝过酒了?”

  风月朝着他扔过了一瓶酒,鬼魅稳稳接住,往血饮旁边一坐。

  血饮看了他一眼:“你老健忘,耒阳城忘了。”

  鬼魅一笑,双手往后一撑:“是呀,你老记性好!”

  黄泉跟风月跟着一笑,抬眸看向夜空,风月望着那轮弯月:“快中秋节了吧?”

  黄泉朝着她一笑:“怎么?想团圆呀?”

  风月呼的一声:“是,早点完全任务,去团圆!”

  团圆?去地狱吗?月亮能阴晴圆缺,可人呢?怎么缺了就无法圆了呢。低头嘲讽轻笑,仰头喝了一口酒。

  鬼魅用手肘碰了碰她,斜了斜眼睛,血饮往旁边的街道看去,就看到梁山带着一群人好像是在找人。

  鬼魅凑在血饮耳边道:“好像是在找你?”

  风月指着另一边:“那边也有。”

  血饮侧头看去,就看到皇莆瑜皇莆瑾湛秦三人,不仅如此,能看到的街道,都有人,黄泉下去问了问,又上来道:“找你跟小乞丐两人。”

  鬼帝拍了拍血饮肩膀:“小乞丐没事,就是失血过多,回去吧。免得整个京城都要惊动了。”

  血饮把酒放在腿边:“任务是什么?”

  黄泉清了清嗓子:“采花大盗柳下惠。”

  这个采花大盗,轻功极好,只怕是鬼魅三人发现了他,也未必能追上他,还有一点就是,此人很是谨慎,下手之前,都会计划两条以上的逃生路线,狡兔三窟,压根就不知道他会选择那一条路,难怪说要她帮忙了,血饮看向风月:“既然是菜花,用朵花不就好了?”

  风月呵呵笑了两声:“我告诉你们,我是不会穿女装的,”说完看着血饮,从上打量到下:“你怎么不去?”

  血饮肩膀一耸:“你爱去不去!”

  鬼魅把胸托了托:“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呢?”

  三人给了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血饮起身朝着房间而去,把床上的人一扛,从后门走了。

  黄泉跟风月也是朝着自己房间走去,鬼魅哎的喊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俏皮兰花指手往耳边一佛,难不成我这颜值还比不上一个男人婆跟一个不是人的女人?

  血饮直接把小乞丐扔在了床上,哎呀的一声,小乞丐硬生生的疼醒了,捂着腹部的伤口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去,痛死了!”

  打开手一看,全是血,哎的一声,抬眸看向站在床边的人:“师傅,你老就不能轻点?”

  看到血饮冷冷的眼眸,立马低下头:“我错了。”

  血饮往床上扔了一瓶药:“处理好出来,谁刺的你,就给我刺回去。”

  小乞丐:“是。”

  王府里的人一看到血饮回来,就立马去通知出去找人的殷寒轩等人,殷寒轩听到消息,立马回了府,皇莆瑜几人听到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路上埋伏太多,只顾着殷寒轩跟皇莆瑾了,回来时,才发现小乞丐不见了,可信号弹却已经发出去了。

  众人一回来,就看到血饮跟小乞丐正站在门口,好像是在等他们,皇莆瑾还是挺感谢血饮的,换人的事皇莆瑜都跟她说了,看到小乞丐不见了,最着急的就是她了,要是她是小乞丐,自己师傅救了别人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往前走了两步,想要开口,被皇莆瑜一拉,摇了摇头。

  两人不可能会在门口等他们,血饮坐在王府的石阶上,冷着一张脸,拿着一根树枝不知道在地上搞什么,看不出有没有生气,一直都是这样,倒是一向话多的小乞丐靠着石狮不停的擦着手中的剑,脸上带着笑意,但眼中并无笑意。

  湛秦上前两步,开口到:“血饮姑娘,你换小瑾出来,我们很感谢,这次是我们没有护好你徒弟,让他落在了那个人手里,是我们做的不对,你要是气不过,就拿我出气吧。”

  殷寒轩赶到时,看到那人好端端的坐在石头上,心里松了一口气,朝着血饮走了过去:“你没事吧。”

  血饮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坐在这里做什么?”

  “殷王爷,等下就知道了。”回答殷寒轩的不是血饮,而是靠在石狮擦剑的小乞丐。

  殷寒轩还没还没开口,看到旁边南厉风叶子墨等人往这边过来,小乞丐身形动了动:“好了,现在可以算算了。”

  皇莆瑾不懂问到:“算什么?”

  小乞丐一笑:“算账呀,湛公子,我师傅说,我们安全到了王府就发信号,那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到,所以,那信号弹是你发的是吗?”

  湛秦还没开口,皇莆瑾就抢先道:“不是,湛哥哥在看人数的时候,南珠发的信号弹。”

  小乞丐看向南厉风身边的南姝:“南小姐,真是让你失望了,小爷我福大命大没死成,你看,你是老老实实给我刺一剑呢?还是……”

  南厉风:“百公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南姝也是一时心急担心血饮姑娘,这才发了信号弹,”

  小乞丐哈哈一笑:“少盟主你这话要问你妹妹呀,南姝,一人做事一人当,敢做就要敢当,怎么,现在这么多人在,不敢说了?”

  南姝心里暗暗沉了一口气:“说什么?我还不是担心你师傅!”

  小乞丐轻哼一声:“南小姐贵人多忘事,没关系,我帮你想想,我们退出峡谷盆地时,早已有人埋伏,本来逃跑对我来说,真不算什么,可你背后刺我一剑,又把我身上的信号弹带走,是所谓何意?是想为了你那个师兄报仇吗?要刺就往这里刺呀。”小乞丐指了指自己胸口的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