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四十章 等你脱离天香阁,你会做什么?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20 2019-11-01 16:45:28

  血饮靠在门口,接了殷寒轩还未说完的话,还没到正厅呢,就听到她们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大堆。

  站在一边梁山听着都有些生气了,人在江湖,说的就是一个义字,可他看血饮,脸上确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还似乎觉得她们说的很有道理。

  皇莆瑜看到血饮,立马起身道:“血饮姑娘,我知道沫月是你带来的,那小乞丐是你徒弟,但小瑾她是我妹妹,我……”

  血饮:“我什么。”

  湛秦起身说到:“瑾瑜的意思是,这信虽然是一换一,但我们可以在想想别的办法,把两个人都带出来。”

  皇莆瑜:“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血饮低头一笑:“你们以为,这么好救?”

  南厉风问到:“血饮姑娘何出此言?”

  血饮看向南厉风:“少盟主,别人既然是有备而来,那自然就不会让你们救他们两人。”

  湛秦上前道:“所以,我们才等血饮姑娘一起来商量一个对策。”

  血饮轻笑一声,看了看正厅里的每一个人,目光落在湛秦脸上:“嗯,商量换谁是吧?”

  湛秦低头看向皇莆瑜,但她应该都听到了。

  南姝:“对,我们商量换小瑾,那人本来就是冲着你来的!!”

  南厉风把她往身后一拉,责备道:“你还嫌不够丢人是吧!!”

  南姝不服气到:“怎么丢人了,我说的都是实话,难道你们想的不也是换小瑾吗!!”

  啪啪啪,血饮双手赞赏的鼓掌:“说的好,至少敢说!不过,你师兄说你丢人,说的你的身份!!”

  “你!!”

  人都是自私的,皇莆瑜自然也是,心中所想当然是能够先换小瑾平安在想到设法救出小乞丐,身为五大世家其中之一,本该行正义之事,锄强扶弱,可……

  血饮冷冷的看了一眼南姝,南厉风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身影微微一动,将南姝挡在的身后,血饮冷笑一声:“换你妹。”

  “啊……”皇莆瑜愣了愣,看着血饮离开的身影,还没反应过来,湛秦猛的推了他一把,这才开口到:“血饮姑娘,多谢,不过你放心,我定会竭尽全力救出你徒弟的。”

  “不用,你们只管换人就行。”

  南姝嘀咕一声:“猫哭耗子假慈悲!”

  “南姝!!”南厉风低声喊了一句。

  殷寒轩看血饮一走,立马跟了出来,莫离在身后叫了一声,殷寒轩也没理,符文宇看了一眼莫离,微微摇了摇头,梁山走在符文宇身后道:“血饮姑娘刚回来的时候,就说换人去换瑾小姐的,不想去正厅,只是,她们说话太大声,血饮姑娘都听到了,我还以为,血饮姑娘,会改变主意呢。”

  符文宇脚步一顿,望着雅悦:“有时候,我也看不懂她在想什么。”

  血饮看着殷寒轩一路跟着她进了雅悦,雅阁不能住,殷寒轩便临时搬进来了雅悦,梅花还没到季节,全是光秃秃的树干,唯有一地野花开的还算乐观,殷寒轩来雅悦也是应该,只是这一路,一直跟着她进了房间,进了内室,水早就让人先准备好了。

  血饮手放在腰带上,看着殷寒轩:“殷王爷是打算一起洗澡吗?”

  殷寒轩看着木桶的水,脸上一红,连忙转身走到屏风外面:“血…血饮姑娘,你手上还有伤,要不先处理一下吧。”

  “洗完在处理。”

  殷寒轩一急,转身就看到里面的人已经动手在脱衣服,挂在了屏风上,又是急忙一转身:“那你注意一下,别让伤口碰到水了。”

  听到身后哗啦入水的声音,殷寒轩脸更是红了红,抬腿正要出去,就听到血饮说到:“今日换人,你就别去凑热闹了。”

  殷寒轩脚步一顿:“小百是你徒弟,拿我去换你徒弟吧。”

  血饮扶了扶额头:“殷寒轩,面具男早就八面埋伏等着你都钻呢!你以为还会等你换?还没等你换到他,你跟他都死了。”

  殷寒轩低着头:“信上说,你必须去,不然就不换人,血饮,既然你知道有埋伏,为何还说换小瑾?”

  血饮呵的一笑,两眼一闭往后一靠,:“放心吧,我会去的!!”

  殷寒轩听着这话的意思:“我的意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不是我的想,那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怕我不去,别人不肯换人吗?不就是我知道有埋伏,还让他们去,以为我不去,让他们去送死吗?”

  “我说的是……”

  “我说了,我会去。请出去。”血饮冷声的打断了殷寒轩要解释的话,声音毫无起伏,听不出是不是生气了。

  可殷寒轩愣了愣,感觉她像是生气了,:“我说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说完便出去了。

  木桶全是冷水,有点凉,泡的久可也就不觉得了,血饮把身体往下沉了沉,水蔓延到了脖子,手臂跟肩膀上传来一阵阵刺痛,红色的血渐渐晕染在水中,可血饮好似并无感觉。

  鬼魅找她她以为是别的事,却没想到是问黄泉的事,这倒是让她有些吃惊了,她只是说了黄泉让她帮他那云痕伞,但鬼魅肯定知道,黄泉拿云痕伞是为了什么,天香阁的人,谁没有仇恨,可让她更吃惊的是,鬼魅既然说要救他。

  她不免好奇问到:“理由。”

  他笑:“虽然我们四人并非同时间进的天香阁,但,却是一同训练得,那么多人,却只有我们四人达成共识,才能次次险象环生,活着出来了,我只是不想我们四人被谁替代。”

  理由简单的让血饮有些不敢相信:“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黄泉跟我说,‘活着于我们而言,不就是为了等那一天’你想救他,但他未必想活,而且未必能躲过天香阁的追杀,要是他没死,老狐狸就派你杀他呢?”

  他既然又笑了笑:“救了再说,其他,我自有办法。”

  血饮也是低头一笑:“帮可以,但你要告诉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因何进的天香阁。”

  她记得他看了一眼月色,眼中是暗淡的光,忽然望着她,沉默了很久,垂下眼睑,才开口到:“为了一个人,但她……”

  停顿很久又轻声吐出两个字:“死了。”

  胸腔被什么东西涨的满满的,脑海又闪过鬼魅说的话,他说:“呆在天香阁,或者,只是因为无路可去吧,黄泉风月都因仇恨而活,你,是为了报答当年谷前辈救命之恩,血饮,等你脱离天香阁,你要做什么?”

  胸腔仿佛要被撑爆了,血饮猛的从水面抬出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去做什么?

  去做一件动荡江湖的大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