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九章 那为你死,也是应该的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43 2019-11-01 07:24:58

  皇莆瑾看自己呜了半天,也没见人有反应,自己又说不话开,只能指望可以开口说话的小乞丐能明白她的意思,不停的在用手肘撞小乞丐的后背,小乞丐看她这么急,肯定也不是想要破口大骂什么,莫不是……

  小乞丐侧头问到:“你是不是要茅厕?”

  皇莆瑾嗯嗯嗯的猛的点头,抬了抬下巴让他跟他们说。

  小乞丐朝着最近的一个人道:“这位大哥,她要上茅房,你让她去方便一下吧,”

  “……”无人理会。

  小乞丐继续道:“大哥,是真的,我们两内力都没有,你们又这么多人,能耍什么花样呀,大哥,这俗话说人有三急呀,万一她憋不住,在这里解决了,你们不嫌臭呀。”

  两人都看着旁边的四个人,小乞丐看到那人眼神总算是动了一下,看向旁边的人,旁边的人又看向旁边的人,直到四人四目相对,无言中像是确定了什么,这才有一人动了动身,拿了一个木桶放在皇莆瑾旁边,四人便出去了,守在了门口!!

  皇莆瑾看着木桶,呜呜呜的叫了两声。小乞丐更是不明所以,:“各位大哥,你们不松开,怎么脱裤子呀,还有,她是女孩呀!!”

  说完半天,也无人回应,皇莆瑾呜呜呜的急得不得了,这怎么上呀,先不说能不能解开绳子,就算能解开还有一个男子在这呢!!!

  小乞丐彻底无语了,对着皇莆瑾低声到:“你别动,我来解开绳子。”

  还没开始动,就听到马蹄声,两人都是一僵,齐齐看着门口,没多久,沫日便进来了:“蒙上眼睛,把他们俩带出来!”

  皇莆瑾呜呜呜的对着小乞丐叫着,踢了踢木桶,在不解决,就真的要拉在裤子上了,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小乞丐对着沫日到:“美女姐姐,你先让她上个茅房吧,你看急得都要哭了。”

  沫日嫌弃的看了一眼皇莆瑾,动手把皇莆瑾的手往前面绑了起来,又把眼睛蒙了起来,推着她去了外面,皇莆瑾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小乞丐眼前一黑,像是被人推上了一辆马车,他们来来回回大概用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四周很安静,又有鸟叫声,还有她们走过草丛的声音,打猎,山林,这要是逃出去,只要穿过这片草丛,躲进山林,就差不多了,只是,他们现在要带他们去哪里?

  皇莆瑾被推上马上,脑袋猛的撞在地上,哎呀一声:“你们就不能轻点,对待俘虏也不是这样吧!!”

  沫日骑着马走在最前面,脸色很是不好看,只不过是不在一会,沫月就出事了,照顾沫月的人无一生还,这个血饮,还真是有点本事!!:“你要是在废话,就把你舌头给拔了!!”

  皇莆瑾猛的闭上嘴巴,嘀咕道:“真狠!”

  小乞丐往后一靠,轻笑一声:“还是省点力气吧,这种人,说到做到。”

  皇莆瑾正要开口,小乞丐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抢先道:“我知道你要说,你哥你爹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既然敢绑你,你觉得还会怕你哥跟你爹吗?”

  皇莆瑾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手绑在前面,把眼睛的黑布一摘,就看到正面对着小乞丐,身上绑的结实的很,可他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朝着小乞丐那边移了过去,伸手把他眼睛的黑布扯了下来,小乞丐闭了闭眼睛,看着皇莆瑾不过是腿绑了,手绑了,还是绑在前面,低声到:“他们对你倒是很宽松。”

  皇莆瑾脸一拉,马车连个窗户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要带他们去哪里:“你一点都不怕吗?”

  “怕什么?你放心吧,他们不会杀你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要抓得是血饮,抓你,只是为了控制你哥跟湛公子,或者,是为了控制他们一群人。”

  “你怎么知道?”

  小乞丐看白痴一眼的看了一眼:“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抓你来陪我呀!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了!”

  皇莆瑾翻了一个白眼,自以为是:“我只是觉得他们多此一举,要是他们要杀血饮吧,也不见得我们就会帮忙是不是?”

  小乞丐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是,你们名门正派,最是忘恩负义!”

  “哎,谁忘恩负义了!!”

  “不是吗?冰城不是我师傅救了你们吗?没我师傅,你们都死了!!!”

  “我……”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皇莆瑾咽下嘴里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是很讨厌你师傅啦,虽然莫离南姝子霜都不喜欢她,但我觉得她挺有个性的,就是,人太冷了,下手有点……”

  小乞丐抬眸看着她:“有点狠是吧?”

  皇莆瑾点点头。

  “像你们这种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怎么会知道这个江湖是多么的人心险恶,你不狠,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喂,谁……”

  马车突然一停,两人立马闭上嘴巴,皇莆瑾连忙把黑布带了起来,就听到沫日说到:“把他们两个带出来!!”

  “是。”

  血饮不过刚到王府门口,梁山一看到她就急急的过来:“血饮姑娘,你可回来了。”

  血饮嗯了一声,这话说的自然是出事了,想来也不过就是面具男知道沫月不见了,来王府要人,不,是换人。

  梁山看她没说话,边走边道:“血饮姑娘,是这样的,刚刚有人送来一封信,就是绑了百公子跟皇小姐的人,说是要拿那个沫月换人,但,只能一个换一个,大家都在正厅等你呢。”

  皇莆瑜是一脸着急,坐立不安的不停看向门口,湛秦看他在正厅走来走去的,起身一把拉住他坐下:“时间是午时,不急,你坐回下,转的我头都晕了。”

  皇莆瑜哎的一声:“能不急吗,这信上说的是一换一,我们跟血饮姑娘的关系并不带好,这血饮姑娘要换也是换她徒弟吧。”

  南姝插嘴道:“反正人现在在我们手里,要说我,我们就直接带人去换小瑾,不用等那个血饮回来了。”她巴不得那小乞丐能死在那里!!!

  南厉风瞪了她一眼:“南姝,你这说的什么话!!”

  莫离:“我觉得南姝说的没错,既然是一换一,不用想,血饮肯定是换她徒弟吧,难不成我们要等她来,告诉我们换她徒弟吗?”

  叶子霜跟着道:“那面具男前面是在冰城吃了血饮的亏,这次抓那小乞丐跟小瑾,应该是为了威胁血饮,所以,小瑾按理说是被牵连的,换出小瑾,理所应当!”

  叶子墨:“子霜,这个沫月要不是血饮杀了四恶,你觉得会在我们的手里?”

  叶子霜抬眸看向叶子墨:“但,现在沫月就在我们手里,还是你觉得她会这么好?拿人换难小瑾!!”

  “我.……”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殷寒轩压了一口茶,“此人便要刺杀我的人,这人绑小百,用来威胁血饮姑娘,想来也不过是想除掉血饮姑娘,好趁机杀了我,说到底,小百跟小瑾都是受我牵连,拿人换小瑾,我换小百。”

  众人齐齐道,“不行!!”

  莫离起身道:“寒轩哥哥,那血饮本来就是你用重金派来保护你的,她徒弟怎样,管你什么事。”

  叶子霜:“就是,寒轩哥哥,天香阁接任务,她就算是为你死,那也是应该的。”

  殷寒轩微微有些动怒:“莫离,子霜,这世间本就没有谁要为谁去死,就算血饮姑娘是接了任务,那……”

  “那为你死,也是应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