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失踪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28 2019-10-31 08:21:36

  血饮一下来,殷寒轩就拉住她的手看她伤势,急急问道:“怎样?严不严重?”

  血饮不耐烦的把手抽了出来:“不碍事”望四周看了一眼,那臭小子呢!!”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受伤!!

  一众人这才发现小乞丐不见了,皇莆瑜看只有南姝,这么热闹的是皇莆瑾怎么可能不来凑热闹,:“南姝,小瑾呢?”

  南姝还没开口说话,梁山说到:“瑾小姐刚刚跟小百都在这里呀,怎么一会就没人了?”

  殷寒轩吩咐到:“快派人去找!”

  “是!”

  血饮往屋顶望去,难不成?还有别人在?面具男?这么多年,她几乎没有仇家,是谁会要她的命?带走小乞丐难不成是为了威胁她?呵,真是太看的起小乞丐。

  “呦,就知道你出手一定没问题!”屋顶突然出现一位花枝招展的女人,正是鬼魅,还举着一把破伞,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风月跟黄泉,黄泉脚下还有一个黑色麻布袋,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黄泉一脚踢向那个麻布袋,碰的一声,从屋顶滚了下来,三人顺势二下,鬼魅把伞一收:“这份礼就当谢礼了,辛苦血饮姑娘动手了,这四个人头我们就带走了。”

  血饮冷笑一声:“那也得看你这份礼值不值得这四个头人了!”

  鬼魅用伞掀开麻布袋一角,露出一张脸:“如何?”

  沫月?血饮抬眸看向鬼魅:“看戏的钱还没给呢。”

  鬼魅看了一眼黄泉,黄泉动手把人头割了下来,扔进风月拿在手中的袋子,一扔一个准,看的旁边的一群人,都忍不住别过脸皱眉头:“刚刚看到那个带面具的人,对了,你们那些暗卫都死了。”

  符文宇眉头一皱:“是你们杀的?”

  风月哼了一声:“麻烦你动脑子想想,天香阁要保护的人,还会让天香阁的人去杀吗?这四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叶子墨上前道:“这位小兄弟,符将军刚刚也是心直口快,又加上那些人都是他的人,难免心急的一些。”

  风月往叶子墨瞟了一眼:“五十米外,有一批黑衣人,死了。”

  果然是他,血饮抬眸看了一眼无头尸体,看到风月跟黄泉正准备走:“把尸体带走。”

  鬼魅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对着血饮抬了抬眉头:“你们先走。”

  风月拿起四个头就消失在了屋顶,黄泉站在屋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身看向血饮:“我说的事你别忘了。”

  血饮冷冷的嗯了一声,她什么时候忘过?只是不想想起罢了。

  鬼魅把药粉撒在尸体上,尸体瞬间变成了浓水,恶臭扑鼻,殷寒轩,南厉风等人都不由蒙住了鼻子,湛秦闷声道:“这是化尸粉吧。”

  鬼魅跟血饮两人像是没闻到似的,脸色都不带变得,鬼魅对着湛秦一笑:“湛公子真是见多识广。”又转身对着血饮道:“我有事跟你说。”

  血饮对着皇莆瑜道:“把这人看好了,你妹妹自然会没事。”跟着鬼魅身后走了。殷寒轩拉住她的手臂:“把伤先处理一下啊。”

  “无碍,殷王爷还是先把这院子处理下吧。”血饮环顾了一下雅阁,屋顶毁的差不多了,开的满院的荷莲池也是一朵花都不见了,破败不堪,这损失有点大呀,好在,殷寒轩最不缺的就是钱。

  殷寒轩还想说什么,被莫离拉住了:“寒轩哥哥,你怎样?有没有受伤?”

  “没事。”殷寒轩看着那两个女子,有事?什么事?还有刚才那个人让血饮答应的又是什么事。

  一间简陋的房子,没什么东西,一个桌子,四条凳子,地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小乞丐跟皇莆瑾,面具男抬了抬下巴,四个人就把他们两人用绳子绑在了一起,端着一盆水往两人脸上泼了过去。

  小乞丐只觉得脖子一痛,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甩了甩脸上的水,低头骂道:“这他妈谁呀,敢往老子脸上泼水,吃了雄心豹子了!!”抬眸一看,阳光有些刺眼,眯起眼睛,想要动手抬,这才发现手被绑住了,眼前的一切,映入眼眸,房间很简单,一看就知道是一间临时用的房子,地上放着木材还挂着打猎用的弓箭,桌前坐着一位男子,带着面具,身后站在一个女子,四周站在四个人。

  沫日给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人站在小乞丐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沫日:“这巴掌是让你学会好好说话。”

  小乞丐呵的一笑,用舌头舔了舔嘴边的血,感受到跟自己绑在一起的人渐渐醒来,皇莆瑾只觉得脑袋还有一些晕:“这是哪呀?”

  小乞丐:“我们被人绑了。”

  “啊!!谁绑我!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们呀!!我...……呜呜呜……”皇莆瑾还没说完,就被人塞住了嘴巴。

  面具男:“真吵!”

  吓的皇莆瑾呜呜呜的声音都不敢发了,面具男看着小乞丐:“你是血饮徒弟?”

  小乞丐低头一想,看样子是冲着血饮来的,抓他莫不是为了威胁血饮:“是,不过,你们如意算盘发错了!”

  “哦?说来听听。”面具男把杯子一放,好像很有兴趣。

  小乞丐:“你们抓我是为了威胁我师傅吧,但她肯定不会答应你们的,我虽叫她一声师傅,但还不至于在她心目中重要到可以让人随便威胁的程度。”

  沫日一笑:“你以为你说这些话我们就会放了你?你师傅为了救你受伤,我们可都看到了。”

  受伤?难不成是昨晚用金丝线救他时受伤了,小乞丐低头一笑:“既然我说的你们不信,那就拭目以待了!既然你们要抓得是我,把她放了吧!!”

  皇莆瑾嗯嗯的点点头,想要转头看向这边。

  面具男轻笑一声:“怎么,你看起来好像很在乎她。”

  小乞丐呵的一笑:“你老真爱开玩笑,她长的这么丑,谁看的上呀,我要你放了我,你也不会放呀!!”

  面具男嗯了一声:“我抓她来呀,就是怕你无聊,让她陪陪你!”

  “别别别!!你老好意心领了,我不需要不需要!!你赶紧让她走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杀了她,一了百了咯。”

  一边的皇莆瑾呜呜呜的叫了起来。小乞丐呼的一声:“别了吧,我需要,需要还不成吗!!”

  沫日在面具男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面具男往小乞丐那里看了一眼:“看好他们!!要是想跑什么,直接砍断双腿!!”

  “是!”

  小乞丐听到马声,要骑马,那应该是在城外,看这房子,应该是猎户休息的地方,那就是在野外了,房间一共四个人,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这要跑的话,也就只能是晚上跑了!

  呜呜呜……呜呜呜……

  一边的皇莆瑾突然呜呜呜的叫了起来,小乞丐哎的一声:“大小姐,你别叫了,你看看这些人,叫的有用吗?”

  皇莆瑾脑袋往小乞丐这边猛的摇着头,呜呜呜的叫,像是在解释什么,两人是背对着,也无法看到对方的脸,皇莆瑾急的都在剁脚了,小乞丐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各各都是面无表情的,也不看一眼在呜呜呜叫的皇莆瑾,戒备这么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