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四恶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692 2019-10-30 08:26:05

  想当年,四恶之首的恶人长的是一个眉清目秀,风流倜傥,不少女子都为之倾倒,只可惜,此人万花丛中过,留情又留种,却片叶不沾身,四人在江湖上也算有些名气,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只要能挣钱,什么都干,只是三年前,恶人遇到了血饮,一见倾心,用了无数办法都无法得到,最后不得不在她喝的水中下了合欢散,可血饮强行用内力将合欢散压了下去,不仅重伤了他,还将他半张脸给毁了,要不是其他三人及时赶到,只怕早已死在她的刀下了。

  血饮哼笑了一声,:“敢情,今日是来报仇的?”

  恶人微微一笑:“是又不是,有人花钱买你命。既能挣钱又能报仇,你说,何乐而不为呢。”

  血饮嗯的点点头:“一举两得。只是怕你们没命拿。”

  小青手中弯刀一转,动口又动手:“还是一样张狂!”

  血饮脚步移动,拉着殷寒轩两人一栋挡住门口的二娘面前,二娘衣袖中的绣花针朝着血饮旁边的殷寒轩而出,许是早已听说殷寒轩不会武功,看到殷寒轩一个闪影就躲开了她的绣花针,还没来得及一动,一把刀就朝着她而去,二娘一扔手中的针,一个侧身,一缕头发就掉在了地上,胸口就被人一踢,直接撞飞了出去。

  血饮把刀一收,一把抱着殷寒轩直接从二楼飞身下去,把他往院外一推,梁山守在门口,还有小乞丐,小乞丐正求着梁山让他进去看看血饮,两人一听到动静,连忙进去一看,就看到一个红衣女子掉了下来,血饮一手抱着殷寒轩的腰从二楼飞身而下:“梁山,护好殷王爷!”

  梁山一把护住殷寒轩在身后:“来人,有刺客!!”

  小乞丐从梁山身边一过,一把拔出他手中的刀,对抗其中一人,只是武功相差太大,还没上几招就被人踢飞了,四人都是朝着血饮而来,小青的双刀刀柄一拼,变成了一把双头,血饮飞身直朝着身后屋顶而去,一个下腰,把刀一踢,小青飞身一把接住,直直攻了过去。

  皇莆瑾纯属是为了好奇,蹲在一边看小乞丐如何说服梁山,还没等小乞丐伶牙俐齿的说服梁山,雅阁就出事了,听到梁山喊了一句有刺客,正想着是去叫人还是怎么,就看到小乞丐被人踢飞了,顾不上去叫人,拔剑就朝着踢飞小乞丐的大汉而去。

  小乞丐从地上爬了起来,两人一同对抗着大汉,二娘知道血饮要护着这个殷王爷,只要抓住他,还怕血饮不束手就擒。

  梁山的刀被小乞丐拿走了,只能拿着刀鞘挡住二娘的进攻,殷寒轩看着院外符文宇带了一群人,符文宇只是说了一句:“护好王爷,”便加入了梁山的阵营之中。

  殷寒轩只是紧张的看着屋顶的三个人,那两个人身手都不错,特别是那个恶人,两人配合的十分得当,血饮身上还有伤:“去拿箭!”

  “是!”

  谁也没有发现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面具男,身后跟着沫日,面具男看了一眼下面的情况,双方坚持下不,不过血饮那边,那两个人应该要撑不住了,沫日看了一眼殷寒轩,手拿弓箭,目标是屋顶的某个人:“公子,你看殷王爷。”

  面具男嗯了一声,:“先看看这个病弱王爷到底有何本事。”

  箭强如劲风,三箭齐发,又是三箭,都是朝着那恶人而去,恶人只能收剑挡住忽而齐来的箭羽,但最后一只箭确是避无可避,小青把手的弯刀一拆,朝着那最后一只箭羽而去,关键时刻救了恶人一命,但脖子上一条细微的伤口渗出血丝,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小青捂着伤口,看着血饮,眼中是不可置信,不过才一瞬间,放在胸口手中弯刀一分为二落在屋顶。:“你……好快!”

  小青倒在屋顶连同她的佩刀一同滚了下去,“小青!!”恶人喊了一句,看着血饮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二娘跟大汉看到如此,两人对视一眼,大汉手中铁锤朝着小乞丐跟皇莆瑾砸了过去,两人皆是往旁边一退,铁锤砸在地上,震了震,扬起一片灰尘,二娘衣袖中飞出无数绣花针,朝着小乞丐皇莆瑾,梁山还有符文宇而去。

  小乞丐看到从灰尘中飞过来的绣花针,只要是那根红线十分惹眼,连忙把旁边的皇莆瑾一拉,四根绣花鞋直直插入了他的体内,符文宇挡过的绣花针,但梁山没有挡住,眼看着梁山就要被拖出去,手中剑立马砍断了红线。

  二娘把小乞丐一拉,小乞丐飞身扑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那重重的铁锤就朝着他砸了下来。

  皇莆瑾大喊道一句:“小乞丐!!”

  血饮听到,左手护腕的金丝线朝着小乞丐而去,左手一用力,把他一拉,碰的又是一声,尘土飞扬,小乞丐摸了摸胸口,差一点,差一点就被砸成肉饼了,看到手中的金丝线一松,却没注意到,血饮为了救他,一分神,手臂被恶人割了一刀,:“师傅,谢了!”

  说完提剑就朝着二娘身后而去。

  唯有殷寒轩跟面具男还有沫日看到了,沫日看到南厉风等人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低声道:“公子,有人来了?”

  面具男嗯了一声:“走吧”

  恶人一看到有人来:“你们先走!”

  血饮哼了一声,左手的金丝线朝着他们二人而去,右手速度更快,一个下腰,刀就往恶人腹部就是一刀,人已经站在了二娘跟大汉面前:“来容易,走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二娘看了一眼下面,先不说有个血饮,都是一些江湖世家公子,这要是打起来,很难脱身,对着旁边的恶人道:“大哥,怎么办。”

  恶人嘴角一扬:“血饮,有本事,你让他们别动手,别以多欺少,这要是输了,我也心服口服,特别是让那个殷王爷,不要背后放冷箭!”

  血饮冷冽一笑,她人多就是以多欺少,他们三个一起就不算以多欺少,也是,这世道,本来就没有公平,朝着下面的人喊到:“私人恩怨,自行解决,不劳烦各位。”

  恶人二娘大汉三个对视一眼,点点头,慢慢散开,把血饮包围在了里面,血饮低头轻笑一声:“你们以为他们不动手,你们就能活了?真是太天真了。”

  大汉拿着铁锤就砸了过去,叶子墨想要动手,被叶子霜拉住:“血饮说了不用,就自然有办法。”

  屋顶顿时被砸的坑坑洼洼,感觉房子都要被砸塌了,皇莆瑜盯着上面细细一看:“这三人武功在血饮之下,但配合很默契。”

  湛秦嗯了一声:“四恶在江湖上的名声,也不算浪得虚名。”

  皇莆瑜眉头一皱:“四恶?你怎么知道是四恶,好多年没听到他们的事了。”

  南厉风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她就是其中之一。”

  皇莆瑜好似这才看到地上的尸体:“真够丑的,果然是丑女多作怪。”

  “二哥!!”忽然听到二娘大喊了一声,众人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人影飞了下来,还有两个重重的铁锤,碰的一声,砸的地上又是震了一震。

  恶人受了伤,血饮攻击是越来越快,二娘手中的绣花针适合远攻,近身就会有点施展不开,恶人负责进攻,二娘负责远攻,但恶人越来越招架不住血饮越来越快的刀,黑暗之中,只见电光石火,照亮了那张冷血又嗜血脸跟笑,哐当一声,还没等二娘说出什么,脖子上已然有道伤口,鲜血不止。

  碰的一声,两个尸体几乎是同时从屋顶落了下来,皇莆瑜好奇看了过去,唯有恶人腹部多了一道伤口,其他三人,皆是脖子一刀,伤细够深,果真是一刀致命。

  月光下,只有那一身青衣的女子,依旧站在屋顶之上,像个睥睨天下王者,看着众人,一身杀气从冷眸之中透出既没收敛。

  仿佛下一刻,她手中的刀便是对着下面的一干人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