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受伤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55 2019-10-28 08:52:37

  殷寒轩接过下人手中的弓箭,两人站在了训练场中间无人的位置,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以,南厉风等人都站了起来,站在了外面,皇莆瑜低声道:“殷王爷这是要跟血饮比试吗?”

  湛秦的折扇又是往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看着样子似的。但愿血饮姑娘手下留情呀。”

  叶子墨轻轻一笑,:“放心吧,寒轩的连环箭,可是没人可以躲过去的。”

  皇莆瑜跟湛秦大吃一惊,对视一眼,“真的假的?”

  湛秦:“虽然也曾听过连环箭的威力,但也不至于无人可以躲过吧。”

  南厉风微侧头看向他们:“真的!你等下看看就知道了。”

  二连环的威力倒是见识过了,只是这三连环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同,这倒是让血饮有些期待了,殷寒轩接过下人递过来的两支箭,弓满而发,直面血饮,血饮纹丝不动,不过一个下腰便躲了过去,一抬眸,就是一只箭羽,只是速度压根并不快,忽而,箭羽忽然从中断开,一只箭羽速度仿佛快了十倍,血饮早就见识过殷寒轩的二连环,这便是二连环了,手中刀护在胸口,一个飞身旋转,箭羽在刀之间擦出火花,擦身而过,三支箭羽同时而来,只是血饮没想到,三支箭羽忽而散开,变成了六支,速度平齐,不同方位,身轻如燕似的躲过六支,才知道,殷寒轩发了三次箭,前三后一,速度跟力量一次比一次强,就算身手再好躲过来前面六支,反应过来时,也无法躲开殷寒轩的最后一只箭,要是他想杀谁,这只箭一定是朝着致命的地方而来,血饮看着箭羽只不过是擦着自己肩膀的衣服的方向,忽而对着殷寒轩一笑,那只箭羽穿过了血饮肩膀。

  殷寒轩忽然慌了,明明射的是朝着她肩膀的衣服,而且肯定不会伤到她的,一把扔掉手中的弓箭,朝着血饮而来,看着她的伤口:“你……”

  血饮一把把箭羽拔了出来:“王爷果然箭术了得,在下佩服,只是你看,这恐怕是不能练了。”

  殷寒轩心中火苗忽然窜了窜,口气瞬间冷了几分:“你故意的!!”

  血饮捂着伤口,十分无辜道:“怎么会呢,殷王爷的二连环我都没能躲过,这三连环果然是让我大开眼界,这受伤很正常。”

  没躲过?明明箭羽上没有血迹,:“没躲过?明明箭上没有血。”

  血饮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不信算了,走了。”

  殷寒轩一把拉住她,血饮闷哼一声,神色不悦的看着他,血饮侧头走的时候,殷寒轩刚好看到血饮耳后的疤痕,一把扯开血饮衣领子,仔细一看,果然是有疤,皮肤太白,不过一条细微的疤痕都显得异常明显。

  血饮对着殷寒轩这个动作愣了愣,不过买个稍微露出肩膀的画像的折扇,脸就红的跟个西红柿似的,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她衣领,这脸不红心不跳的,敢情以前都是装的?:“殷寒轩,看够没?”

  殷寒轩手一松:“为什么不说。”

  血饮低头看了一眼伤口,因为衣服是青色,看不出血流多少,但她自己知道,伤口很深,在不处理,这半边衣服都要是血了:“殷王爷,说什么呀,你先放手,这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殷王爷这脸不要了?”

  “我问你话!”殷寒轩气的直冒火,要是知道她当时受了伤,今天怎么也不会尽全力,拉着血饮的手重重他前面一拉。

  血饮觉得太阳大的晃眼睛,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一股腥甜涌入喉中,怎么会这样?难不成这箭上有毒,本来被压下去的腥甜被殷寒轩忽然一拉,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殷寒轩愣住了,看着地上鲜红的血,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看到血饮重重的倒在他身上,一把打横抱起:“快去叫徐太医!!”

  所有人都没想到会这样,站在雅阁外,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小乞丐坐在一边,紧张的看着院外,不就是叫个太医吗?怎么这么久!!!

  殷寒轩把血饮放在床榻上,顾不得太多,一把撕开血饮的衣服,看到伤口溢出黑色的血液,箭上怎么会有毒!

  符文宇站在一边,非礼勿视的低着头:“王爷,要不让莫姑娘看一下吧。”

  殷寒轩:“不用,梁山。”

  “属下在。”

  “让他们都回去,让人守着院口,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踏入雅阁,徐太医来了,直接带到雅阁!”

  梁山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人,:“是。”

  殷寒轩手一抬,丫鬟各各都退了出去,只剩下符文宇一人:把盆拿过来!”

  符文宇把盆放在床榻下:“王爷。”

  血饮只觉得伤口处一双柔软的唇,轻轻的在吸允着,有点痒,有点痛,眉头微微一皱,半开眼眸看了一眼,可眼前的人影模模糊糊风,看不清楚是谁,人重重的晕了过去。

  符文宇是怎么也不没想到殷寒轩会去一口一口把毒素吸出来,想要阻止,殷寒轩却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符文宇不解道:“王爷,就算徐太医需要时间过来,你可以让莫姑娘看看,何必亲自……”

  殷寒轩那起金疮药往伤口上倒,脑袋很晕:“箭上为何又毒?你可想过?”

  符文宇低头一想:“王爷觉得是……”

  殷寒轩抬了抬手,拿起被子往血饮身上盖好:“让阿婆照顾她,一饮一食都要检查仔细。”

  符文宇这是还没说出口,一把接住了倒下去的殷寒轩,正要开口叫人,想了想,把殷寒轩背了出去,放在旁边的房间,这才让人去叫了莫离,至少他相信,莫离不会对殷寒轩下手。

  莫离听到殷寒轩请他,还以为是让她看血饮,她定然是不会看的,只是没想到,看的是殷寒轩,一把脉,面色一沉:“怎么回事?寒轩哥哥怎么中毒了?”

  符文宇摇摇头:“不知道,王爷一回来,把血饮姑娘安顿好,就晕过去了,严重吗?”

  没有伤口,那就是饮食的问题了,从荷包里掏出一瓶药,喂着殷寒轩吃了下去,好在中毒不深:“这毒虽然很厉害,半柱香既可要人性命,不过,半柱香之内解毒了就好了。”

  符文宇看着莫离手中的药瓶:“那就好,多谢莫姑娘。”

  莫离摇了摇头,望着床上的人,她有点不明白,开始时,殷寒轩明明就是一副要让她吃点苦头的意思,可看到她受伤,整个人都变了,还在不顾男女授受不亲拉她衣领,抱她去雅阁,形色匆匆,还不准任何人进入雅阁,就怕有人趁机杀她吗?

  寒轩哥哥,你是……喜欢上她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