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一百三十四章 学箭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34 2019-10-27 07:48:37

  一群人吃过午饭,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学箭,叫的最厉害的,就是属皇莆瑾跟莫离了,皇莆瑜只是唉声不断,真的太没规矩了,殷寒轩早已派人把练习场准备好了,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百步开外便是十个箭靶子,殷寒轩抬了抬手,梁山带人各自站在弓箭之处。

  南姝看了一眼南厉风,拉着他的手晃了晃,撒娇道:“师兄,你教我吧。”

  南厉风哎了一声:“好。”

  皇莆瑜一看南姝这样,连忙拉着湛秦,朝着皇莆瑾说到:“小瑾,这射箭,我跟湛秦就不厉害,你让梁副将教你,听说,他是殷王爷手把手教出来的。”

  皇莆瑾白了他一眼,学着湛秦摸了摸下巴:“哥,你怎么不说直接让殷王爷教我呢?”

  皇莆瑜抬了抬下巴:“你看看,有你份吗?”

  皇莆瑾一看,就看到叶子霜跟莫离两人各各都缠着殷寒轩。确实没有自己的份。

  湛秦冷不丁道:“在不快点,梁副将都没有了。”

  皇莆瑾一看,符文宇不在,殷寒轩应付不来,肯定会让梁副将教他们其中一个,连忙朝着梁副将跑了过去,:“梁副将!!!”

  梁山听到这喊声,拿起弓箭的手不由一抖,皇莆瑾跑到他面前,声音立马降低了三个点,:“梁副将,你教我吧。”

  梁山犹豫一会,“可是……”

  皇莆瑾眉头一皱:“可是?”

  “可是他要教我!”皇莆瑾闻声望去,就看到一位白衣少年,站在他们身后,笑哼哼的看着她。

  皇莆瑾围着他看了一圈:“这位小哥,看着有些眼熟呀。”

  小乞丐呵呵一笑:“可不是,我见这位小姐也眼……啊!”还没说完,手就捂着脑袋:“谁扔……”转头一看,就看到血饮一身青衣靠在阴凉的树干下冷冷看着他,手里又是一串冰糖葫芦,连忙把嘴巴闭上,撇了撇嘴,嘀咕道:“厉害就了不起呀!!总有一天,我让你跪着叫我师傅!!!”

  皇莆瑾看到血饮,在看看白衣少年,总算是想起来了,这才两个月不见,怎么就长高这么多了,前面应该应该和她差不多吧,现在都比她高半个头了,这一打扮人模狗样的,看似像个秀才,用手肘碰了碰他,低声到:“哎,想要血饮叫你师傅,估计要等下辈子了。”

  小乞丐正要抬手朝着皇莆瑾打去,余光就看到血饮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抬起的手朝着后脑勺绕了过去,皇莆瑾哈哈一笑,正要说他怂,余光也看到了血饮,立马跟小乞丐一样,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边。

  梁副将看到血饮过来,微微一礼,:“血饮姑娘。”

  血饮嗯了一声,:“梁副将,待会教的时候,别手下留情,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梁山看向小乞丐,小乞丐哭丧着脸,微微摇了摇头,梁山低头一笑:“是。”

  血饮那着冰糖葫芦的手指了指箭靶红心,冷冷看着小乞丐:“要是今天不能射中箭靶上的红心,你就等着箭射你。”

  “啊……师傅……这才………”

  “嗯?”

  “我知道了。”小乞丐低头低声道。

  皇莆瑾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往后一退,小乞丐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皇莆瑾,:“师傅,瑾小姐既然跟我都是梁副将教,那是不是一样的惩罚?”

  皇莆瑾眉头拧成了川字,猛的要挣开小乞丐紧紧握住她的那只手,低声到:“你给我放开!!快放开!!”

  小乞丐看血饮脚步一顿,两个受罚总比一个人强,锲而不舍道:“师傅,要是只罚我一个人,那不公平,毕竟,梁副将是教我们两个人是不是,梁副将。”

  梁山低头一笑,默不作声,看向血饮。

  皇莆瑾呵呵干笑两声:“那个,我找……”还没说完,就听到血饮冷声道:“如此也好,有对比才有竞争。”

  皇莆瑾顿时笑都笑不出来:“血饮姐姐,我就是学着玩的,我找别人就行,不耽误你徒儿学箭。”

  小乞丐双手环胸,笑着看着她:“瑾小姐莫不是怕输给我?”

  “谁怕了!!”皇莆瑾想都没想,喊到。

  小乞丐摸了摸鼻子低头一笑:“既然不怕,那就一起呀!!”

  皇莆瑾侧过脸,真想把自己敲一顿,激将法你不知道吗!!皇莆瑾呀皇莆瑾,你完了,完了归完了,但气势还是要的,哼了一声,:“姐姐我会怕你,笑话!!一起就一起!!”

  皇莆瑜轻笑了一声:“这小瑾好像挺怕血饮的啊,你看,我都还没见她这么老实过!”

  湛秦往他肩膀一拍:“还不好!有人帮你管教管教,子墨,我们去那边坐会,太热了。”

  叶子墨:“好,我们几个正好休息休息,可怜厉风了。”

  湛秦一笑:“他就是宠妹狂魔。”

  叶子墨往南厉风那边看了一眼:“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南姝是厉风妹妹,却不叫哥哥,而叫师兄?”

  湛秦跟皇莆瑜对视一眼,皇莆瑜清了清嗓子:“是南姝,她不想因为觉得自己是厉风他妹妹就有什么特殊,所以在训练的时候,就跟着别人一起喊师兄了,喊着喊着就习惯了。”

  叶子墨哦的一声,点了点头。

  皇莆瑜捏了一把汗,擦了擦额头,湛秦在桌下对着他竖起大拇指。

  殷寒轩听到血饮声音,才看到她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练习场,抬手招了招符文宇,:“文宇,你教你下莫离跟子霜,我去看看。”

  莫离拉住殷寒轩的衣服:“寒轩哥哥,我要你教。”

  殷寒轩:“莫离,文宇箭术也很厉害,你先学着,有什么不懂再来问我。我去看看其他人,乖,听话。”说完拉了拉自己衣服,朝着梁山那边走了过去。

  殷寒轩看了一眼小乞丐射箭,站在他身后,:“手臂抬高,注意力要集中,心无杂念,看准那红心,右手要有力度。对,就是这样。”

  小乞丐学东西还挺认真,听着殷寒轩说的话,闭了闭眼睛,右手一松,箭朝着靶子飞了过去,虽然没有刺中红心,但没有脱靶,箭射在箭靶最外围。

  殷寒轩点点头:“很不错。”

  皇莆瑾哼了一声:“不就是没脱靶吗,看我的。”拉弓射了出去,箭虽射中了箭靶,只是摇摇欲坠的掉了下来,小乞丐哈哈一笑:“哇塞,好厉害呀,都掉了!!”

  “你!!!”皇莆瑾气的指着小乞丐。

  殷寒轩笑着摇了摇头:“梁山,好好教。”

  “是。”

  南姝那边倒不用在意什么,南厉风虽然箭术没他高,不过教南姝还是绰绰有余的,视线既而落在了那颗大树下血饮的身影,脚步没有疑迟的朝着血饮走了过去:“血饮姑娘,要不我教你射箭吧。”

  血饮抬眸看了他一眼,往树干上一靠:“不用,不需要。”

  似乎是早已知道她会这样回答,殷寒轩一笑:“血饮姑娘教我这么多,我也没什么可教你的,唯独这射箭了,就当学着玩了?”

  血饮很是无奈的看着他:“你要是闲,可以去教教那两个人,都巴不得呢。”

  殷寒轩自然知道血饮说的是谁:“血饮姑娘,是看不起我射的箭吗?”

  血饮:“不敢,殷王爷的连环箭很厉害。”

  “那如此,我教血饮姑娘连环箭吧。”

  血饮心里骂了一声,很厉害我就要学吗?:“不用。”

  殷寒轩朝着下人抬了抬手,:“那这样,要是血饮姑娘能躲过我的三连环,那就不学。”

  血饮心蹬一声,三连环?上次二连环都没能躲过!:“那要是不能呢?”

  “那就跟我学箭。”

  血饮呼了一声,对于殷寒轩这种人,真的是,无语了!!打又打不的,骂又没有用!!只能是走了,手却又被殷寒轩抓住了,:“血饮姑娘。”

  血饮不耐烦道:“殷王爷,我为什么要学?”

  殷寒轩:“只要你能躲过,就可以不用学。”

  两人目光相对,一个冷眼泛着杀气,一个深邃带着温柔,站在旁边拿着弓箭的下人不知所措,可也不敢上前说什么。

  其他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不对劲,纷纷目测看了过来,血饮真想一拳把殷寒轩给敲晕算了,抬眸就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这边,赤裸裸的目光里,全是血饮要把殷寒轩吃了似的,全神贯注的看着她。

  血饮呵的一笑,这位置好呀,刚好谁也看不见是殷寒轩拉着她的手不放!!学箭是吧,血饮轻笑了一声,:“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